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和Boss一起囧》 ,第2页
下载和Boss一起囧
上一页 下一页

坐办公室的不用风吹日晒的奔波。虽然江树不做直接销售了,但他还是没有忘记老顾客,偶尔抽时间去他们那儿闲聊,不能你升职了就忘了以往的助力。
时间飞快又是一个两年,老部长额头前面明明没有毛还非要折腾两边的毛使劲往前面梳,一梳就是条条明晰的油光光的三两缕。要说缺点,老男人的缺点真不是一般的多,不能喝酒还死吹千杯不醉,平时想不到江树,只有每回宴会就想到了他。江树谈生意的时候怎么能少了酒桌宴席呢?整场酒宴下来能思路清晰说话的人非他莫属。
前段时间听说总部空降来一个新的总经理要来亚洲区负责工作,这一次有大的调动,一些老的员工可能会抽调到别的地方,搞不好老男人就要调任了.
江树跟李部长的关系说不好只怕没人相信,事实上江树把李部长就像当做自己的爸爸一样辈分的人看待,没有刻意去维持,他感觉李部长对他的很宽容,别人对他好他也会感知的。
江树确信这一觉睡的十分美好。
昨天晚上是jk生命公司他所在的部门部长升职欢庆宴。
爱恨恢恢的铃声响起来,一接是一通陌生的电话,江树闭着眼睛:“你哪个,哪个啊,不好意思你打错了。”挂了。过一会手机又响了,再一看,哎呦,是部长,“小江啊,十分钟之内赶到市人民医院。”“啊____”什么情况啊,“不是,部长,今天不是”休假么?部长的声音严厉起来,“还想不想工作了,八分钟内到。”
江树不知道谁生病了,他一激灵从床上爬起来,头没梳脸没洗的穿着兔斯基的睡衣外套个二棉衣拿了床头柜上的钱包奔了。
哪怕他家离市人民医院只隔了三条街也迟了三分钟,医院大厅导诊台站着他的部长,部长看到他来了表情明显松了口气,“什么都不用说,先抽血再说。”
江树内心一跳,抽血?公司每年体检的时候都有体检表,他的血型是稀有熊猫血啊(大家常听到的有RH型的,江树却是B型kell阴性的),平时可宝贵着呢,像不小心被纸的边缘划破了流出点血他都心疼得不得了,这得吃多少才能补回来啊,浪费了我红细胞啊,然后把手指含进嘴里。
体检表等档案一般都是由人事部管理,部长你以权谋私滥用职权查偷看员工的私密资料上层领导知道吗。
江树跟着护士长去了另一栋楼一层ICU病房,套上无菌服和鞋套。两张床并排放着,只见一张床上躺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江树觉得自己今天应该拿工资,他躺在另一张床上抽完血才跟护士说自己昨天喝了点酒,十点钟睡觉算不算熬夜啊,血液中如果转氨酶过高的会有影响,年轻的护士长小姐用责怪的眼神看着江树,那意思是你怎么可以喝酒熬夜呢?江树也不知道他今天要献血啊……
“没有关系,就用他的血。”聚合无菌门推开,部长大人在门口发话,他身边还站着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贵气的年轻男人,这个时候部长完全是陪衬……
护士小姐表情转变的那叫一个神速,语气温和:“当然没有问题,我们所说的转氨酶偏高献血的危害因为肝病是引起转氨酶偏高的主要因素,如果能保证献血者肝功能健康,只是劳累、饮酒、熬夜才导致转氨酶偏高的话输血没有影响的。”江树瞪着眼睛偏头看近在咫尺的护士小姐,希望传达自己眼中的不满,这护士小姐怀疑他的肝功能健康,他想说我不仅肝健康,肾健康,还全身都健康,我那么强壮的一个小伙会有问题么。
几个白大褂的医生涌进来,部长说:“小江啊,献完血就出来。”ICU有规定哪怕是家属也不能随意进,每次只能一个人探望,江树把袖子卷下来,一手按住棉棒,这算什么,献完血就得扔啊他,没有价值存在了啊,江树安慰自己是看在小的面子上才献血的,而不是屈于部长的权威。
那个贵气的男人、部长、江树,在门口站着,部长指着江树介绍给那个男人道:“这是我们信息部的员工小江,各方面都不错。”就这一句话里面至少包含了两种意思。瞧,介绍他的时候就一句小江,连个全名都没的,然后就没有了,江树到现在连自己献血对谁都未知。
江树眼皮跳了跳,保持自己的微笑,“部长,我可以回去了吧,你看,我刚刚太匆忙了没来得及收拾一下。”
部长挺着大肚子用眼角看一眼江树,挥挥肥硕的大手,“嗯,多亏了小江啊,你回去吧。”多亏了什么,是江树那稀罕的熊猫血吧。
部长身边的高个子的男人把打量江树这一身行头的目光收了回来,面容说不上冷峻却无形中有不可逾越的距离感,江树也知道这种人天生就眼高于顶,别指望自己和这人认识,但人家那素质就是部长拍马也难及的,“辛苦你了,让你匆忙中赶到,在这说一声谢谢。”
江树忙摇头说不辛苦不辛苦,你没看到部长都对这男人客气的样子,他怀疑这人就是部长的上司,呵呵,这下部长有的是提心吊胆的生活了,让部长也尝尝个中滋味。
江树出了医院的大门,路人以为他是医院里才出院的病人,也幸亏这市人民医院不是市精神医疗中心。
江树招手就上了出租车报地址红旗路翡翠小区,社会主义国家连马路名字都那么的赋予社会主意气息,红旗路,半路上江树才发现自己钱包不见了,什么时候脱手的也不知道,啊,今天难道是他的黑色日么。
江树跟司机大哥说自己钱包丢了,自己要上楼去拿零钱回来再付,司机:“……你怎么不早说_________”早说什么,早说的话你还会载我吗。
晚上江树翻开尘封已久的日历,今天果然二,黑色星期二啊。
作者有话要说:  求抚摸~╭(╯3╰)╮
新来的总经理(二)
晚上江树翻开尘封已久的日历,今天果然二,黑色星期二啊。
星期三早上七点钟上班,江树刷卡报到,进了信息部感觉就是不一样啊,空气焕然一新,大家的精神更加饱满了,连带着江树都决定要努力工作,他都被自己感动了,这一刻。
信息部有四个女的,一个都结婚生过小宝宝的人,另外三个就是因为没有结婚所以成天八卦小道消息不断,往常人都说一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三四个凑在一起呢。江树平日里和同事关系都不错,他不主动惹女人,哪怕他再如何能说会道,你能跟女人争吵么,女人可以。
“张经理马上要当信息部部长啦。”“真的啊……”江树早就知道了肯定是张大哥当信息部的部长。“听说我们楼顶的总经理也换了,这次是从海外总部直接调过来的呢。”我们jk生命是外企,但我们的两位创始人却是华人,□□的时候迫于国内政治压力到海外发展,总部在奥地利。
江树问你见到了么几个女的以为江树也感兴趣就拉张板凳招呼小江过来坐,小江啊,是信息部唯一不被女生看做男生的男生,这丫的长得都这么标志,放人群里保证能一眼认出来,白脸蛋儿,红唇白齿,根正苗红啊。被大家统一忽视年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江树身高只有169,这办公室里四个女的甩了秘密武器高跟鞋也有三个比他高。
早上九十点钟,人事部送来人员调动名单,张大哥为部长没有意外,怎么江树也在调动名单当中啊。呼啦一下,信息部的人全望过来,“小江啊,恭喜恭喜啊,升职了。”几个反应过来的女人首先跑过来摸摸江树的脸笑眯眯道,她们常问江树的脸皮怎么保养的这么好,江树一脸认真的告诉她们多出去跑跑晒晒太阳一流汗就把身体里的毒素都排出来了。
江树拿着调任通知跑到三十层的人事部,正好碰到刚出门的李部长,江树捏着汗浸过的纸页,“李部长,我是不是弄错了?”
李部长笑说,“怎么会呢。”这是新任总经理指定的人员调动。
江树不好意思道:“麻烦李部长再帮我看看……我怎么一下子就去……”就去给总经理当助理呢?而且江树没有经验,如果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失误而使公司蒙受巨大损失,动辄就是千百万,到时自己割肝卖血也凑不出来巨额数字的零头啊。
李部长深沉的看了他一眼把手搭在江树的肩头,鼓励道:“要有信心,你很优秀。”按照惯例这总经理是有权不通过董事会文秘安排来指定某一人成为自己的特别助理,新到的总经理指定的人是,江树。
江树从三十层坐电梯回去,他反复看他手中的薄薄的纸,他的上司也就是总经理:秦言。秦言是谁,不知道。
信息部他慢慢吞吞的收拾自己桌子上的物品,把公司发的笔一只一只装进笔筒里,“兄弟,日后混的好的话多提拔提拔我啊。”旁边的小伙子说道,江树用真诚的眼神说道:“借你吉言,我也希望自己顺利下去,大家日后有难处总是希望有人可以帮自己一把,我也不例外。”他在信息部学了很多东西,不会忘的。
最后江树在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黑色封皮记录本,这是他养成写日记习惯后用的第二本记录本,第一本他取名叫“卖保险的日子”,这一本叫“在信息部的生活”。给自己的忠告:1.对于死秃驴那样的男人要做好什么都可能发生的准备。2.找到一个好的引导者。
江树正在准备自己的第三本记录本,取名叫“我的特助生涯”。两个小时后江树抱着一推东西去挤电梯,如果不是张大哥说楼上电脑都已经配备好了的话他肯定把自己那台式的也一起搬上去,用新的总不如用旧的称手。“张大哥,我要走了。”江树说,“嗯,常回来看看。”张大哥摸摸江树的脑袋,江树也挺不舍的。
他从来都没有坐电梯到四十几层的,今天一下子就到最高一层49,电梯打开的时候江树就观察这一层的环境,十来张红木厚桌整齐的排列两列,每一张桌子后面坐了人手在电脑键盘上运指如飞,靠落地窗的两侧摆放着不长果子开大花的硕大绿色植物,扑鼻是一股清香令人心神一振。
这一层他看到的有十来人,全是女的,江树在信息部呆很久了还没见过哪里一下子冒出来全是女的办公室,个个都是高挑的身材长长的细腿,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这可能就是jk公司的企划部,她们的部长人称苏总监。
一个浑身上下闪着光的女人,大波浪卷的柔顺长发,足蹬红底细高跟,这简直就是江树心目中的女神啊,一对比,信息部的那几个小丫头还够不上人家一根手指头啊。“找谁?”女神的声音都是这么不凡,江树突然有点放不开手脚的感觉,就像被初中时的那个内向的江树附体了,微微调整一下心神,江树说;“你好,我是看了人员调动的通知搬了自己的东西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女神把手上的蓝色文件夹打开。
“我叫江树。”
“秦总助理。花红?”女神喊某人的名字,另一女声哎一声应到,她就是花红,“花红,带小江到秦总办公室报到去。”
江树跟着花红走,花红好奇的眼神看着他问,你就是秦总指定的那个特别助理?江树如果能腾出一只手来一定会竖起三根手指头发誓自己不认识秦总。
江树谦逊道:“日后还请多多照顾,如果姐姐能够指出小江工作方面的不足,小江一定会非常感谢的。”别以为特助的身份非常高,这年头连街头影楼化妆师都有两个特助,说到底就是劳苦命,这企划部的哪一个月薪不是二十来万的,江树偷偷瞄了一眼他最关注的薪水待遇方面,每月八千,虽然和她们一比差远了,但这钱也能让江树晚上做梦都是笑醒的。
这一层楼内里还有一个大空间,玻璃门上挂着崭新的牌子“总经理办公室”,他一个人的办公室就占了这一层的二分之一的面积,马克思说资本家的存在就会剥夺广大劳动人名的利益,压榨着他们的剩余价值,所以要通过革命暴力手段推翻资本主义。可是资本主义一直处于上升阶段,消灭有难度。
花红抬手轻轻叩击玻璃门,“请进。”秦言的声音清亮而透着水样的绵劲,光是听这声音也可以联想到人一定也不差。江树有点紧张了。门是一种很玄的概念,它存在于人类社会已经超脱了它本身意义的范畴,当你推开一扇门就决定你注定要接受门后的喜怒哀乐。
作者有话要说:  欧是无辜的存稿君
主银日更哦,慢热
我们都是勤劳的小蜜蜂~
第一天助理
门是一种很玄的概念,它存在于人类社会已经超脱了它本身意义的范畴,当你推开一扇门就决定你注定要接受门后的喜怒哀乐。
“总经理,您的助理到了。”花红姐姐的声音好甜,这是怎么做到的……江树发现这里面除了秦总以外还有一个男人,那张办公桌后总经理身旁站着一个散发精英气息的男人,面容整洁,穿着简练,戴着金丝边的眼镜,在看到江树的瞬间镜片上有道光闪过。
这时江树立刻警觉起来,他感觉到自己无形中已经处于被动状态,而做销售这么多年的认知告诉他解除这种别人施加给你影响就是主动打破,可是这里的每一个人说话都比他有分量,主动说话容易出错,江树迅速武装自己的面容,眼神纯净,面目肌肉松弛,眼睛不与那个人接触,佯装没有接收到外界的任何影响。这就像你愤怒的骂人的时候等到你口干舌燥时发现你骂的那个人丝毫没把你放在眼里,你就会感觉到更气愤更无力。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