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原始再来》 ,第1页
下载原始再来
上一页 下一页

1
从水里钻出来的瞬间,布莱克抖了抖身子,身上的水珠早在接触冰冷空气的瞬间凝成了冰珠,落在冰面上,没等发出响声,便和冰面结合成了一体。   
他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前几天一直没有收获,然而就在最后一次下水的时候,恰好赶上了顺着水流过来的鱼群,用一块兽皮将自己的猎物全部兜起来,布莱克归心似箭。   
和他一同从水面跳出来的同伴显然也和他一个心思,一群人纷纷展开翅膀,向同一个方向飞去——   
巨大的冰盖上密密麻麻覆盖着树枝和石块搭建起来的临时巢穴,每个巢穴里面都有一个人,隔着遥远的距离,布莱克准确的认出了自家的那个,平展着羽翼,经过一段滑翔,他灵巧的落在了自家巢穴的边缘,与此同时,他将怀里一直抱着的装满鱼的兽皮递给了伴侣。   
「吃!」   
他不是个会说话的人,好在他的伴侣非常了解他。   
五天没进食,他的伴侣白应该已经饿得迫不及待了才对,可是这回,白却没有动他拿来的食物。   
「布莱克……」白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挺虚弱,不过亲者如布莱克,自是听出了声音里潜在的中气十足以及得意洋洋。   
果然,下一秒,白的爪子从兽皮被子下面颤巍巍的摸了出来,五趾里面牢牢的抓着一枚圆圆的……   
蛋?!   
「……你偷到了?」布莱克的神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压低了身体,顺便用翅膀将自家的窝盖得更严实了点。   
「不是偷的——」听到布莱克的问题,白的神情更加得意,将大白蛋重新塞回自己的屁股底下,中气十足道,「这是我生哒!」   
嘣——的一声,布莱克仿佛听到了自己脑内那根叫做理智的弦断裂的声音。   
他终于知道比老公外出半年,回家发现老婆怀孕三个月更让人愤怒的事情了。那就是——   
老婆外出几天,回家发现自己老公生了一枚蛋!   
还有比这个更悲催的事情吗?   
孟九昭迷迷糊糊的想要睁开眼睛。   
他觉得眼皮很沉重,身子完全不像自己的,他似乎在寒冷的地方待了很久,整个身体冰凉的,直到几天前,周围的环境忽然变得温暖了。正是这股暖意将他慢慢从长梦中唤醒。   
眼皮还是睁不开,但是他可以感受到隔着薄薄眼皮的有隐约的光晕。   
好难得……奇怪,为什么他会觉得难得呢?实际上,孟九昭现在处于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并不是遗忘,只是似乎太久没有动脑以至于想不起来。   
再多一点温暖就好了,如果再温暖一点,他僵硬的大脑或许会重新运转起来。   
老天仿佛听到了他的祷告,于是慢慢的、孟九昭感觉自己真的温暖起来,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血液重新开始流动的声音。   
好温暖……很久没有感觉到这么温暖了……   
奇怪……为什么,我会觉得时间过去很久了呢?   
记忆无比缓慢的拨开,就在这个时候,压着孟九昭、给他提供温暖的物事忽然被移开,光晕变强,温度骤降,就在孟九昭担心自己将会重新被冻上的时候,那个暖暖的物事重新压在了自己上面,他又觉得温暖起来了。   
孟九昭听到了闷闷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醇厚,一问一答似乎在说话,不过他听不懂。   
可是他太累了,环抱他的温暖太过舒适,孟九昭于是重新闭上眼睛陷入了睡眠。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保护孟九昭的温暖一直都在,只是偶尔透透气,换一个……换一个被子?孟九昭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对于不时传入他耳边的语言越来越好奇。他现在勉强可以分辨出两个音节,那应该是两个说话人的名字,其他的还是听不懂。   
他开始能睁开眼睛,不过睁开也是白睁,他似乎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周围非常昏暗,只有微弱的光线从墙壁外面透过来。   
孟九昭慢慢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想起了「睡着」前发生的事情。
2
如果中途没有意外,他现在是在「时空胶囊」里面。「时空胶囊」本是军用品,刚刚流入民用市场没多久,只有发达星系的有钱人才买得到,广告主打是万能的求生设备,只要进入胶囊内部,你就死不了了。可以一直躲在里面直到被人营救,如果一直没人营救也没关系,只要你死在胶囊里面,基因信息会自动开始录入胶囊智脑,然后胶囊内置的还原设备会自动克隆一个身体给你,如果是全尸——不,全身都完整的保留在胶囊内部的话,智脑会将记忆一并封存,重新灌输进入克隆体的脑细胞。   
绝对逆天的高科技,孟九昭一个普通地球穷屌丝连这玩意的广告也只看过一次——原因无他,根本没人将地球当做销售场所,所以广告也是压根没投放的。   
然而孟九昭却最终靠这玩意活下来了。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孟九昭非常确定的就是这点。因为他已经「死」过一回了。那场可怕的灾难之后,他一直被封存在胶囊里面,外面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也不会有人救援,他记得当时自己是饿死的。   
说到饿,孟九昭忽然觉得好饿,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感觉自己身上的部件都长全了,于是再也忍不住,开始死命的敲击胶囊内壁。   
他决定了,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大吃一顿!   
这辈子,他要吃遍美食,就算死也要做个撑死鬼,绝对不要挨饿了!   
就在孟九昭拼命敲着时光胶囊内壁企图「越狱」的时候,外面的布莱克正在矜持坐在「蛋」上,作为孵蛋者,他可远比白靠谱多了,他双腿盘起,将大白蛋放在腿中央,为了保持温度,上面还盖着厚厚的绒毯,这还是他知道有蛋之后立刻打发白去猎的刚出生的小海象皮子,最保暖不过,之所以采用这种孵蛋的方式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枚蛋已经到来一个月了,一个月内这枚蛋从小小的一枚一下子长到了……非常咯屁股的大小,没法采用传统的孵蛋方法,没有经验的布莱克想到了这种方法为蛋蛋保持温度。   
蛋的来源让布莱克有些头大。   
因为这个蛋的来源问题和白大吵了一架,直到现在布莱克一想到这个蛋的来源就头大,他和白都是雄性,虽然漫长的种族发展史上似乎也出现过雄性生产的记录,但是!天知道每次都是白上他,怎么蛋会是白生的呢?要生也是自己生啊?!(囧:你纠结的是这个啊)   
不过想不出来就不想了,眼下是腿间的大白蛋比较重要,不管怎么说,作为雄性,他们都是有孵蛋本能的,既然选择了彼此就做好了没蛋可孵的心理准备,然而,虽然心里做好准备,但是心里其实还是没死心的,证据就是每年都会来种族聚集地集合,龙雀是很强大的种族,狩猎能力极强,若是聚在一起,周围的猎物就不够族人分摊的了,因此他们平时基本上都是独居的,划分领土,每个龙雀人都拥有广大的狩猎地,只有繁衍的时间他们会来到生之地集合,目的自然是相亲□□产崽。   
布莱克和白是族群中非常特异的两只。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是住在一起的,除此之外,他们还是「一对」。   
龙雀族是没有「家庭」这个概念的,也没有「夫妇」这个名词,父亲将幼崽养育到成年便分离,每年的□□季是他们唯一和同族一起生活的时候。布莱克和白是一窝的幼崽,被父亲赶离之后,更是因为某个理由选择了一起生活,后来更在某个发情期不小心提前的日子做了兄弟不会做的事情,等到他们发现他们的特立独行的时候,他们已经习惯在彼此身边。   
按理说,□□季和这两只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两个家伙每年还是费大力气过来,虽然两只没有交流过,不过彼此的小心思其实一清二楚:找准时机偷个蛋呗~   
就算没得偷,等有人狩猎挂掉,还可以收养个没人要的蛋蛋呐(=@__@=)
3
不过他们来了五次了,以上的两种情况一次也没遇上过。相反的,因为雌性少雄性多,□□季被迫雄雄组合的越来越多,而龙雀的雄性又是有着强烈孵蛋欲望的种族,于是,想要偷蛋捡便宜的对手也越来越多了。   
一句话,现在龙雀族,那是蛋少爹多啊~   
虽然两个人每年辛苦过来的原因都是想弄一个蛋,可是怎么弄两个人的想法却是不一样的:腼腆的布莱克主张认领无主的蛋——每年总会有些倒霉鬼出去捕食反而被捕食的,负责看守蛋的一方因为饥饿离开蛋的时候,这颗蛋其实就是无主的了,他们可以代为孵化;而白的想法则比较直接:用偷的,偷得不成就用抢的!   
布莱克几乎已经肯定这颗蛋是白偷来的了,偏偏白非常嘴硬,坚持这颗蛋是他自己下的。   
「睡醒发现就在屁股下了」——这个说法……   
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敌情,布莱克将屁股前面的大白蛋护的更严实了。不管这蛋是怎么来的,既然到了他们的屁股下面,那就是他们生的蛋,别人别想抢!   
这厢,布莱克不小心将「蛋」抱的太紧了些,「蛋壳」出现了几丝细痕;那厢,奋力敲击内壁的孟九昭看到细痕透过来的光亮就像见到了希望的曙光,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大力,一下子,他的手就洞穿了内壁摸到了前方,然后,他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孟九昭用力抓住了对方——   
他先是听到了一声吃痛的低哼,然后感觉自己被小心翼翼的抓了起来,对,抓了起来。   
他上天堂啦,他见到天使啦!这是孟九昭第一个念头。   
XX的,这是巨人天堂的天使么?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   
不过他很快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他……他他他他变小了!!!   
该死的法兰财团,你们的广告上不是鼓吹说进去啥样出来就啥样吗?老子进去的时候52岁,出来的时候……连52天的大小都没到啊啊啊啊啊!   
孟九昭炸毛了。   
这么小,连牙齿都没有,这……这这这这要他怎么吃遍天下啊啊啊啊!   
孟九昭郁闷的想叹口气,结果吹出了一个口水泡。   
啪——口水泡破了,他觉得自己的雄心壮志也破了。   
不过不愧是被称为地球最后的屌丝男的男人,孟九昭迅速的振作起来了,他开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的救命恩人,这是天使吧?是天使吧!你看这金发碧眼!这奢侈的美貌!这高富帅的气质!这背后两个大白翅膀!这……赤裸裸坦荡荡的胸膛!!!!   
看着「天使」胸前两个粉嫩嫩的小点点,孟九昭吸了口口水。画里的天使不都是穿着少少,随便拿块布裹在身上就充满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洁感的吗?   
不过,天使原来也是有性别的,他们有小JJ的,孟九昭的小眼睛向下歪了歪,想起自己破壳而出时候抓到的那东西,想到那软软的感觉……   
不对,是大JJ。   
不过对面的「天使」完全没有被猥亵的念头,挂着那画像上出现过圣洁微笑,腾出一只手,拿出了……呃!一块兽皮?   
接下来,孟九昭就被「天使」用兽皮从头到脚猥亵了一遍,连屁股缝隙都被掰开猥亵到了。   
「天使」用另一块兽皮将孟九昭一裹,然后伸手往外摸了摸,不知道从那里拽上来一条用绳子拴着的兽尸,哗啦一下,就从上面扯下好大一条肉,不在意的用刚刚猥亵过孟九昭菊花的兽皮擦了擦溅到脸上的血迹,然后他总算放过了那块让孟九昭压力山大的兽皮,从身后掏出一个类似石臼的东西,将刚才扯下来的肉放了进去,拿出一块石头开始砸砸砸,鲜血混着肉末开始不断的溅到「天使」,最后,一脸血的「天使」温柔的从石臼里面舀了一木棍肉糜,抹进了孟九昭的樱桃小口里——
恶——   
孟九昭控诉的哭了出来。
4
「幼崽孵出来了吗?」白缓缓的落下来——这阵子是他出去捕食的时候。落地之前他便发觉聚集处明显比往日喧哗,应该是幼崽陆续孵化出来了。   
外面的风很大,白尽可能的将翅膀展开,为布莱克和幼崽挡住尽可能多的寒冷空气。他垂下头,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们合力孵化出来的小崽子。   
「怎么没长毛?」白和布莱克大眼瞪小眼。   
两人的视线齐齐向隔壁的巢里看去,那里,正从父亲肚皮下挣扎着露出脸的是个毛绒绒的小家伙,乍看起来有点像小鸟,眼睛还闭着,背上两个小肉翅弱小的几乎看不出来,小东西此刻正因为乍一见光而发出「啊啊」的细小叫声。   
他的父亲立刻像刚才布莱克做过的那样,砸烂了一块肉糜塞到小崽子嘴巴里,小崽子嘴巴吧唧吧唧的,看起来很受用,和自家这个反映截然不同。   
「难道是我们的孵化方式不对?」新手父亲们伤脑筋了。   
最后还是布莱克发现了孟九昭不停打哆嗦的样子,急忙把「没毛」的孟九昭重新塞回腿中间藏起来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