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逸然随风》 ,第1页
下载逸然随风
上一页 下一页
iamtxt小说网:www.iamtxt.com,小说分享QQ群:316603670
文案
这篇写曹逸然,一朵存在于夜里的阴暗华丽的花朵,被他家阳光型强大腹黑攻攻下的故事。
日更。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曹逸然,白树 ┃ 配角:周延,薛露,白弋 ┃ 其它:周家系列,强攻强受,温馨,HE
逸然随风
作者: 
第一章 曹逸然的小时候   
曹逸然的出身,恐怕是让大多数人羡慕的。
已经不能用含着一般的金汤匙出生来形容他了,他完全是含着白金的汤匙出生的。   
其父曹均贤是政界的实干家,长相儒雅,风度翩翩,却是能说敢说,而且精明强干,政绩斐然,一路高升,说起他的名字来,一般人民群众都知道。
当然,他能够这么干,而且可以干得这么好,是有原因的,他后台硬啊,上面有老爷子撑着,而且关系网特别密而坚固,上通下达,成绩自然好出来。   
曹逸然除了这个大名鼎鼎的父亲,他父亲这一脉的叔叔和姑姑们也不是省油的灯,都是有名的人物。   
而母亲这一脉,正好是走从商的路子,家大业大,于是曹逸然从小就不用愁吃穿,也不用愁长大后的路子,人生啊,只要任由他随意挥霍就好了。   
似乎,他的一生该没有什么不遂的事情了。
但往往从没有完全顺遂和快乐的人,曹逸然似乎更甚。   
他长大后会有那么扭曲阴沉的性格,这些都得从他小时候说起。   
他的家庭没什么不好的,父母虽然都各自要强,而且互不管对方在外的事情,看起来两人会处不好,但事情往往出人意料,两人居然是干柴遇烈火自由恋爱好上的,感情非常不错,恩恩爱爱,结婚几年之后就要了小孩儿曹逸然。   
曹逸然生下来就尽得父母的优点,眼睛像他爸,长长的凤眼,小时候眼睛又大,于是更好看,鼻子像他妈,于是很挺,嘴唇像他爸,薄薄的嫩嫩的,虽然看起来不好相与,但是居然意外地让人觉得好看,下巴又像他妈,下巴颌肉肉的突出一点,异常地可爱。白白嫩嫩,比个天使还乖巧惹人。
于是爷爷给他取了个名字叫“逸然”,一派地书生气,似乎也没有期望他将来要做出什么大成绩来。   
他从生下来就是家里的宝贝,一家人只差把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他就这样子像个小王子一样地长大了,虽然被娇生惯养,但是他生性好强,到贵族幼儿园去的第一天,因为不要待在那里,就差点把保姆的裙子给拽坏了,硬是让他留在了幼儿园之后,他就开始欺负其他同学,他那时候才三岁多,但是已经是人精了,要干什么累活,他马上就躲了,有什么好处,就眼睛闪闪地扑到老师面前去。
而且没过多久,他就组成了一个“帮派”,不少孩子必须要听他的话,不听话的就要挨打。
这些从没有谁教过他,但他天生似乎就知道要这么拉帮结派。   
他们幼儿园里还有个男孩子也是个头目,就是周延,两人就是因为打架认识的,小小年纪的臭屁孩儿,似乎已经明白了不打不相识的道理,于是之后意外地关系好了起来,并且把“帮派”合二为一,从此停战了,去欺负那些不服从他们的人。   
到这里,他的一切都还好,故事的转折就要从他欺负别的孩子说起,就因为他的这个不听教育,而且他家里父母和爷爷都忙,没有人来管教他,于是,在一家人商量了之后,决定给他请家庭教师了。   
他这时候才七岁多,黑溜溜的大眼睛,皮肤嫩白地像块嫩豆腐,肉肉的脸颊,红艳的嘴唇,即使在换牙,也挡不住他那天使般的可爱长相去迷得叔叔阿姨们心肝颤。   
他在一天下午放学第一次见到了他以后的这位家庭教师,他的家庭教师姓阮,叫阮军,非常普通的名字,但人生得高高大大,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又是圆脸,所以显得很是斯文有文化。   
他的父母都因为各忙事业没管他,只有他的爷爷坐在旁边,他被保姆带过去的时候,他的爷爷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介绍这个人道,“逸然,这个是我们为你请的家庭教师,他姓阮,还是你表叔,以后你就叫他表叔吧,要听他的话,好好学习。”   
曹逸然第一次见到阮军就不喜欢他,但是因为是在爷爷面前,他还是表现得很礼貌,带着笑乖巧地叫了“表叔”,然后爷爷又对他说了一些他这位表叔的一些情况。   
说起来,这位表叔真是一表三千里,是他的奶奶的原籍的一位什么远房亲戚的儿子,他本是军队里的小文官,不知道怎么攀上了曹逸然的爷爷,也许是嘴巴会说,或者是怎么投了曹逸然爷爷的喜好,于是曹逸然的爷爷对他的印象很不错,他不愿意在军队里待了之后,曹逸然的爷爷觉得正好,就请他来做自家孙子的家庭教师来了,一般有志向的男人恐怕不会愿意来干这份工作,但是这位阮军并不一般,很看重曹家的关系网,所以,就答应了来做这份差事,也许,他最开始也是想着要好好干这份事业的,而且通过曹家的关系,说不定以后还会走出一个光辉的前途来。   
曹逸然的爷爷当年是军队里出来的,上位多年,完全看出自家孙子一般人教育不了,自家人又舍不得教育他,于是找了个严厉的军队出身的文官来教育他,心想他这个孙子总会变好一些。
却不成想,这是一切罪恶的源头。   
曹逸然上学在学校受老师的管教,回家了也不得闲,有家庭教师管他,他很少有玩乐的时间,学了这样学那样,于是小小年纪倒是多才多艺的,而且成绩也很优秀,曹家人都知道这是家庭教师阮军教育出来的结果,于是对他很是感谢,次次红包都包得很厚,阮军作为一个家庭教师,每年的收入非常可观,而且还因此结识了不少政商界的达官贵人。   
曹家其他人对阮军倒是非常满意的,最不满意的当然是受苦受难的曹逸然了,他觉得自己非常讨厌阮军,但是又不能明面上反抗他,因为阮军总是能够制住他的死穴。
被逼着认真学习的曹逸然在十岁左右的时候彻底爆发了,他想约着好哥们周延去自己家里,两个人要怎么整一次阮军,周延知道曹逸然的家庭教师的厉害,所以建议去搞把枪回去拿去吓吓阮军,毕竟,若是打架,打不过人家,整别的小伎俩,曹逸然已经使出很多来了,每次都没有用,而且最后还要被罚抄作业或者弹钢琴到手都要废掉……   
还是小孩子的他们要搞把枪出来何其之难,最后这个规划不了了之了,曹逸然非常沮丧,却不得不被接回家去继续遭受折磨,怕他放学不回家和人乱混,所以是阮军去学校接曹逸然。
坐在车后座,司机开着车,阮军看曹逸然满脸不高兴,就说道,“你的钢琴老师辞职了,要换一个新的老师,新老师还没有来,你这几天都可以少弹半个小时钢琴。”   
他这样说,曹逸然果真眼睛一亮。而且人小鬼大的他已经知道他这个衣冠禽兽的“表叔”和那个钢琴女老师有一腿,因为他曾经在后花园里躲着看到过阮军摸那女人的白生生的乳/房,曹逸然觉得很恶心,甚至把这话和周延说,周延也同他一样同仇敌忾地说这人恶心,并且说要是他这个样子能够让曹家父母知道了,他的家庭教师也许就不能住在曹家了。   
似乎是没有搞到枪太沮丧,还有就是曹逸然突然想到了周延给他提的那个醒,他的脑子马上就运转起了一个计划。   
那段时间,曹逸然的爷爷一直是没住在家里的,他的父亲也考察去了不在家,母亲出国去了,家里正经主人就只有曹逸然,还有半个主人的阮军,曹逸然半夜不睡觉,穿着睡衣拿着他母亲从国外给他买回来的相机偷偷摸摸往阮军的房间里钻进去了。   
阮军的房门从来关得紧,从房门进去不可能,他是从窗户翻进去的,幸好是在二楼,窗户外面又有一个雨台,曹逸然打架锻炼起来的身手了得,而且人小体重轻,不用担心从雨台掉下去,他很容易翻进去了。
他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因为阮军在卧室附带的浴室洗澡,他顺利地翻进去了而且不会被发现,他先小心地照了几张房间的照片,阮军的房间整洁利落,什么东西似乎都一目了然,但是,曹逸然相信他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于是就等着拍他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在阮军要出浴室的时候,他躲进了阮军的衣柜里,虽然只有十岁,但他的胳膊腿已经不短了,蜷在里面等着,从衣柜的缝隙里看外面,心情紧张。   
阮军穿着睡衣裤出来,一切一丝不苟的样子。
曹逸然非常不满意他这严正的作风,等了一阵,也只看到阮军去书桌边坐着看书,曹逸然觉得真是无聊透顶,正觉得也许自己的计划要落空的时候,阮军起身了,他关了窗户,然后又去确认了门关紧了,他就从书架里的最里面的书里拿出一张碟片来,被周延熏陶得什么都知道一些的曹逸然马上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于是开始紧张地激动起来。   
每个单身男人总要用点什么慰藉寂寞,阮军一个大男青年,不可能什么都不干的,他放了片子进DVD播放着观看,然后脱掉了裤子,在床上半躺半坐地调整好姿势好整以暇地看起来。   
曹逸然从那条被他推得越来越大的衣柜缝隙里打量着外面的一切,就像是在窥探着一种罪恶一样,觉得恶心,但是却抑制不住地激动又亢奋。   
他最开始还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来,过了一阵,他才发现电视机里播放的不是周延对他讲过的床上打架的男人和女人该有的情景,而是三个男人在动来动去,他惊讶极了,却也没有多管那些,毕竟他身体还没有长全,明白不了里面的意思。
他哆哆嗦嗦地握着相机要去拍阮军出丑的照片,阮军自/慰得正有意思,双腿大张地摸着,咬着牙一脸又快乐又痛苦的模样。
曹逸然觉得自己看到他这个丑样就恶心,拍了他这样的照片,看爷爷和爸爸妈妈还会让这个人当他的家庭教师。   
他心里快慰着,觉得自己的计划真好。
没想到就是这个时候,他调整姿势拍照片,脚蹲麻了不受控制,他往前一栽,脑袋嘭一声撞到衣柜门上,而且人也跌出去了。   
阮军被吓得不轻,下面那根东西马上软了,他气急败坏地从床上下来,去关了DVD,于是电视直接跳到播放电视节目,他走到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曹逸然面前来,居高临下望着他,伸出了手,“相机给我。”   
曹逸然马上把相机放到了身后,他的目光不比阮军的腰部高太多,于是不抬头就看到了阮军下半身的样子,他一声冷笑,对阮军道,“我要给我爷爷和爸妈说,你马上就能从我家里滚出去了。”
他洋洋得意,完全不知危险的来临。   
阮军若自己是屋子里锁着门□,即使说到曹老爷子那里去,他也没什么罪,从军队里出来的人,他没出门去找女人,只是做点这点事情,已经算是洁身自好,他不觉得自己会被曹家辞掉,只是,他看GV的事情,这就是大事了,他想要是曹逸然捅出去,自己不仅会被曹家辞掉,恐怕以后一辈子都不能翻身了。   
他眼睛沉了下来,阴气沉沉地打量着曹逸然,然后说道,“你不给我是不是?”   
曹逸然笑起来,“我为什么要给你。”   
阮军走过去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大了,而且他知道这栋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他走过去一把将没有防备的曹逸然提了起来,然后把他掼到了床上,曹逸然叫起来,“你要打我?你敢打我,我以后一定要杀了你,我杀了你。”   
他这句话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每次他不听话阮军打他的时候,他都要这样嚎一遍,但因为是曹逸然爷爷的交代,曹逸然不听话,是可以打他屁股的,所以,每次曹逸然被打屁股,曹逸然都是自己挨痛了之后去告状也没用。因为阮军必定先写了一个为什么要打他屁股,打了多少下,打完之后是什么状况的报告上去给曹家老爷子和曹逸然父母,曹家父母只会说,该打,打得好,下次继续打。
于是,曹逸然每次挨打后就挨了,苦楚只能自己受着。   
这次也是一样,阮军按着他就在他屁股上打了几巴掌,并且把他的相机抓过来没收了里面的胶卷,曹逸然看到,他就朝阮军扑了过去,嘴里还叫着“我跟你拼了。”   
于是阮军每每把他拉下去,他又扑上来,曹逸然的确是生得好,现在满脸通红眼睛里闪着仇恨的光芒的样子更是耀眼,阮军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是怎么想的,他对这样的曹逸然有了欲望。   
2
2、第二章 曹逸然的小时候(二) ...
第二章曹逸然的小时候(二)   
阮军的脑子里浮现了曹逸然不听教诲各种调皮捣蛋的事情,于是对他这个模样恨得牙痒痒,但是,又会想起曹逸然各种可爱的时候,他即使凶狠,但两眼闪着仇恨光芒的时候就像是可爱的小狼,更遑论他平时乖巧地弹奏钢琴,扑在他母亲怀里撒娇的时候。   
阮军那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东西,然后,他把不断反抗的曹逸然的睡裤拉了下来,并且将他压在了身下,阮军知道真枪实弹地干,曹逸然这个小身板可受不住,到时候什么都得露馅,于是,他只是压在曹逸然身上用他那个大家伙捅他的柔韧的细腿,然后用手手/淫,曹逸然面朝下地被他压在床上,开始根本不知道阮军在对他做什么,于是只是又骂又嚎,累极了却挣脱不掉,便只能像条死鱼一样地躺在那里。   
阮军又激动又亢奋,很快就泄出来了,热液喷在了曹逸然的大腿上和床单上,曹逸然这时候逸依然不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怎么回事,是之后阮军用手巾给他擦大腿的时候,他看到那白色的浊液,然后想了想才反应过来是什么,他一下子就知道自己是被侮辱了,于是就炸毛了,刚才没力气还消停了一会儿的,这时候他简直要和阮军拼命,但是阮军一个人高马大的前军人,他根本撼动不了,于是又被阮军掀倒在床上了。   
阮军一向知道曹逸然好面子,所以就压制着他,阴阴地说道,“你要是再敢乱动,动些坏小孩儿的心思,我就把你今天被我这么干了的事情说出去。我说出去了,我大不了不在你家里干事了,不过,你一辈子都会被人说是小时候就被强/奸过的。”   
曹逸然震惊地愣在了那里,他像个没有知觉的人偶娃娃直着眼睛待了会儿,然后就反应过来了,他想翻身起来,并且哭叫着大骂,“我操你妈!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阮军已经把他放开了,自己站在了床边,就看着曹逸然在那张大床上翻过来倒过去地挺板着身体,嘴里骂着不知道跟着谁学的脏话。   
曹逸然自己折腾得要脱水,阮军看他可怜,而且也许也是看他可爱,所以就去倒了杯水让他喝,他没喝,直接把杯子砸了。   
阮军看他这样子在床上折腾也不出门去求救,就知道曹逸然其实是非常聪明的,而且心智已经会像大人一样地思考和识时务了。   
曹逸然之后实在是没有力气,他还是被阮军抱回他自己的房里去的,在走道上还遇上了女佣人,女佣人看到曹逸然那副样子,以为他又犯错被教育了,所以也没有在意。   
曹逸然却是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英明就这样扫地了,他在心里恨得只想把阮军怎么着,但是具体要怎么着,他还想不到。   
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曹逸然又被阮军猥亵过好些次,因为阮军是曹逸然的家庭教师,几乎是天天守着他,比他的父母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他有太多机会了,无论曹逸然怎么躲都躲不过去,而且被阮军又摸又亲之后,他除了恨得想杀他,却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知道。
他甚至想也没想过要让父母知道,并且觉得他们知道后也许一切就糟糕了。
他的这种掩饰的心思,给了阮军更多下手的机会。   
曹逸然开始变得阴沉起来,女佣人打坏了他的一艘船,他就把那船掼到了女佣人的脸上去,因为上面是有铁片的,害得女佣人脸上被划了一条口子,虽然口子不深以后能够长好不至于破相,但他这种突然暴虐起来的性格还是骇了曹家人一大跳。   
妈妈把他叫到卧室里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干,不就是一艘船吗,船没了再买就是,把人家大姑娘的脸划了却是人家一辈子的事,最主要还是他为什么没有一点是非观念地对人逞凶。   
曹逸然看着妈妈不赞同的脸,想要说些什么,他是想要揭露阮军的罪行的,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他最后只是道了歉,说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扑到妈妈的怀里去,紧紧地抱住她,母亲香喷喷的柔软的温暖的怀抱能够让他心情好一些。   
作为他的好哥们,周延也发现了曹逸然的不正常,但是,问又问不出来,所以也就只能算了。   
时间一下子就到了他们小学要毕业的时候,曹逸然这时候才十二岁,不过,他们班上也有十四岁的大孩子,给他们讲一些前辈才知道的事情。
曹逸然对此嗤之以鼻,脑子里却想着阮军那个大家伙就一阵恶心。   
以前阮军对他还只是抱着亲一亲,然后他自己摸他自己的,只是看着曹逸然就好了,现在曹逸然长大了,长胳膊长腿,眉眼带着艳丽,脸蛋一如小时候那么嫩,而且已经能够看出他将来成人后的一些风采,也许是做得多了,阮军胆子越来越大,也许是对曹逸然有了某种执念,他便打起了想更深入一些的主意,而且还想挑逗曹逸然,曹逸然的确是受他挑逗了,毕竟他吃得好,发育得快,而且总是被阮军这么摸着也不是个事。   
他第一次就是在他这个“表叔”的手里泄出来的,但是因为这事,他之后恶心了很长时间,周延看出他脾气越来越阴晴不定,有时候一言不发就拿起个东西砸人或者砸东西,简直是要发疯了一样。   
周延问他原因,他也不说,是之后小学毕业的暑假,周延去他家玩了一段时间,周家和曹逸然的母亲家里是世交,关系很好,所以周延到他家来住,便也没什么。   
周延是个从小就看了不少少儿不宜的东西的孩子,而且他还自认为自己人生阅历丰富,比同龄人都要“老道”,从曹逸然对那位阮叔叔的眼神和脾气,周延发觉了曹逸然的不对劲也许是出自这位阮叔叔。
当然,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曹逸然最恨的人就是阮军了,因为阮军总是管他的各种事,让他不得自由。
但周延觉得自己发现的这个原因,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样简单。   
晚上两个男孩子躺在一张床上睡觉,阮军过来说给周延准备了客房,让他去睡客房,但曹逸然紧紧抓着周延的胳膊不放,周延也是人惹不起的主,就说自己不愿意去客房。   
阮军拿他没办法,只好让两人睡在一起了。
而曹逸然知道阮军想指使走周延的用意,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那样过他了,所以想趁着他父母不在的时候又动他,虽然他现在已经长大了,但还是打不过阮军,现在曹逸然就只想自己赶紧长高长大,然后有能力让阮军再碰不得他,而且“杀了他”这个念头也在曹逸然的心里根深蒂固了,只是他知道这是犯法的,杀了他之后自己也要被枪毙,让他不敢那么去干。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