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差错》 ,第1页
下载差错
上一页 下一页
内容简介:
甜甜甜+红烧大排不分地点场合的炖肉,剧情文笔啥的都是浮云。两人本是对头,受被错绑到攻床上,和攻一做成瘾日久生情至相爱相守。受炕下炸毛炕上饥渴软糯乖萌,攻霸道又温柔,炕上各种欺负调戏受,受被攻cao哭cha射,糯糯的叫老公不要了轻点慢点看得人脸大变甩饼
第一章 绑架(1)
从朦胧中醒过来,发现全身被绑后脑持续的钝痛之后,顾奇明白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努力回想昏厥之前的情形,参加了个金爷的晚宴,因为最近事情比较多,喝了些酒,打发了自己出来散散步透透气……然后,被人盯上了,凭顾奇平时的身手和身边的保镖一般人是近不了身的,可是在他全身放松又被酒精麻醉了些的情况下,顾奇发现有人后反应了几下,还是很不幸的,被人打晕了。
是什么人,顾奇脑子里转了几个来回,左左右右排查干净也就只有陈墨了,最近他们两个人都在争东城那片的地。因为那片地?顾奇皱皱眉,虽然他跟陈墨一直是针锋相对的关系,不过以他的了解,陈墨大概干不出这种龌龊事来。
那也不一定,顾奇冷笑了一声,没准被逼急了呢,而且今天的晚宴两人都有照面,虽然客气的招呼了几声,但敌对的气息大家还是心照不宣。
就在顾奇眉头紧锁想头绪的时候,门外的声音让他彻底黑了脸。
“老大,今天是个新货,晚上的时候我留意很久了,绝对是您中意的,哥几个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搞到的!”
fuck!
把他当MB了?顾奇阴冷的笑了笑,我倒要看看门外人口里的“老大”是谁。
顾小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门被打开,屋里和门口的两人一对视,都是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顾奇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进来的人竟然是陈墨!而且他被绑架来的原因,是要被他压?!
这边陈墨也是非常意外,他今天本来兴致不高,不过既然手下人找来了看一下也无妨,出乎他意料的是被带来的MB,居然是……顾奇?!陈墨看顾奇那张因为怒气而稍稍泛红的脸,忍不住想笑,他们两个斗了这么久没想到今天顾奇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栽在自己手里,现在的顾奇,还真有些……可爱。
陈墨看看身后一脸莫名其妙的小弟,也大概明白了,估计这小子太想邀功了,可是你知道你掳来的是谁?
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也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顾奇又恢复的往常的玩世不恭,虽然手脚被绑着,但还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斜斜的靠在床上一派自然:“这就是陈少的待客之道?”锐利的目光直直的射向陈墨身后的那个小弟,他可记得清楚混乱中吧一棒子是这小杂碎打的。
到底是坐了几年地下老大的人,一眼就把陈墨身后的小弟吓腿软了:“老……老大……”
他……是不是,抓到不该抓的人了……
陈墨浅笑,轻声对身后的人说:“没事,下去吧。”
小弟收到赦令,下一秒便带上门消失了。
陈墨带着得体的笑一步一步走近顾奇,靠着顾奇在床上坐下:“顾少爷抱歉了,下面的人不懂事,在下的床还舒服吗?”
顾奇被陈墨调笑的脸一阵青白,冷哼:“早就听闻陈少喜好男色,没想到饥渴到沿街掳人的地步。”
陈墨还是温润的笑容:“不是说过了,下面的人不懂事,顾少爷别动气。”
两人这几年虽然矛盾不断,动过枪见过血,但却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谈过话。
陈墨细细观察了顾奇才发现,顾奇远处看起来英气挺拔,近处居然更加精致漂亮。皮肤居然这么白皙细致,眼睛有很深的轮廓,坚毅深邃,睫毛密长微微上翘,看的陈墨没由来的一阵心痒。
顾奇看陈墨微变的眼神,嘴里尽是不屑:“怎么陈少,莫不是对我这个眼中钉有什么意思了?”
淡淡的酒气吐到陈墨的脸上,让陈墨有种更奇异的感觉,随即眼睛又落到顾奇的嘴上,因为喝酒的原因唇形有些薄但很爆满,尤其是透着诱人的红色和湿气……
“喂!”顾奇看陈墨更加幽深的眼神一阵心慌,往后缩了缩,“你什么意思,我可告诉你,老子不是gay!”
陈墨看顾奇又有些涨红的脸,原本今天不是很大的“性致”全被挑起来了,右手拖起顾奇的下颚:“被你说准了一件事,在下今日还真是有些饥渴。”
顾奇这下慌了,不由的想要挣开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一边大骂:“我操,陈墨你个变态,给我滚开!”
“恕难从命。”就这顾奇坐在床上的姿势,陈墨一手按住顾奇一手一颗一颗解他衬衣的扣子。
“住手!放开我!”顾奇被陈墨按着身体根本使不上力气,“有种你他妈的别玩阴的!”
“嘘……轻点叫,一会儿有你叫的。”陈墨贴着顾奇的耳朵,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精巧的耳垂,满意看到身下人震颤的反应,语气暧昧,“我有没有种,你马上就能体会到了。”
“靠……你去死!”顾奇都要恶心死了,他被男人舔了,他不是个GAY居然还有些微热的反应,顾奇自我催眠,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女人亲我耳朵的时候我也这样。
两三下衬衫纽扣就被解开了,露出顾奇白皙的胸膛,一看便是总健身的身体,充满力量的肌肉条理。
陈墨算是半跨坐在顾奇身边,虽然没压倒他,但下身明显的变化顾奇还是感觉到了,顾奇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破口大骂:“陈墨你个混蛋!给我停手!我会让你后悔的!”
陈墨看顾奇的上身已经看的出神了,手慢慢触上顾奇左胸口下边的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疤,不碍眼却有种说不出的男人的性感。陈墨突然想起来:“这是……前几年被我打的?”
顾奇一口气堵在胸口半天没喘上来,恶狠狠的吼回去:“托你陈少的服,没挂……啊……我操你混蛋!”
顾奇没想到陈墨会地下头去舔那里,有种叫快感的东西直接刺激到了顾奇,这该死的混蛋!
“嗯……”陈墨顺着那到疤极其色情的舔了一道,“叫的真好听,我喜欢。”
“喜欢你去死!”顾奇挣扎的更厉害了,“陈墨你别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陈墨没说什么,起身脱下自己的上衣,趁顾奇没起身又将顾奇压到床头,指着自己右肩一道疤:“拜你所赐。”
“操,怎么没崩死你。”顾奇偏过头骂道,声音不大,陈墨听了更像是有种小小闹别扭错觉。
“呵呵,这算是互不相欠了吧,嗯?”
“滚!”
陈墨现在心情很好,将对手压在身下的感觉那是相当爽的,所以顾奇的那些粗话陈墨也很大度的不计较,陈墨低头左手色情在顾奇那道疤的周围划着圈,不轻不重却是很很能挑起情欲的手法。
“唔……”顾奇闷着嘴还是忍不住闷哼出来,他知道陈墨身边的男人是不断的,听手下说过这男人调情的技术绝对能把直男掰弯,当时他还不信,可现在两人上身都赤裸着,随着陈墨越来越粗重呼吸气氛越来越暧昧,
就目前来说他好像真的没有脱身的机会了,嘴下变成了商量的语气,“你放……放手……有事情不能好好说吗?”
“服软了嗯?”陈墨佯装很遗憾的叹了口气,声音沉稳好听,“可惜,顾奇,我今天只是想上你而已,没有其他目的。”
顾奇木然睁大眼睛,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你开……开什么玩笑。”
陈墨失笑:“顾少爷不会是以为我这样是要威胁你谈条件吧,我陈墨再不济也不会用这种手段吧。”
顾奇彻底清醒了,看着陈墨狼一样的眼神嗓子有些干,但到底也是道上混过的,这种时候说出的话还是很有气场的:“你这样大家都会不好看……”
“后果那种东西,我向来不怎么考虑。”陈墨打断顾奇的话,低头就咬上了顾奇左胸的那抹红色。
“啊……”顾奇没有防备,一道激流就从身体里窜出来,痛的失声叫了出来,“陈墨你他妈的属狗的啊!”
“好,那我就轻点。”
陈墨松开牙齿,舌头轻轻的刷过那个小粒,刺激的顾奇浑身又是一阵颤。
“嗯……你……fuck!陈墨你给我滚开!”
“有感觉了?”陈墨无视顾奇的喊骂,右手找到右侧的小粒,拇指色情的按压。
“唔……哈……”顾奇费劲力气压抑住到嘴边的快感,牙缝里狠狠挤出:“陈墨,别放了我,否则我发誓一定杀了你。”
陈墨抬起埋在顾奇胸前的头,靠近顾奇的脸,眼里全是欣赏和赞叹:“有没有人对你说话,你生气的样子,真性感。”
我操……顾奇有种想去撞墙的冲动,当然他现在受制的情况来说,撞墙也是实现不了的。
顾奇几个呼吸间也想明白了,脱不了身局面也就定了,要上就上,就当被狗咬了。
陈墨发觉顾奇放弃抵抗但僵硬的身体,轻笑一声:“顾少爷不配合怎么会有情趣?”
“去你妈的情趣,要做就做。”
陈墨眼角闪过一抹精光:“那顾少爷就别怪在下不客气咯。”
顾奇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今晚算他倒霉栽倒陈墨手里,来日方长,总有一天……
陈墨重新扶到顾奇胸前,两手玩弄着顾奇上身的两个小点,欣赏着顾奇眉头紧锁拼命忍受快感的样子不由的欲望又涨了几分,身下的人还真是敏感:“顾少爷别总想着报仇的事儿了,现在,咱们应该好好享受。”
享受你个头,顾奇依旧闭着眼睛,连开口都懒得。
“呵呵。”陈墨低声笑的声音很性感,一只手沿着光洁的胸膛一路向下,隔着裤子摸到男人的重要部位,“有没有发现,你这有反应了。”
顾奇身体一僵,粗气喘了几喘还是没开口,脸上多出来的红晕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
虽说维加斯的夜晚才是“极乐世界”的开始,但是作为旅游胜地,白天也有不少精彩的地方。陈墨一早就将顾奇拉起来,睡眼朦胧的顾奇闻到陈墨粥香立刻乖乖的起床洗漱。吃完饭后,跟苏白歌和隐风打了个招呼,陈墨就拉着顾奇走上了维加斯的街头。
A市这个时间温度很低,顾奇畏寒冬眠一样的除了汉唐的事务需要外基本不出门,到了维加斯自然要出来转转,用陈墨的话说,再不出门,就要养废了。
维加斯两人之前来过的次数都不少,各个大酒店也都逛过住过,所以陈墨和顾奇走在街上也没有什么目的性,只当是散步。
原本打算看几场show,但经典的表演都安排在晚上,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走在溢满各国风情的小镇街头,两个人都觉得,只是这么牵着手走一走也是说不出的浪漫。
繁华的背后总隐藏着黑暗,越是奢靡的维加斯也越是如此,时不时会看到潦倒的艺人在拉奏着小提琴或手风琴,几步远处摆放着高筒的礼帽,或者成群的街舞少年,放着音质不太好的鼓噪音乐展示着他们超凡的舞技。陈墨提前准备好了零散的美元交给顾奇,顾奇倒也大方,路过一个便会塞些钱,不过遇到真的不错的两人会驻足观看一小会儿,等到表演结束自然是会掏出更多硬币。
让顾奇有些惊讶的是,他竟发现了一个东方的舞者。顾奇拉着陈墨挤进几乎是观众最多的人群,走到前排一看脚下,被丝带划出一个很大的圈,应该是圈里那唯一的舞者设定的边界,随着柔美的音乐竟是表演的现代舞,而且是一位男性舞者。
黑色的舞蹈服贴合出完美柔软的身线,轮跳、旋转、勾脚每个动作都是最极致最完美的伸展,尤其是那张魅惑的脸,吊梢的凤眼左眼眼尾有一个精致的翅膀纹身,衬着他翩然的动作更是妖艳。音乐突然变得激昂,男人也随着音乐变得疯狂,发梢甩出汗水的弧度都美的令人窒息。
“真漂亮!”顾奇忍不住开口,这都能达到顶尖舞者的程度了吧。
陈墨点点头,这跳舞的人,会在这里跳现代舞,当真是个不羁的人。
一曲完毕,周围全是响亮的掌声和欢呼声,漂亮的男人随手一擦颈间的汗,嘴角一带又是一个倾城的笑,拿起一边的帽子一边说着“thanks”一边收钱。
收到顾奇和陈墨面前的时候,男人开口问:“你们能听懂的说的话吗?”竟是标准的国语。
顾奇挑眉看看陈墨,笑着开口:“当然。”
男人坏笑的撇撇嘴,冲两人伸出帽子:“既然是同胞,是不是该多给些?”
顾奇错愕,居然是为了这个,随即失笑,拿出陈墨身上的皮夹,抽出一叠美元大钞放到男人帽子里:“这些如何?”
男人打了一个响指,冲顾奇风情的抛了个媚眼:“最爱您这样的男人了!”随即又看了一眼陈墨,了解的低声对顾奇说,“你男人很棒唉!”
估计是顾奇拿皮夹的动作被他看出了端倪,顾奇也不生气,正要说什么,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沈星卓!”
这声音的语气顾奇倒是熟悉的很,生气又无奈,又带着深深的宠爱,跟陈墨有时叫自己的名字一样。
循声望去,居然是和跳舞的男人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只是穿着正挺的西装,眼角也少了那个勾人的刺青。
“又被发现了……”沈星卓冲两人吐了下舌头,才不情不愿的转身,“哥哥……”
沈星卓的哥哥走向前,眉头锁的有些紧,拿出手帕给沈星卓擦拭脸上的汗,这么热的天还穿一身黑,就是趁自己开了个会又偷溜出来,想责怪又狠不下心:“怎么又跑出来了?”
“我没钱了嘛。”沈星卓耸耸肩,“昨晚都输光了,今天出来卖艺咯。”
沈星烨气短,朱利亚音乐学院的荣誉教授会穷到卖艺?好吧好吧,他的宝贝弟弟是随性的可以,叹了口气:“可以回去了吗?”
“别着急嘛!”沈星卓拉住哥哥,忙给顾奇和陈墨介绍,“呐,这是我的孪生哥哥沈星烨,我是沈星卓。”
顾奇冲二人点点头:“顾奇,陈墨。你的弟弟跳的真的非常棒,大开眼界!”
“过奖过奖。”沈星烨笑的谦虚,“弟弟不懂事,献丑而已。”
“喂,沈星烨!我们可是一样大!”沈星卓眼睛一瞪,还有什么献丑啊,他跳的丑还是怎么着,没看到这么多观众吗!
“好了好了,该吃午餐了。”沈星烨无奈的安抚弟弟,歉意的冲顾奇笑笑,“我们要回去了。”
“好的,再见。”
“哥哥今天我请你!”沈星卓晃晃帽子里的一堆钱,冲顾奇一扬眉,“谢谢你哦,给我这么多。”
“对啦!”正要被哥哥拉着,沈星卓转头对顾奇说,“我喜欢你哦,希望还能见面!”
顾奇一愣随即一笑,自然知道沈星卓口中的“喜欢”只是朋友之间的好感而已,不过他倒也很是喜欢这个行事潇洒沈星卓,不过他跟他哥哥……
“墨,他们俩……”该不会是……
陈墨点点头:“就是恋人。”
“不是吧……”
既然主角离开观众自然都散开,陈墨搂着顾奇的肩边走边说:“刚刚他跳舞的时候,哥哥一直在看着。”
“哦?”顾奇只顾着看舞蹈都没有发现,这个哥哥还真不错,等弟弟跳完才过来,还真是疼爱弟弟,可顾奇又想起什么,脸突然有些红,“可……”
陈墨忍笑:“可是什么?”
顾奇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那不是……做的时候……好像跟自己做一样……”
孪生的兄弟如果在床上的话,看着跟自己一样的一张脸,不管上面那个还是下面那个,感觉岂不是很奇怪?
“亲爱的,呵呵……”陈墨忍不住轻笑,在顾奇侧脸吻了一口,“一般人先想到的是乱伦吧,你怎么会想到那里去……”
“我……”顾奇一恼,推开陈墨,“走开你个混蛋!”
难道,难道跟这个流氓在一起久了,自己思维也变得不正常了吗……
“好了好了,我错了宝贝儿……”陈墨几步跟上顾奇,牵上顾奇的手,“我们也该去吃午餐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