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情窦》 ,第1页
下载情窦
上一页 下一页
  内容简介:
有爱有肉很好看!作者文笔大好!双cp,面瘫呆萌吃货攻x曾经风流1号受,攻外表俊帅面瘫,却爱吃甜食,在恋爱一途单纯专一,看恋爱教学来追受萌得一比那啥!攻受互动甜蜜肉香小纠结。冷漠控制欲强攻x二货受,受曾对不起攻,再在一起做低伏小,互动肉香荡漾之余小虐。
1、
唐穆一开始是把路晋凡当普通朋友看的。那人是他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一起吃过两顿饭,唱过一次歌,只有几面之缘。
路晋凡个子高瘦,人不爱笑不爱说话,眼神始终自持而冷淡,对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唐穆温和不失幽默,心细如发但不计较,眼角含笑,随遇而安,跟什么人什么话题都聊得起来。
交朋友或者找情人,唐穆都喜欢奔放热情,放得开玩得起的。他们俩怎么看也不是一路人,认识一年多不过是点头的交情。
七月里唐穆接了个差事,大夏天到长沙出差,至少要呆半个月。
他下了飞机,差点直接热死在机场门口,接待的人急忙把他塞进车里。空调开到最大,灌了一瓶水,唐穆总算喘过口气。他想着虽然这里热得像火焰山,但是有空调在,他少出门,出门都坐车,这半个月应该不难熬过去。
他高估了自己的适应力。
到了酒店住进去,当年晚上就停电了,他在黑咕隆咚热气蒸腾的房间里坐立不安闷了一夜,一分钟没睡着。
第二天去实地考察,厂家说好来接,临时有事通知他自己坐计程车去。车子在半路抛了锚,荒郊野岭搭不到车,他在大路上走了一个多钟头,几次都想去他妈的生意我回C城算了。
第三天厂家请他吃饭,狠命夸奖那家饭馆多么多么的美味,结果辣得他险些胃出血,从喉咙到肠胃火辣辣的像被火烤,一晚上不停跑厕所,第二天起来眼睛都是红的。
到长沙第一个礼拜,唐穆瘦了五斤。他每天在工厂里东跑西转,看产品看仪器看价格,一边掐着指头算剩下还有几天才能打道回府。他什么景点什么名胜古迹都没去,这辈子都不想在这个时节来长沙了。
就在唐穆觉得度日如年时,他碰到了路晋凡。
那天他在厂里磨了一下午口干舌燥,回市区的时候路上堵的厉害。唐穆眼看着酒店就在前面两百米的地方,车流愣是不动。天气有点热,但他口渴得很,索性下了车,自己找地方随便喝点水吃个饭,再慢慢走回去。
唐穆对晚饭没太高要求,不辣就成。这段路风景不错,总算有个稍微不那么烤人的傍晚,他吃饱了饭安抚好身心,在路上边走边看。
路边是旧式的两层小洋楼,店家收拾得很漂亮,二楼窗口上放了一排花盆,里面开着紫色粉色的小花,长长的藤条蜿蜒而下,沿着招牌一直爬到旁边的路灯上。沿街摆了几张桌子,几把藤椅,淡蓝色的桌布显得清凉干爽,上面支了宽大的太阳伞,有两三个人坐在椅子上喝茶。
唐穆无意中一瞥,正看到其中一个人很眼熟。那人也看到了他,嘴角稍向上弯了弯表示微笑。
“路晋凡……”
对方冲他点头“唐穆。”
“好久不见,怎么在这碰到你。”
路晋凡说:“我家在长沙。”
哦,冷冰冰的路晋凡竟然是长沙人。唐穆笑起来,“真巧,我来出差,刚来一个星期,想不到能遇到旧识,还是本地人。”
路晋凡看了他一眼,“你不喜欢长沙。”
唐穆被他说的一愣,“嗯?”
“这几天热得很,你没出来过吧?”路晋凡叫来老板要了杯饮料,“坐,这家的草莓西番莲很不错。”
唐穆嘴角有点僵,他对草莓果汁这种女孩子的饮料不太感兴趣。路晋凡看不出他隐隐的抗拒,拉出椅子示意他坐下。唐穆不好拒绝,只能坐到路晋凡旁边,躲进太阳伞底下。
没一会儿饮料端上来,唐穆端在手里,果汁大约真是新鲜打出来的,上面浮了一层浓浓的泡沫,还有一些果肉样的沉淀物飘在饮料里。
抬头看见路晋凡的眼神里流露出期待的意思,他只好喝了一口。太甜,甜得喉头发紧,肠胃翻滚,可是在对方献宝样的目光中,唐穆忍不住说了慌,“嗯,很好喝。”
路晋凡展开一个货真价实的笑容,露出右嘴角明显的酒窝,“我也觉得好喝。”说着拿起他自己的杯子,咕滋咕滋喝了好几口。
唐穆悄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他也只有一个酒窝,在左边,跟路晋凡刚好配成一对。看对方喝得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唐穆心里感叹,平时看路晋凡那么冷漠,还以为他对什么都缺乏兴趣。看来还是没找到让他激情澎湃的那个点。
路晋凡把饮料喝见了底,然后告诉唐穆,“快喝,冰要化了。”
唐穆深吸口气,一口把饮料喝光,胃里像是二百斤巧克力加奶油一起融化,腻得恶心。他强忍着胃部不适,对路晋凡说:“我就住在前面那个酒店,1802房,有空来找我,我有点事先走了,多谢你的草莓汁。”
路晋凡点了点头,又恢复之前严肃冷淡的表情,“嗯,有空联系,你慢走。”
唐穆笑了笑,转身走了。走出一段距离回头,那人还望着这个方向,手里换了杯深绿色看起来浓稠得像泥浆的液体。唐穆看得胃里一阵翻腾,加快脚步逃走。
过了几天唐穆路过那家饮品店,竟然再一次碰到路晋凡。这回对方没有再推荐给他甜腻到作呕的饮料,拿了单子让他自己点,唐穆松了口气。单子上的名称五花八门,不知所云,怕点到什么更可怕的东西,他干脆要了一份龟苓膏。见路晋凡不解地看着他,唐穆只好解释:“最近有点上火。”
路晋凡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唐穆发现他一直盯着龟苓膏看,“要不要尝尝?”
路晋凡摇头,“我不喜欢吃苦的东西。”
“咖啡呢?”
“也不喜欢,我只爱吃甜的。”
路晋凡手里拿的是杯粉红色又带了点微蓝的饮料,唐穆没有勇气问他这是什么,艰难地移开目光,盯着身旁路灯上的青藤发呆。
路晋凡问他工作上的事情办得怎么样,唐穆说:“差不多了,再有两三天就能完工。”
路晋凡问:“你急着回去么?”
“那倒不急,怎么,有什么计划?”
路晋凡:“可以带你在长沙转转。”
唐穆笑得有点心虚,“我去过几个地方,挺不错的。”
路晋凡瞥了他一眼,“博物馆,去过么?”
唐穆:“还真没去过。”
路晋凡拍了板:“等你忙完给我电话。”
“啊?这怎么好意思……”
“你请我喝饮料好了。”
“……”唐穆想起前几天喝的剧毒,“我请你吃饭吧。”
“这怎么好意思。”路晋凡原话奉还,表情很认真,“要不你请我吃饭,我再请你喝饮料。”
2、
省博物馆还是很有特点的,解说员都格外热情,唐穆深觉不虚此行。
来往过几回,他跟路晋凡熟了起来。他们去了岳麓山、天心阁、在橘子洲头感慨了下这什么破地方,去世界之窗跟一群青少年挤着玩游戏,路晋凡还去排队买贵得要死的炒冰。身旁全是十几岁的花季少女,只他一个大男人一脸平淡自然地站在队伍里。唐穆看着笑得胃疼。
唐穆自己也吃到了喜欢的东西,比如说臭豆腐。不顾路晋凡的鄙夷买了一大碗,唐穆在臭气熏天中吃得不亦乐乎。
路晋凡嫌弃得不行,脸上淡定表情都绷不住了还是跟在他旁边。唐穆一边吃一边偷窥他,看得心情飞飚,莫名其妙自嗨起来。
路晋凡用试图理解的口气问他:“好吃啊?”
“嗯。”唐穆吃到口齿不清,“很好粗。”听到自己的声音他笑起来,“我现在也变成大舌头了。”
路晋凡没懂,“什么?”
“我一个朋友,谢城,我们都叫他大舌头。他也爱吃臭豆腐。”
路晋凡问:“你们感情很好?”
“嗯,认识很多年了,大学同学。”
“你朋友很多。”
“也不算多,常见面的就谢城、杜殷林、郑廉昭,嗯,郑廉昭你认识的,大嘴巴。”
“大舌头,大嘴巴……你叫大什么?”
唐穆一个闪神差点咬到舌头,“我没外号。”
路晋凡怀疑地看着他。
“真没有。”唐穆大大方方让他看,“你可以叫我大帅哥。”
玩了一天回到市区,路晋凡把唐穆送回酒店。
大概是白天的臭豆腐刺激到了路晋凡,临走又说要去喝饮料。他对饮料的热情唐穆真是不能理解,被拖着一块儿去那家店里,只好又点了回龟苓膏。店老板十分热情地给他加了两勺自制草莓果酱在龟苓膏上,唐穆吃得异常痛苦。
那几天的行程唐穆玩得非常尽兴,最初长沙带给他的糟糕感觉都被新滋味代替,变得温柔亲近、可人宜居起来,他也开始感到依依不舍。
工作收尾,唐穆得回C城复命。路晋凡还要在长沙留阵子,他亲自开车送唐穆去机场。
陪唐穆办好了手续,路晋凡跟他告别,约好回C城再好好聚会。
唐穆神差鬼使把家里的座机号码也给了路晋凡,“打手机要是找不到我,就打这个号码,有时候我回家会关机。”说完不忘叮嘱,“这号别告诉郑廉昭,不然他得天天轰炸我。”郑廉昭既然号称大嘴巴,自然话唠得很,唐僧不见得有他啰嗦,甭指望他守住任何一个秘密。
路晋凡笑得开心,“一定不告诉他,也不告诉别人。”
唐穆从这句话里听出别样的情绪来,他深深看了路晋凡一眼,对方专注的眼神停留在他身上,唐穆心里一跳,表情跟着恍惚了下。
路晋凡没发现他走神,一脸严肃地说:“一路平安。下飞机给我打电话。”
唐穆点头,“好,你回去开车也小心。”
这几句话的内容和口吻都有点暧昧,唐穆魂不守舍看着路晋凡转身离开。那人的背影实在好看,肩宽腰窄,腿长而有力。光从他前面照过来,像是特意为他打开了一道光门,里面藏有万千景象,他脚下也铺出一条红毯,随着他的步伐一点点向前铺陈。那道光门慢慢缩小,红毯却越来越长,越来越远,几乎要延展到天地尽头。
那人明明一步一步远离,唐穆却生出对方一步一步走进自己心里的错觉。他霎时惊出一头冷汗,再仔细看过去,路晋凡的身影已经消失。
对着一个人的背影能浮想联翩到这个地步,唐穆为自己折服。他打了个寒战,慌慌忙忙冲进候机厅,头不敢回一下。
3、
回到C城,唐穆老老实实躲起来,不敢跟朋友聚会。路晋凡回来给他打电话,直接推说工作忙没有出现。
他知道自己那点本事,眼下火苗刚刚冒头,得赶快把它掐住,要等火势烧起来,那是再也压不下去了。路晋凡和唐穆以往的情人完全不同,外冷内热性情古怪,这样的人最新鲜也最难缠。要是一不小心栽进去,恐怕难逃生天。何况路晋凡喜好男女偏好如何他都不知道,轻而易举动心只怕后患无穷,最后苦的还是他自己。
十一长假唐穆跑去以前一个相熟的炮友那儿呆着,对方去了外地后两人断了关系但没断了联系,这次见面也算干柴烈火,在床上泡了三天。到第四天对方喊腰疼屁股疼,把唐穆扫地出门。
唐穆把衣服随便搭在肩头,晃晃悠悠在街上溜达。阳光很好,空气干净,来来往往的人群各奔前程。有游客们找到了美术馆,一窝蜂冲到大门口去拍照,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唐穆饶有兴致看了一会儿。他常常从这里经过,倒从没想着拍张照片留念。
这美术馆经营得不错,经常有展出和交流作品之类的活动举行,在本市名气不小。它上上个世纪就建起来了,带着浓郁的欧陆风情,尖顶长窗,厚重的大门掩住深暗的长廊,大门口很窄,只有两人宽的鹅卵石小路蜿蜒而入,百多年的老树温柔地遮挡了阳光。
唐穆掏出手机,准备拍张照片补偿自己错过的美景。取景框对准,刚好按快门的那一刻,一个人影突然闯进视线里。
“咔嚓——”
快门把那人和背景一起留存下来。焦距没有对好,照片有些失真。那人走得很快,衣摆后扬,有些许发丝挡在眉间。冷淡的面容和宽阔的肩膀都看不分明,但对方冰冷的气质透过照片直触到他手心里。
唐穆对着照片发呆,路晋凡已经走到他身前。
“唐穆。”
“诶,你倒是抢镜。”唐穆赶紧回过神。
“嗯?”
唐穆给他看照片,路晋凡笑起来,那个酒窝毫不腼腆地跟唐穆打招呼。
“我回来快两个月了,还没见过你。”
唐穆记得自己的借口,“最近实在太忙,抽不出空。”
“今天呢?”
“今天有空,”唐穆躲不掉了,他想了个别的办法,“这片儿我熟,前面有家咖啡馆不错,我请你。”
路晋凡微不可见地皱了下鼻子,唐穆一阵天旋地转,快三十的人了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他一时鬼迷心窍,“他家也有甜的饮料。”
路晋凡立刻点头,唐穆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到了咖啡馆坐下,路晋凡开始认认真真研究菜单,问服务生饮料是什么口味,什么颜色,什么特色,有没有带图片的菜单。
唐穆坐在他对面,小心地捂住半张脸不被服务生看到自己。这么糗的问题为什么路晋凡能一本正经地问出来。
他随便点了杯咖啡,叮嘱少放糖。路晋凡不赞同地看着他,唐穆倍感无力。
“你这么爱吃甜,不怕糖尿病?”
“我也喝白开水,不光喝饮料。”路晋凡期盼地看了眼吧台,“你不吃辣,不吃甜,好吃的你都吃不到。”
“又甜又辣,怎么吃?”唐穆听得胃里很不舒服。
“不是一个菜又甜又辣。”路晋凡想了想,“你肯定爱吃醋。”
“……这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
“排除法。”
“……”面瘫讲冷笑话要不得。
路晋凡:“我知道一家主打酸味儿的菜馆很不错。”
“……”是不是真的要顺着这个话题聊下去啊。
路晋凡:“你应该尝尝他家的酸萝卜。”
饮料终于上来了,唐穆赶快转移话题,“哎,你这是什么颜色?”
上下分层,有黄有绿,绿中带蓝,里面还浮着一些蝌蚪样的不知是果肉还是钎子的东西。
路晋凡喝了一口,赞叹:“好喝。”不理会唐穆的问题,开心地咕咚咕咚喝下去。
唐穆看得喉头抽搐,头皮发炸,差点打冷战。
路晋凡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杯子,把杯口的柠檬拿下来给他,“别馋了给你吃。看,你是爱吃酸吧。”
4、
唐穆努力坚定不能跟路晋凡做进一步发展的决心。别的不说,他们俩要在一起,饭桌上怕就和谐不了。
反正已经跟路晋凡见了面,他也不再躲着,又出现在朋友圈里。谢城见到他直接扑过来,“亲爷爷你可出现了,这两个月我快无家可归了。”
“你至于么,是钱包掉了还是把房子拆了?”
郑廉昭在旁边贱兮兮地笑:“是房东要房租,螃螃就把房东睡了。”
“喝!”唐穆吓一跳,“是不是真的?你房东不是一七十多的老爷子么?”
谢城挽了袖子就去揍郑廉昭,把个七尺男儿追得到处乱蹦,“我怎么连实话也不能说啊!有本事你别干,干了就得承认,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诶你别打我屁股,那是吃饭的家伙……”
谢城给他气笑了,“你特么吃饭用屁股啊!”
“吃别的就用得着了么。”郑廉昭大言不惭,甩了个媚眼过来。
谢城往沙发里一靠,“跟白痴计较我真闲的荒。”
唐穆坐到他旁边,“房东好睡么?”
“你他么别跟着溜缝儿,”谢城把脸一板,“压根没那回事儿。”说完搓搓两个巴掌露出拍马屁的表情,“你那房子不还空着一间呢么,交房租帮你还贷,早出晚归不打扰你作息。以前咱们一块住过,你知道我没任何不良嗜好,和蔼可亲,温柔体贴,安全可靠,收留我吧大爷……”
“你先叫我爷爷又叫我大爷,差辈儿了。”
“叫你大爷爷都成,快把我领家去吧。”
唐穆左瞅右瞅,“怎么不让殷林收留你?”
杜殷林阴森森坐在角落里,眼睛幽黑直冒绿光,像龇牙横目的阎罗王。谢城往他那儿偷看了眼,“跟他住,不得连裤衩都输给他啊,我还想留点老本娶媳妇儿呢。”
“大嘴巴也不要你?”
谢城瞪眼,“不是吧,不要我也不能接二连三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郑廉昭比他眼睛瞪得还大,“我那儿怎么是火坑了?今晚你跟我回去,倒让你看看什么叫销魂窟,逍遥府!等我打电话叫两男三女一中来伺候你。”
谢城满脸惨不忍睹的样子望向唐穆,“你听见他说什么没?大侠快点救我。”
唐穆把郑廉昭按下来,“歇会儿吧,有你在比十个人都热闹。”
“你是夸我还是骂我啊?”
“这个得你自个儿体会。”唐穆拍拍郑廉昭的肩做鼓励,回过头谢城还在眼巴巴地等他回话,“要住过来也成,约法三章。”
“四十二章经都没问题。”
“不许勾三搭四带人回家,不许破坏公物不做清洁,不许接我电话。”
郑廉昭一听来了精神,“什么意思,电话有玄机……你有姘头了?”
“不让你一边体会去么。”
“体会累了中场休息。你们说悄悄话,我不想被排除在集体之外不是。”
谢城让郑廉昭带的也起了兴趣,“以前咱们住的时候没见你有保密电话啊,什么时候进的组织?”
“生而为国尽忠,怎可道与小人言。”
“你这话逻辑不通。”
“还想跟我回家不?”
“想啊!”谢城热泪盈眶,激动地大叫:“我愿意给你暖床!”
“就你这样的还要挺进儿童出版业,谁敢买你的书?”
“小孩的钱最好赚,不懂别瞎参合。你看超市里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糖啊零食什么的,花得跟调色板似的,但越鲜艳小孩就越想买,大人也舍得掏钱,这钱不赚是脑残。”
唐穆瞬间想起路晋凡,还有他钟爱的各种颜色诡异的高糖饮料。
他一个走神没听见下面的话,郑廉昭发现了端倪,脸凑过来上下打量,“是不是真的,不大对啊。眼神放空,莫名傻笑,一看就在思春,”郑廉昭满脸惊恐,“咱家穆穆要从良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