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往生逐影》 ,第1页
下载往生逐影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
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
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归。
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唐·李商隐《落花》
又是那个梦啊……
是谁?
你是谁?
为什么要露出这么悲伤的神情……
你不适合这种表情啊。
你的矜持呢?你的高傲呢?
我的心,在隐隐做痛……因为你。
手刚伸出去,想触碰对方的身体,却只见眼前的人瞬时灰飞烟灭。
到头来,我竟连你的幻影也抓不住吗……
猛地睁开眼,吴惘只觉得面颊一片冰凉。
他知道自己一定又是哭了。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醒来,就再也睡不下了。他走下床,用冷水洗了一把脸,一抬眼,便看见镜中映出自己哭红的双眼,心中自是无比惆怅。
自从懂事以来,他就经常做一个梦。梦中自己似是身在古代,场景有时不同,但每每会出现一个人。他从来就不记得梦中人的模样长相,只对那人的衣着以及梦中场景有些模糊的记忆。一开始的时候,梦中只是有人走动而已,到了后来,尤其是最近,这梦总带着些悲伤的气氛。而这一段时间,他每次竟都是哭醒的。
为了解开自己这个怪梦之迷,他可是发了狠的攻读历史,连带着周易八卦统统学了一遭,仍是未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此途不通,吴惘心中郁闷至极。
有一天,脑海中忽又闪过一个念头:若是穿越时空回到那个时代,自己去寻找可好?
为此,吴惘考上了某大学历史系。某大学并非出名学校,以他的能力上北大也是不成问题的。但他选择这里,是因为听说这所学校有位教授对历史的理解颇为独特,并且深谙占卦玄幻之事。
果然,他偶然间从这位教授口中得知穿越时空之法,并且费尽气力寻找到所需物品。
“现在就等我到达那个地方……”
吴惘斜倚在窗边,从旅店窗帘的缝隙中看着外面。
窗外正是一层山中的烟雨景色……
穿越时空
“可恶……那个死老头……不会是在骗我吧?!”
吴惘一边拨开周围的荆棘,一边抱怨道。
虽然之前老师已经知会过自己,说这条路恐怕很不好走,但是……它也确实太难走了!满处的荆棘不说,一路上几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每走一步都十分的不安稳。有的时候甚至走在悬崖边儿上,一个不小心,就会掉到一旁的深渊中去。
“……如果……被我发现……你……诓我……死老头……看我回去找你算账!”
心中已经把老师骂了上百遍,动作却不敢有一丝懈怠。好不容易割开荆棘,走出树林,眼前突然开阔起来,他同时也发现,路,已经到了尽头。
吴惘站在悬崖边,遥望着对岸。
好像挺宽的……他思量着。
向下望去,只见滚滚水流湍急而去。而且,这个高度……即使没有恐高症的自己,也难免感到有些晕眩。
他趴下来,试图在峭壁之上寻找到蛛丝马迹。没多久,他就发现了那棵倾斜着长在峭壁之上的榕树。
“哼……他总算没有说错。”
吴惘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打量周围的环境。然后从背包中取出登山用的绳索,将绳栓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又将这一头固定在地上,而绳子另一边牢牢地系在自己的腰间。整装完毕后,他试了试绳子的承受力,看来没有问题。
“呼……”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向悬崖下滑去。
很快,吴惘便到达了榕树顶。他继续下滑,逐渐进入树干中。从上方看来岌岌可危的榕树,其实稳稳地生长在悬崖的峭壁之上。浓密的树叶以及繁多的根茎遮住了外界的视线,但只要进入其中,便会发现,它生长的地方其实是一个洞口。
吴惘好不容易来到洞口的地面上,他解开绳索,没有一刻犹豫,径直向洞内走去。
由于光线照不进来,他打开帽子上的照明灯。进入洞中之后,是一条能容一人通过的狭长通道。头顶上的岩壁凹凸不平,有时需要弯着腰才能通过。
走了约莫一个小时,通道突然变得宽阔豁达,吴惘站在这个诺大的空间中,怔怔地看了好半天。
“……是溶洞啊……”
头上的照明灯根本照不到这黑暗天地的四壁,灯光简直就和微弱的烛光没有分别。他喊了两声,回音的反馈速度之慢,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不用想都知道,这种规模的溶洞无疑是一座巨大的迷宫,让他有一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孟子老爹说的好……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该死的喀斯特地貌……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不要脸的石灰岩洞穴……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点事,不算什么!”
吴惘持续着自我催眠。现在他寄希望于自己超强的第六感,以前在猜拳的时候从来没有输过,即使走丢也能找到路,就是不知道今次是不是也能如此幸运了。
他战战兢兢地走在地下大厅中,灯光所及之处不乏石笋与石钟乳,甚至有石塔高耸至顶,一旁的石梯田向下延伸。记得小时候随父母去已经开发的溶洞中参观,他曾经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但是现下,他已无暇欣赏美景,心中不停祈祷自己赶快走出这片奇异的地区。
倚仗着第六感,他已经在黑暗中行走了很长时间。低头看看手中的表,时针指向四点。自己是中午十二点多到达的悬崖,现在已经走了快四个小时了。这溶洞到底有没有尽头啊?正想着,光线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面石壁,环顾四周之后,吴惘可以确定,只有右边有些倾斜的光滑路面可以勉强算做路。
照明灯的光线向下探去,这灯的最大照射距离好歹也将近200米,却是一眼望不到底。吴惘苦笑着摇了摇头。到底要不要下去呢?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灵感产生了疑惑。
就在这当儿,从黑洞洞的地底吹来一阵阴风,他脚下一滑,连人带包从斜坡上翻滚下去。
“啊啊!!”
惨叫声沿着石坡坠入洞底,最后为黑暗所吞没。
“好疼……”
吴惘揉了揉被磕疼的小腿,裤子在滚落的时候被划破,所幸只是受了点轻伤,无大碍。他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小留起的长发,然后站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脚下的地面竟然是一片平坦,而抬头看去,对面却是让人头疼的景象。
“呃……这几个……是干什么来的……”
这个地下空间并不大,呈半圆形,面对他的是几个洞口。吴惘数了一下,一共8个。
“虽然我很擅长做选择题,但是老天你也不要太抬举我了,我的脑细胞今天已经死了够多了!”他喃喃地说。
闭着眼睛冲进一个洞口,没头没脑地顺着细长的过道向前走。一路上曲曲折折,周围一片死寂,要不是心中一直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恐怕现在他已经绝望到发狂了。
时间在静静地流逝,吴惘已经走到四肢麻木。直到一个转弯处,他才惊觉前方似乎有亮光。
顾不得劳累的身体,他开始奔跑起来,跌跌撞撞地闯进光线来源的地方。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吴惘站在这个天然形成的洞穴中激动万分。光线是由镶在石壁上的珠子发散出来的,在洞穴地面的中央赫然陈列着一个阵形,阵的四角有四个台子,每个台子上都有一处凹进去的地方,似乎是放某种东西之用。
“玉石……玉石……”
他在背包里翻腾,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四块一样色泽一样形状的玉石。他把这些玉石分别放在四个台子上,玉石的大小刚好与凹进去的部分相符。
然后他走到阵中,拿出小刀划破自己的手指,让血滴落在阵形之上,口中念道:“以血为盟,开启时空之阵!”
四块玉石同时大放光彩,地面的阵形也渐渐亮起来,吴惘感觉有一股力量将自己向上抬起,没多久,身体有如撕扯般疼痛,他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昏了过去。
洞穴在一阵摇晃之后,平息下来,阵中已不见吴惘的身影。四块玉石在恢复平静之后,一致出现裂痕,最终化为碎片掉落在地面上……
阴曹地府
好冷……
有谁……
感觉有人在轻轻推着自己的身体,吴惘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发现一张放大的脸孔正在自己上方。
“姑娘,你终于醒了。”
姑娘?奇怪??
“你是谁啊?” 吴惘问。
“我还要问你呢,你怎么不去排队,却倒在这里?”
对方看上去似乎只有十四、五岁的模样,说话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着实不客气。再仔细一看,他的面色十分苍白,头上挽了一个发髻,用块头巾罩着,上身穿着对襟宽袖的麻布衣服,下身是一条灯笼裤,脚上蹬着布鞋,手中还拿着一根棍子一样的东西。
吴惘把这男孩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看得那孩子毛骨悚然。这孩子心想,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看我。心下懊恼,立刻退后两步,撅起小嘴不满地说:“喂,你一个女流之辈也忒大胆,男女授授不亲,你即使用眼神肆无忌惮地看我也是不行!”
吴惘一怔,随即笑作一团。
“你、你笑什么?!”
“啊……哈哈!咳……”他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你……我……咳……我是男的。”
那孩子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信。这回轮到他盯着吴惘瞧了。半晌,他才支吾着问:“你、你真是男的?”
“真的。”
吴惘坐起身,把散落在面前的头发拨到后面,露出一张俊俏的脸庞,说:“这样看清楚了吧?而且还有喉结呢。”
那孩子又看了看,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
“我不管你是男是女,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应该去排队。”
“排什么队?”
“你没看见阎王殿前那条长队吗!还不快过去?这一会儿功夫,等待审判的魂儿就会增加好几十。你要是着急投胎就赶快过去!”
“……你说什么?”
“快去排队啦!”
“你再说一遍?!这里是什么地方!!” 吴惘几乎是用吼的。
“你说话小心一点!注意自己的身份!”小鬼突然一改稚嫩的孩童模样,面露凶相。他用手中长棍架在吴惘的脖子上,阴森森地说:“不管你生前是什么身份,死后只能是这阴曹地府中的一条魂魄而已!”
吴惘完全呆住了。
阴曹地府?!
死了……自己死了吗?!
他急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这一看不要紧,他差点惊呼出来:透、透明的!
“我失败了……失败了……哈哈……”
他大笑,泪水却啪嗒啪嗒连成串掉落下来。
“你……你是不是疯了?”
小鬼被他的样子吓到,反而不敢上前去拉他。
“我竟然……呵呵……真是傻啊……竟然妄想穿越时空……报应啊!这是……报应……”
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绝望过,后悔过。
老天你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我?!
“没见过你这样的……”小鬼皱着眉头,“而且,看看你穿的是什么衣服?难不成是南蛮?汉朝子民没有这种服装。”
“等等,你、你刚才说……汉朝?”
“你果然不是汉朝人?”
“汉朝……现在是西汉还是东汉?哪位皇帝?什么年号?”
“你是不是死前头壳坏了?今年是汉献帝建安23年。兵荒马乱的,害得阎王殿的鬼魂数量猛涨,我们鬼差数量不够,差点没累个半死。”
“汉献帝?东汉末年?我……我回到东汉末年了?!”
吴惘再一次被眼前的现实惊呆了。
东汉末年……表示我穿越时空……实际上成功了!
但是旋即一想,即使成功了有怎样?启动时空之阵的时候,身体曾经有过剧烈的痛楚。肉身可能因为承受不住时空扭曲的压力而消亡,但是魂魄却回到了古代,虽然是阴曹地府!
“哎,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发呆够了没有?还不快去排队!”
小鬼推着他向阎王殿前的长队走去,他突然一个回身,抓住小鬼的手腕,吓得小鬼差点把手中的棍子扔在地上。
“你、你好大的胆子!想、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带我去见阎王!”
“你去排队就能见到了……”
“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带我去见他!” 吴惘咬着牙,一字一顿狠狠地说。
“你、你放开……疼啊!你竟然能……”
小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先前的戾气一扫而空,转而变成了恐惧。
“你带不带我去?!”
“好、好……你先放开我……我、我带路就是了……”
他的手刚松开,小鬼马上逃开,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棍子已经横扫过来!
吴惘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谁说变成魂以后就感觉不到疼痛的?!
“哼,我手中的罚棍专门杖责鬼魂,被它打到的魂魄都会感觉到痛。敢在阴曹地府闹事,还威胁鬼差,怕是要被打入地狱的!这回你不想见阎王也要见了!”
小鬼将手指放在唇上,念道:“鬼咒,缚!”
刹时,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吴惘的双手困在背后,他的上半身也已然动弹不得!
这时,小鬼手中的罚棍化做一条绳索套住他的脖子,他就这样被半拖在地上进了阎王殿。
阎王殿——
阎王将手指按在前额上,他正在为繁多的公务头疼万分。
这人世又开始一劫,死的比活的多,阎王殿已经排满了转世投胎的魂魄,但仍然有更多的鬼魂陆续增加。他甚至怀疑迟早有一天,这个阎王殿的门槛要被踏破了!
他将眼神转回生死簿上,下面一个是谁呢……
正想着,忽听殿下一阵吵闹声,伴随着锁链的响动。一抬头,就看到阎王殿最小的鬼差锁着一个魂魄候在殿下。
“幽暝?你不在忘川河边巡查,跑到殿内做什么!”阎王有些怒气,他明明交代手下管好这个小鬼,不要让他进入殿内扰事。
幽暝一作揖,恭敬地回答:“回禀阎王。属下在巡查中遇到一个魂魄,他坚持要见阎王大人,属下不依,他便挟持属下。现在已经被属下收服,在殿下听候阎王发落。”
“一个魂魄能要挟你?!”阎王的脑筋转了几个弯。能挟持鬼差的非仙即妖,一个魂魄怎么能够做到?
“是。他突然抓住属下的手腕……”
“把他带上来。”
“遵命。”
吴惘被推到殿前。幽暝按着他,让他跪在地上。
“殿下所跪何人?”
吴惘听到这个浑厚的声音,向上望去。只见一位髯长二尺,面若重枣,威风凛凛,身着朝服的男子端坐在大殿之上,不用想,定是阎王了。
“原来阎王跟我想像的差不多啊……真是太好了……”他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阎王在问话,你怎么不回!”
幽暝一扯吴惘脖子上的绳索,他的身体立刻偏向一旁。
“喂,死小鬼,你就不懂得动作轻柔一点?!”
“你!谁是死小鬼!”
幽暝收紧手中的绳索,吴惘立马感到一阵窒息。
“幽暝!退下!”
这一声怒呵,直震得阎王殿有些摇晃,不过成功地制止了小鬼的恶行。幽暝吓得赶忙收了绳索。
“本王再问一遍,殿下所跪何人?”
吴惘勉强支撑起身体,答道:“吴惘。”
“吴惘?”阎王翻开生死簿,“哪年出生?哪里人士?家住何处?”
“1986年10月28日,户口所在地是XX市XX区XXX路X号XXX院X楼X门X号。2003年刚考上外地大学,现在是历史系一年纪学生。”
“……”
“怎么,不够详细么?”
吴惘看着有石化趋势的两位,微微一笑,说:“当然,如果现在人世的年代是东汉末年,那么我所说的地点现在是不存在的。”
“你……你竟然嘲笑殿堂!”幽暝气急。
“当然没有,我一向秉持严谨的作风。” 吴惘顿了顿,沉下脸来,“确切的说,我的出生是在距今1700多年以后。”
倒吸冷气的声音。
“你、你满口胡言……你、你说你是1700年以后的鬼魂?”幽暝看着他,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你说你来自1700多年以后。”阎王沉思了一下,问道,“可有证据?”
“我都成魂儿了,还能有什么证据?” 吴惘苦笑道,“我开启了时空之阵,本来是想回到……没料到,只有魂儿回来了……我的身体怕是受不住时空扭曲的压力,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时空之阵?本王没有听说过。”
“那……”吴惘想了一下,又说,“今年是汉献帝建安23年吧?再过不了几年,曹操的后代就要称帝,而刘备也会在蜀地建立蜀,南方则有孙权的吴国。这一时期史称三国鼎立……”
吴惘充分发挥着自己专业课全优的良好素质,从三国讲到最后一个王朝覆灭,然后又讲述近代革命直到改革开放。为这两位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课。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