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世子风流》 ,第1页
下载世子风流
上一页 下一页
  文案
从末世穿越到古代,成为王府世子。

警告:本文主攻,三观不正,金手指大开,不喜误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随身空间 异能 励志人生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子臻,谢九思 ┃ 配角:秦澈,秦睿诚,顾君清 ┃ 其它:小包子,王爷,造反
晋江银牌推荐:
秦子臻从末世穿越到古代,成为藩王世子,本以为可以当一个逍遥自在的二世祖,谁知亲娘是皇家公主,亲爹一心要举兵造反,他则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要被送往京城的质子,妥妥的作死的节奏,为了不被炮灰掉,秦子臻利用异能,还有他手中的资源,在古代一步一步攀向巅峰。
文章以秦子臻的发展为主线,主角拖着儿子,带着爱人,在古代打拼出一条康庄大道。其中主角的爱人同样是一个身份尴尬的人,作者人物塑造很到位,秦子臻嚣张纨绔,谢九思表里不一,主角误会谢九思爱上了他,期间闹出许多笑话,两人从相知相许相爱,到后来的同心协力,都是文章的亮点之一。
第1章
纷乱的记忆在脑海中不停回放,床上的人很不安,紧锁的眉头似乎正经历着极大的痛苦。
这是一个少年短暂的一生,童年时期的无忧无虑,唯一只不解父王和母妃为何不喜欢自己,明明他已经那么努力,小小的孩童为了得到父母关注,日以继夜用功读书,他表现的那么好,比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要好,然而无论他怎样努力,仍然得不到父母一个赞赏的眼神。
多少个夜晚躲在被子里哭泣,小小的孩童逐渐长大,叛逆的少年惹是生非,整日和狐朋狗友一起胡作非为,只可惜无论他做了什么,哪怕是杀人放火,父母也不会多看他一眼,父王只会为他善后,母妃只会沉侵在自己的思绪里顾影自怜。
少年开始破罐子破摔,冷了心,伤了情,今朝有酒今朝醉,直到———
少年十五加冠,而后成婚,儿子的出世令他喜出望外。
还来不及享受成为父亲的喜悦,小小的生命戛然而止。
少年的伤心愤怒难以言表,随着长子的去世,次子的体弱,三子的早夭,少年的心,渐渐变得麻木,再也感受不到那种初为人父的喜悦。
他以为他的一生会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反正他的老子是王爷,位高权重的异性王,母亲是王妃,朝廷册封的福慧公主,他是平西王府唯一嫡子,就算他一辈子无所事事,旁人也只会巴结奉承,他可以随心所欲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十八岁生日那天,一道圣旨打破了湖面的平静,少年怎么也没想到,父王会请封他为世子,心中有一些窃喜,还有一些彷徨,他知道父王不喜欢他,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少年怎么也想不明白,父王为何会请封他为世子。
父王也是在意他的吗?少年心中无解,也不会妄想去寻找答案,少年的记忆在一次刺杀中陷入黑暗,只余下刀光剑影和漫天血光。
秦子臻心里很清楚,这不是属于他的记忆,少年的随波逐流,内心的期盼软弱,在他看来不过是无能而已。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夺舍还是重生,能够呼吸新鲜空气,能够思考问题,无论怎么说他都赚了。
世界末日都能爆发,他以为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总之情况不会比粉身碎骨更糟。
那是一场绝杀的爆炸,十死无生,也是他一手带大的亲侄子为他设下的杀局。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被撕成碎片,意料之外,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他没有死在末日爆发后的那段黑暗岁月,却死在了新纪元来临的争权夺利。
面对死亡,秦子臻心里并没有太多愤怒,背叛而已,末世每天都在经历,他心里只微微有些遗憾和惋惜,他可怜的侄儿啊,失去了他的庇护,失去了他的资源,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不知他那侄儿能活到几时,又是否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其实,如果没有这场绝杀,等他将来老了,他所有的东西只会留给侄儿继承,为什么他要那么着急呢,恐怕他那侄儿终其一生,直到临死也不会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了什么。
作为精神和空间双系异能者,他们向来都喜欢把资源随身携带,只要一想起那些人竹篮打水一场空,秦子臻的心情就特别愉悦,宁死他也不会把自己的东西便宜别人。
收回纷乱的思绪,秦子臻并不急着先醒来,他向来都是一个向前看的人,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目前当务之急,首先他要做的,是把脑海里那些无用的感情剔除,他可不想让那些情绪影响自己。
至于醒来以后将要面对的情况,只要不死,他觉得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体内异能的波动很微弱,花了三天时间,秦子臻才彻底占据这具身体,剔除了不属于自己的所有感情,又花了十天时间梳理体内杂乱的能量,那一场爆炸对他的伤害很大,脑海里的晶核完全破碎,异能几近与无,要想完全恢复,恐怕要到猴年马月了。
不过无论如何,能活着总是好的,塞翁失马,又焉知非福?
昏迷的这些日子,他能感觉到周围人的活动,下人帮他拭擦身体,喂他吃药,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些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却又很有用的闲话。
例如王爷今日赞扬二公子了。
又例如,世子侧妃杨氏,似乎对大公子特别好,也不知她肚子里的那个种,究竟是谁的。
更例如,孙少爷多么多么可怜,亲娘去得早,养娘又多么多么狠心,明明孙少爷已经体弱多病了,梅姨娘为了争宠,还故意不给孙少爷盖被子,造孽哟!
唉!世子也是个可怜的,爹不疼,娘不爱。这才刚刚封了世子,立马就遭遇刺杀,要说这其中没猫腻谁信。
“你们快别胡说了,待到世子爷醒来,仔细你们的皮。”大丫鬟红鸾双手叉腰,眉眼一瞪,怒斥着几个说闲话的下人。
“好姐姐,小的知错了,咱们这不是说着玩吗?哪敢让世子爷知道。”
“呸!”红鸾啐了他一口,骂道:“这些话是你们能说的吗?梅姨娘在怎么说也是主子,背后有王妃撑腰,你们不要命了。”
“这不是心疼孙少爷吗,摊上这么一个养母,真是可怜。”
“可怜又有什么办法,纵然世子知道也是陡增伤感,咱们王府谁不知道世子对王妃孝顺,只要王妃一哭一闹一求情,天大的事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倒霉的反而是咱们这些下人,梅姨娘的事情若是闹了出来,孙少爷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
“唉!”长春叹息了一声:“世子再怎么不成器,对王妃却是千依百顺,王妃她……”
“快别说她了,世子昏迷了十几天,也没见她过来看一眼,若是没有世子爷撑着,她哪还坐得稳王妃的位置。”青霜不服气地说道,娇俏的脸蛋拉得老长。
红鸾瞪她一眼:“行了,行了,都别说了,咱们只要做好下人的本份就行了,主子的事情哪能轮得到我们质疑。”
“红鸾姐姐说的是。”长春陪着笑岔开话题,开始说起了东家长西家短。
秦子臻静静地听着,觉得这一段对话的信息量很大,孙少爷应当就是前几日偷偷跑到床边唤父亲的孩子吧,只可惜被人发现以后抱了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冷硬的心似乎变得有些柔软,哪怕不是自己的孩子,听着孩童软软的声音,一种血脉相连的情感油然而生,这可比他那白眼狼侄子亲切多了。不过也仅此而已。末日里的背叛太多,儿子杀老子,老子吃儿子的比比皆是,血缘关系又如何,顶多比旁人多了一层维系,其实什么也算不上。
就好比他的父王平西王,如果真的心疼儿子,也不会对他不闻不问,故意将他纵容成一个纨绔子弟,秦子臻向来只信奉一句话,天上掉馅饼,绝对是陷阱,虽不知平西王为何会请封他为世子,但他觉得肯定有阴谋,他这个平西王世子不会好当。
亲情还当真是薄弱的可怜,秦子臻在心里决定,儿子如果听话,他就抱来养养,当个小宠物养在身边也不错,不听话,那就任由他自生自灭,白眼狼养一次就够了,别指望他会有什么多余的感情。
缓缓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是香床纱帐,古香古色的房间富贵雅致,抛开身体的疼痛,秦子臻心情很不错,看着屋内华贵的摆设,还有几个穿着古装的漂亮丫鬟,秦子臻高高悬挂的心真正落到了实处,这一次他万分确定,自己确实是穿越了,不是做梦,也不是臆想,更不是精神异能造成的幻觉,他确实穿越在那个倒霉世子的身上。
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能够活着,感觉真好,倒霉世子的情况再坏,总比末日里丧尸横行好,秦子臻以为自己这次赚大了。
“世子爷,您醒了。”红鸾的声音又惊又喜,急忙奔到床前,轻轻扶起他的身子。
秦子臻微微皱眉,换做前世他绝对不会让人如此靠近自己,然而在他昏迷的半个月里,已经习惯了下人的照料,十几天没吃什么东西,身体有气无力,忍了又忍他才没把红鸾甩出去。
“奴婢去叫太医。”篮彩飞快地窜出屋子,急忙奔往前院。
“奴婢这就去禀告王爷、王妃。”
下人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一个个脸上绽开了笑容,需知主子的安康,关系到他们的生死,只有主子好了,他们才能好。
“世子爷。”青霜惊喜的唤道:“奴婢让人煮了些粥备着,现在还热着呢,世子爷是否要用些。”
秦子臻点了点头,示意红鸾拿个软枕垫在身下,思绪回笼他才发现,大脑的疼痛比之身体更甚,就好像头颅快要爆裂了一般,脑子和脑壳分离,头痛欲裂。他清楚这是身体不协调的后遗症,世子身骄肉贵,作为他灵魂的载体,世子的身体太过薄弱,想要消除这种状况,除了加强锻炼之外别无他法。
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秦子臻无奈地勾了勾唇角,只庆幸自己的忍耐能力超级强悍,换做一般的人,只怕疼也要疼死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令他更加郁闷的,确是与空间断了联系,空间异能的波动虽然还在,却不足以让他打开空间,否则凭借空间里的药剂,就算不能让这具身体恢复到全盛时期,至少也能让他有自保的能力。
摊开白皙的手掌,修长的手指白净,纤细,一看便知这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无一丝茧子,秦子臻给自己的手打了个满分,很漂亮,只可惜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力量的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第2章
青霜很快从外面回来,手中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碗儿:“世子爷,粥来了,您先吃些垫垫肚子。”
轻快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秦子臻唯有苦笑,此时已经多想无益,异能没有消失已是万幸,他哪里还敢奢求太多,他相信只要有命在,总有一天他能把异能练回来,现在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很多年没有体会过这种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感觉了。
末世哪怕粮食紧缺,说实话,秦子臻还真没怎么挨过饿,他的异能空间里,从来不会缺少后备粮,更别提后来基地研究出无土培植,还有营养液,只要熬过末世前期的暴乱,基本上活到末世后期的人,都不会再为粮食发愁,当然,食物的味道除外。
“世子太久没吃东西,沾不得油腻,奴婢让人加了些肉末和葱花,您尝尝。”青霜笑着说道,将粥端至他的面前。
秦子臻深吸口气,闻着挺香,不愧是王府里的厨子,慢条斯理地接过碗勺,尽管已经饿得不行,他依然很有节制的只吃了半碗。
见主子吃得差不多,青霜眼疾手快,让人把碗收下去。
不到一会儿,紫霞端了盆清水进来,红鸾赶紧沾湿帕子,细心地为主子净面。
秦子臻不动声色,任由下人服侍,虽然早已从记忆中得知原主的生活习惯,心中依旧咂舌了一把,古人还真会享受。
净完面,红鸾一边为他梳理头发,一边说道:“篮彩叫了太医来,此时正在偏厅候着,要通传吗?”
“嗯!”秦子臻淡淡应了一声,他的身体自己清楚,外伤并不是很严重,主要的伤害是在大脑,他的精神力太过庞大,身体的脑容量承受不住,想要恢复只能慢慢锻炼和调养。
红鸾冲着门口丫鬟打了个眼色,片刻过后,一位年约五旬的老者,提着药箱慢腾腾地走进室内。
秦子臻大大方方让他把脉,刘太医眉头紧锁,神情变得慎重,怎么也想不明白,世子爷明明才刚清醒,脉象为何会显示心力憔悴虚耗过度,稍稍斟酌了一下,迟疑道:“世子伤口恢复的不错,只是不能太过劳累,需多注意修养,老夫开张养神方子,先吃几天。”
秦子臻懒洋洋地靠在床上,心里不由得嗤笑,太医果然都是老油条,诊脉的回答永远那么万金油,仔细回想了一下原主的言行举止,理所当然地吩咐道:“我要桃仁、桂枝、络石腾、牛膝、独活、白芍、艾叶、细香、灵芝、苏木……”
秦子臻一连报了二十几种药材的名称,刘太医缄默不言,规规矩矩走到桌旁,提起笔墨写下来,交给旁边的丫鬟。
秦子臻挑了挑眉,很赞赏这位老太医的识时务。
“老夫告退。”刘太医躬身行礼,恭敬地退出屋外。
青霜心直口快,好奇道:“世子爷,您要这些药材做什么?”
秦子臻淡淡一笑:“无他,药浴而已。”虽然比不上基因液,效果也没那么显著,但总算聊胜于无,他现在只想尽快恢复异能,至于王府里的糟心事,既然上次他没死成,想必是有人从旁阻止,他的利用价值目前为止还没完全展现出来,他想,短时间内应当不会再遇见什么危险。
药浴只需要十八种药材,之所以报出那么多药材的名称,也是为了混淆视听,这种药浴末世后期很普遍,买不起基因液的人家,一般都是先用药浴练体,这是末世后期无数生物学家,中医学家,以及古武世家研究出来的精华,他可不想便宜了平西王府的人。
药浴共分为上中下三等,这一种则是最好药浴,如果不是身在古代药材齐全,面对他现在的破身体,秦子臻还真有些一筹莫展,虽然也可以慢慢恢复,但他只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秦子臻可以万分肯定,如果不能尽快为自己赚足筹码,恐怕还不等他恢复过来,好不容易得来的生命就会在各种阴谋诡计中碎成渣渣。
“刺客查得如何了?”秦子臻揉了揉额角,脸上写满了不悦,这具身体太脆弱了,才刚坐了一会儿,感觉就有些支撑不住。
红鸾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刺客尽数被歼击,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王爷那边尚未查出结果。”
秦子臻冷笑,声音变得尖锐刺耳,苍白的脸庞瞬间阴沉下来,狠狠道:“说的好听被歼击,还不是为了包庇,我就知道,父王一定不会彻查。”
“世子爷。”红鸾惊呼出声,急忙四下打量,生怕这话被人听见。
“你怕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秦子臻怒不可遏,大脑因为发怒传来一阵阵刺痛,就好像被人拿着锥子使劲儿敲打,额间渗出了丝丝冷汗,俊秀的脸庞疼得扭曲起来。
“世子爷,您怎么了?”青霜又急又气,狠狠瞪了红鸾一眼,上前半步将她挤到身后,抢过她手中的活计,轻轻为主子拭汗。
秦子臻头疼得快要爆炸,过了半响才缓过神,怪只怪他自作自受,世子爷脾气古怪,喜怒不定,他原想做戏做全套,谁知大脑会承受不住,一动气脑子就疼得厉害。
“父王和母妃不会过来了吧。”秦子臻自说自话,并不需要旁人解答,沉默一会儿,接着道:“我累了,先睡会儿,青霜去准备药浴,只用前面十三种药材,剩下的药材放在房内,一个时辰过后叫醒我,还有,让厨房准备燕窝。”
“是。”青霜欢快地应道,得意地瞥了红鸾一眼,急忙去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
秦子臻缓缓躺下,闭上双目养神,本以为他会睡不着,结果没过多久,他就疲惫的陷入沉眠。
上辈子,秦子臻出生在巨富之家,长辈们凶残到一定的境界,为了家中产业,斗得你死我活,阴谋、陷害、车祸、绯闻,那是应有尽有。
秦子臻从小就知道,他要出人头地,只能依靠自己,看着爸妈上窜下跳,大哥钻营取巧,秦子臻其实很想说,如果把这份心思放在创业上,父母和大哥说不定早就取得成就了。
或许是这份无所谓的心态吧,爷爷总是喜欢找他说话,悄悄塞给他不少私房,长辈们嫉妒得眼都红了,父亲教育他怎样哄骗老爷子拿到股份,大哥唆使他怎么从公司拿好处,秦子臻一个头两个大,连续发生了三次意外之后,为了小命着想,秦子臻高中毕业果断报考了外省大学,专业跟金融不搭界,学的是心理学。
长辈们终于消停了,爸爸说他傻,大哥说他笨,妈妈恨铁不成钢,秦子臻在家人的骂声中,挥挥手,兴高采烈地踏上班机,不带走一丝云彩。
隔阂从那时就有了吧,不断的积累,茁壮成长。
秦子臻大学还没毕业,爷爷骤然去世,留给他心爱的孙子10%公司股份,还有一张银行卡,秦子臻哭得很伤心,眼泪不停地往下掉,爷爷从小就疼他,比父母还疼他,秦子臻怎么也想不明白,爷爷的身体明明那么硬朗,他还没有来得及孝敬爷爷,为什么突然就去了。
医生说是脑淤血,发现的晚了,抢救不过来,可笑秦家老宅叔叔伯伯加一起,住了不下二十余人,居然没有一个发现爷爷病了。
秦子臻跪在灵堂嚎嚎大哭,将自己关在房里三天三夜,出来后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心情渐渐恢复平静,爷爷知道他性子,不想拘着他,又怕他没有钱花,所以才会给他留下公司的股份拿分红。
他明白爷爷这是好心,可是当他听见家人的不满,看见叔伯的嫉妒,胸口突然变得沉闷,心疼得厉害。
面对父母软硬皆施的哀求,大哥言语的逼迫,秦子臻将股份转让给了爸爸,拿着钱独自踏上求学的道路,直到末世爆发也没有再回来。
有时候,秦子臻心里会想,或许爷爷去世了是件好事,至少不用面对末世的残酷,吃人的丧尸随时张开血盆大口,残肢断臂到处都是,真正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末世前期,谁也不知道周围的人什么时候会变成丧尸,背叛时时刻刻存在,父亲吃了孩子,妻子杀了老公,只要经历过那一段黑暗的岁月,人们的心总会变得坚硬。
秦子臻很幸运,末世爆发当天,他在自己的公寓里,大门紧锁,安全度过了异能觉醒的那段时间,没有被丧尸吃掉,也没发生意外。
精神和空间异能很实用,经过鲜血的洗礼,生死边缘的挣扎,秦子臻成功活了下来,成为最早一批高级异能者,再次见到大哥,是在五年之后,也是大哥托孤的时候,小侄子正好八岁。
面对仅剩的亲人,秦子臻难得心软了一下,那时候,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养出一个白眼狼,其实八岁的孩子已经定性,秦大哥的人品教出一个白眼狼并不意外,只是秦子臻不愿去想而已。
末世十年后,各大基地开始崛起,人类的寿命变长,人们逐渐从现实的残酷中寻找出生活的规律。
末世二十年后,联邦成立,人类的科技飞速猛涨,那一年政府命名为新纪元,各地政府开始了又一次争权夺利。
秦子臻就是这一次争斗中的牺牲品,作为顶尖高级异能者,他手中的资源,他中立的态度,阻挡了太多人的道路,所以他死了,死在侄子的背叛中。
秦子臻死的时候很平静,并没有感觉到疼痛,那一场爆炸来得太快,死得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防备,瞬间血肉纷飞,秦子臻只觉得眼前一黑,再次恢复意识,他就变成了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少年,平西王府的倒霉世子。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