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二零一三》 ,第1页
下载二零一三
上一页 下一页
iamtxt小说网:www.iamtxt.com,小说分享QQ群:316603670
内容简介:
读了那么多末世文,觉得还是非天夜翔的《二零一三》堪称经典,情节紧凑,跌宕起伏,最大的看点的是人物都各具特色,语言非常幽默。
曾经,他是一个愤愤不平的黑道小弟,从小在一起的兄弟因为被丧尸抓伤自杀死去,让他变得充满仇恨,行事偏激。
其实他也只是个孩子,渴望被夸奖,渴望被肯定,他奉命杀了人,又渴望被救赎,渴望被原谅,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他慢慢成长,渐渐成熟……
2013年,丧尸潮爆发
故土沦陷,人类展开一场大规模保卫战
主角们在长夜中等候黎明的到来
末日来临之际,何去何从?
过去在灰烬里破碎
信念在烈火中新生
内容标签:异能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砚,蒙烽,张岷,决明 ┃ 配角:人山人海的丧尸和炮灰 ┃ 其它:
【正文】
1、夜路
“刘砚,你那个当兵的同学呢?”   
埋头修改图纸的刘砚置若罔闻,直到隔壁女孩们笑了起来,问出第三遍,刘砚才抬头看了她们一眼。
一名女生说:“不是打算在这里找工作的么?”
“蒙烽啊……”刘砚拿着橡皮,在透视图上轻轻地擦:“他爸妈让他回家,就走了。上个月走的,你们反射弧真长。”
“真可惜。”又一名女孩笑道:“那么帅的兵哥,难怪没见人等你吃晚饭了。”
刘砚瞥了她们一眼,揶揄道:“谁喜欢上他了?请瓶鲜橙多,我可以把他的电话号码给你们。”说着轻轻地吹了口气,把橡皮屑吹散,犹如在驱赶他脑海中一段固执的记忆。   
铃声响,下课,学生们涌出教室。
一缕夏天的炽烈阳光从纤尘不染的玻璃窗投了进来,偌大教室内空空荡荡,刘砚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收拾手里的产品效果图。
这是他分手后的一个月又十二天,与蒙烽的相识纪念日。
七年前,刘砚与从小认识的竹马蒙烽升上Z市中学高三,表白,相爱。高考后蒙烽去当兵,刘砚考上了一所大学。学生时代的山盟海誓,刘砚仍然记得,各奔前程后,他们仍不死心地保持着联系,期待在毕业与退伍的那天再在一起。
刘砚大学二年级因成绩优异,被送去德国当交流生,远在异国他乡,却仍不忘当初的爱人。回国后保送研究生。研二的这一年,蒙烽终于退伍,来到刘砚念书的S市,再见面时没有澎湃的感情,没有激烈的夜晚,蒙烽抱着刘砚,安静地睡了一个晚上。
刘砚没有动,却失眠了一整晚,看着天花板,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蒙烽在S市住了下来,打算找份工作与刘砚共同生活,然而他东奔西跑,学历太低,却实在找不到一份满意的活儿,最后,他走了。
刘砚没有干预蒙烽的选择,当他关上门,蒙烽在门外,刘砚在门里的时候,彼此心里都清楚,他们都不再是七年前的那对高中恋人了。时间是把最锋利的刀,拖泥带水许多年,藕断丝连的过去终于在再见面时,被无情地一刀两断。
眨眼间光阴便从手指缝中漏过去,犹如细腻的沙粉,再无痕迹,人不再是从前的人,爱情也并非当初的爱情,不能责怪异地恋,更不能责怪彼此的人生,谁也没有错,一切源于自己。
七年后,分手一个月又十二天的今日,刘砚独自坐在教室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刘砚!”一同学从前门探头:“导师在等你,还不去?”
刘砚如梦初醒,快速收拾好图纸,朝办公室去。   
“设计图我看了。”系主任说:“小毛病很多,大的问题没有。”
刘砚放下图纸,接过系主任递来的咖啡,边喝边看书架,问:“我可以借点书回去看看么?”
“当然可以。”刘砚的导师是个五十岁的,很有风度的老男人,此时坐在办公桌边上,喝了口咖啡:“你的设计都很注重用途,有浓厚的冰岛风格,但人机工程学这块是你的短处,简直是惨不忍睹。”
刘砚自嘲地笑了笑:“在包豪斯上课的时候,我人机一直做得很糟糕,老师,这是什么?”
刘砚抽出书架上的一本书:《丧尸生存手册》。不禁笑了起来。
系主任很喜欢刘砚这名学生,笑着解释道:“你知道吗,美国国防部在五月份于网上发布了一份预警指南,官方宣称这是为了提醒大家,以应付未来无限的可能。”
刘砚随手哗啦啦地翻书,哭笑不得道:“是真的?我借回去看看吧。”
“你的产品修改意见我都写在U盘里了。”系主任道:“看书的同时也别忘记你的作业。”
刘砚无奈道:“好的。”   
刘砚把U盘朝口袋里一塞,背着笔记本出来,掏出手机打通家里电话,没有人接。
今天是周五了,刘砚正打算回家,回宿舍收拾东西,同宿舍友在看网络直播。
“崔小坤,你这周回家么?”刘砚问。
“不了,怎么?”舍友道:“你打算回去?”
刘砚:“泡妞?”
崔小坤:“不——有话快说,想邀请哥去做什么?”   
刘砚笑道:“车借我用一下能不,明天晚上回来,给你加满油。”
“滚!”崔小坤怒道。
片刻后车钥匙闪着光飞来,崔小坤是隔壁自动化系的研究生,买了辆二手车,刘砚接过钥匙道:“谢了,我不想去车站坐大巴。”
崔小坤摘了耳机:“喂,刘砚,你确定真的要回家?”
刘砚埋头拨手机:“怎么?”
崔小坤点开一个视频新闻,示意道:“你看。”   
“Z市今夏爆发又一波狂犬病潮,有关部门呼吁民众在家不要出门,等候社区医院通知注射新型疫苗……”   
刘砚蹙眉,问:“什么时候的事?”
崔小坤抬了抬下巴,端起杯子喝了点水:“今天早上反复播的新闻,你妈不是医生吗?”
刘砚家是单亲家庭,从小跟着母亲长大,敏锐地感觉到了异常。
“不要出门?”刘砚的眉毛拧了起来。   
“当局在大部分社区喷洒消毒水,并疏散市中心民众,禁止无关人士进出医院等公共场所,地铁暂时停运……”   
刘砚拨打母亲的手机,一直占线,这时候她应该在加班,难怪家里电话没人接。
“我先走了。”刘砚道。
“祝你好运,别被狗咬了。”崔小坤懒洋洋地说。
刘砚拉开车门,把电脑,衣服一股脑儿扔进后座,从导师处借来的书扔在副驾驶位上,倒车,出发。   
AM 12:00 S市高速路口。
刘砚掏钱包,付费,把蓝牙接到车上扩音器,按下自动重拨,吉普车驰上高速路。
S市开往Z市的高速路空空荡荡,一望无际,盛夏的阳光炽烈,路尽头的天空一片刺眼的清蓝。
Z市朝S市方向的道路,则排起了长龙,形形色色的车辆不停地按喇嘛。   
PM 3:30 高速公路最后一段。   
手机终于接通,刘砚道:“妈!”
“砚砚……砚砚……”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焦灼不安。
刘砚马上把车开向路边停靠处,电话里杂声嘈乱,混着此起彼伏的呜呜风声,女人道:“砚砚——”
刘砚把车停稳,吼道:“妈!你没事吧!”
女人道:“你别回家,听妈妈的,先别回家,啊,妈没事,妈妈爱你,砚砚……”
刘砚:“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医院还是在家?打家里电话怎么不接?”
“砚砚,呆在学校,妈妈是安全的,会给你打电话……”
“妈妈爱你,砚砚……”
电话沙沙响,挂了。   
刘砚呆呆坐在驾驶位上,再打时关机。
刘砚沉默片刻,再拨打蒙烽的号码,他的手机号码已经在自己的电话本上删除了,但那个号五年里都没有换过,或许它的痕迹永远不可能从心里抹去。
蒙烽的电话也占线,刘砚打反向盘,掉头下了高速,心神不定地插队等候在开回S市的车流中。   
PM 3:40 高速公路掉头弯道。
刘砚再次倒车,开上高速路,朝着Z市的方向风驰电掣地继续前进。
车上广播声响起。
“Z市的狂犬病现象已得到初步控制,市立医院正在组织抢救治疗,政府呼吁所有在外地的市民,请暂时不要回家,以免引起交通阻塞……下面为您播放天气预报……”   
PM 7:30 高速公路尽头,下Z市弯道。
天边一轮绯红色的火烧云,鲜艳得像是染了血,一切如常,高速公路的收费站收走票据,开匝让车辆进入。
刘砚边开车边注意道路两侧,太阳下山,市区亮起路灯,车辆稀少,应该都听到广播内的通知,回家去了。
互联网拥挤,几乎无法登陆,手机信号时断时续,无以为继。   
PM 9:50   
越朝市中心开,行人就越少,刘砚的家在市中心不远处,沿路娱乐场所与超市都已歇业,人影三三两两在走动。
街口处停着三辆警车,拦着路障,刘砚心中一惊,马上踩刹车。
警车顶端的灯一闪一闪,却不闻声音,刘砚下车远远看了一会,没见有人,不禁心中疑惑至极。
警察上哪去了?
刘砚果断进车里,拉上安全带,踩油门撞开路障,沿着长街开过。
两侧大楼大部分黑灯瞎火,少数阳台还亮着灯,刘砚把车门一关,跑上自己家住的公寓大厦,前台保安也不在了。
刘砚陷入了一阵迷茫的恐慌中,仰头,原地转了几次身:“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刘砚跑进大堂,猛按电梯,灯光苍白,叮一声停在九楼。
刘砚一阵风冲出过道,掏钥匙开门,家里东西凌乱,应该是母亲被急急忙忙叫去加班,未曾好好收拾。
刘砚深呼吸片刻,从冰箱里翻出一盒冰牛奶灌下,出门挨个按了邻居家的门铃,一圈下来没有人开门,刘砚退后几步,从下门缝里窥探,没一家里亮灯的。
刘砚原地站了一会,咽了下口水,回家收拾几件衣服,一条毛毯,翻出柜子下的急救箱,出外时,整个大厦内所有楼层的电灯一闪一闪,继而灭了。
电梯停转,整个市中心区陷入了黑暗中,唯有独立线路的路灯还亮着。
刘砚拉开窗帘朝外看了一眼,周围都停了电,只有远处另一个社区还灯火通明。他取了瑞士军刀与应急灯,一手提着应急灯,推开火警通道快速下楼。
“扑、扑”的脚步声在楼道里传来。
刘砚松了口气,道:“有人吗?!”
他快步奔下转角:“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道一片黑暗,刘砚提着应急灯朝楼梯下一照,霎时全身血液凝固,恐惧感从背脊攀升到头皮,阵阵发麻。
五楼的拐角下,站着一个脸色蜡黄,肚破肠流的保安,浑浊的双眼翻翻上翻,眼白对着强光。
这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刘砚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保安拖着肠子,发出一阵哀嚎声。
“你……黄先生?”刘砚的声音发着抖。
保安一步一步,拾级而上,刘砚颤抖的一手拧开楼梯间一侧门把,缓缓拉开,保安上到一半时,刘砚猛地冲进过道内,把楼梯间的门砰地一关,背脊抵着门,不断喘气。
砰砰的撞门声响,刘砚吓得没命大叫,死死握着门把手。
“有人吗——!”刘砚歇斯底里地大喊。
门把手微微下压,刘砚触电般地缩回手,恐惧地看着那扇门,缓缓后退,直至背脊靠上消防柜。
哗啦声响,刘砚撞破消防柜,抢出里面的斧头。   
丧尸?!是丧尸?!刘砚的唯一念头:这个世界疯了,如果世界没事,那就是我疯了。
门把手转到底,刘砚又大喊一声,夺路而逃,找到另外一个消防通道,跌跌撞撞地冲了进去。
闷热的通道里应急灯光猛晃,刘砚汗流浃背,衬衣湿透,撞出了一楼大门,跑出街道。面前的景象就像一盆冰水把他从头浇到脚。
车里灯光还开着。
一名身穿警服的男人眼珠子突出,挂在脸上,俯在他的车窗边缓慢地摸,像是要开车门。
远处又有五只丧尸拖着缓慢步伐,在市中心的花园处走来。
刘砚不住猛颤,缓缓放下东西,把应急灯朝向街道外,那名丧尸警察发现了光源,转过身,缓缓朝他走来。
“啊——”刘砚发着抖举起消防斧,冲上前去,把它的头劈开一道缝,粘稠的血液洒了出来,继而抬脚将它踹开。
那具丧尸在地上抽搐,挣扎着爬起,刘砚不住后退,在台阶上绊了一跤,四面八方又有零星丧尸穿着平民衣服,朝大厦门口走来。
刘砚快速收拾东西,冲上车去,关门时一具丧尸挤过来,手臂卡在车门边上,刘砚狠狠把车门一踹,撞得那沉重的尸体弹开些许,再重重关上车门,飞速倒车,骨骼闷响,继而撞飞好几只丧尸,从它们身上碾了过去。   
刘砚撞了好几次车,最后擦着那充当路障的警车掠出路去,昏头昏脑也不知道开去了哪里,见路就开,最后停在一间歇业的超市外,趴在方向盘上喘气。
他瞥见手机屏幕一闪一闪,是个陌生的来电,接了。
“终于接电话了!”蒙烽的声音焦急响起:“你在什么地方?!”
刘砚吼道:“我靠!究竟是怎么回事!”
蒙烽:“本市有病毒!你别回来,呆在你的学校,知道么?!我马上过去带你走!”
刘砚:“我已经在家附近了。”
手机那头和这头,都是急促的喘息声。
蒙烽:“哪条街!”
刘砚:“我有车,你说个地方,我去找你。”
蒙烽:“别胡闹!你会变成丧尸的!”
刘砚:“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在……”   
刘砚猛地瞅见路的尽头,一人冲出拐角,背后追着几只丧尸,当即猛踩油门,吉普车前轮空转,继而蹭一声冲出去,车前灯大亮。
刘砚猛按喇叭,蒙烽抬手挡着双眼,疾步朝车前冲来,潇洒一跃而起,军靴在车前盖上猛蹬,几步踩过车顶,翻身落在车后,刘砚去势未消,撞飞了四只丧尸,猛地前倾。
紧接着刘砚飞速倒车,打开车门,蒙烽坐上车,系好安全带,坐在副驾驶位上躬身喘息。   
刘砚打开顶灯:“你……怎会在这里。”
蒙烽喘道:“打你手机和家里电话都没有人接,打你学校,他们说你回家了。”
刘砚疲惫地点了点头。
蒙烽:“虽然那时说好,分手就再也不见面了,但我觉得,咱们还是朋友,我想不出要去找谁,还是怕你出事。”   
刘砚眼睛有点湿,打方向盘拐弯,开进另一条路。   
作者有话要说:伪科幻,非恐怖文,HE
大部分理论纯属瞎掰,按图索骥可能会出现不少BUG,当然也可能会有意外的惊喜哟
有预感本文将争议不断,欢迎各方意见,但作者对情节及人物保留最终解释权
这个故事的开端和人设反复改了许多次,感谢初审烟波江南以及各位同行,抓虫的大人
八月份有点忙,留言可能好几天才能回复一次了
更新时间暂定每天中午十二点,感谢各位的捧场!
2、重逢
蒙烽:“去什么地方。”
刘砚:“医院。”
蒙烽:“不能去那里!丧尸就是从那里跑出来的!”
吉普车猛地一个拐弯,在夜路上拖出刺耳的声音。
刘砚吼道:“我妈在医院!”蒙烽朝着他大吼道:“太危险了!你会死的!”刘砚狠狠踹开扑上来的蒙烽,吉普车撞在路边的长椅上,砰一声消停了。
“车给你。”刘砚冷冷道:“祝你好运。”紧接着转身下车,被蒙烽紧紧抓住。
蒙烽沉声道:“我陪你,这种时候不要再任性,好么?”
刘砚长叹一声,倒车,转进主干道,街上空空荡荡,蒙烽说:“医院是高危地段,中午新闻说狂犬病患者就是送去那里集中……”
“别说了!”刘砚难过地大吼道,狠狠一拳砸在喇叭上。
蒙烽静了,刘砚继续开车,急促喘息。
“你爸呢?”刘砚问。
“还在部队。”蒙烽说:“但找不到人。”   
蒙烽的父亲是一名军官,母亲早在他很小时便离家出走,蒙烽的童年里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
父母都不太管他,他的奶奶把他抚养大,缺乏严格的管教导致他学业荒废,直到高三与刘砚相爱后才开始认真念书,然而已经太迟了,高考落榜,只好去当兵。
你那是什么爸,刘砚一直心里颇有微词,大学起码花钱找个成教给儿子拿个证书也好,况且退伍后,蒙父竟也丝毫不过问儿子的生活。   
“这是什么?”蒙烽发现了车前板上的书,对着驾驶室顶灯翻了翻。
刘砚:“导师借给我的,据说美国国防部年前就已经在网上发布了丧尸应对指南,很多人都把它当作一个笑话,后来印了不少小册子到处流传。”
蒙烽:“你说他们是不是已经开始预备这件事了?你也看到丧尸了,你觉得那是什么?”
刘砚:“我怎么会知道?我们又不用拯救世界,能活下来已经不错了。”
蒙烽:“死了以后还能行动……是一种病毒,不是什么鬼怪,你是无神论者,刘砚。”
刘砚:“我倒是希望有……不,别这样。”   
吉普车缓缓停下,道路尽头是几辆横着的警车,再过去则是医院。
五六名警察用对讲机大声交谈,刘砚把车开过去,一名警察跑过来喊道:“封锁了!不要过去!”
警察猛拍车窗,前方响起刺耳的机枪声,听得刘砚不寒而栗。
蒙烽摇下车窗,警察俯身道:“回去!都回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