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冤魂校舍》 ,第1页
下载冤魂校舍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是一男生,大前天晚上一屋子的人都觉得没什么事做,又睡不着,就决定打骚扰电话。然后就随便拨了一个女生寝室的电话。在电话中我以一种非常郁闷的口气说我现在背透了,直想自杀。以下是一部分实况录音:
我:你好,很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个人陪我走完生命的最后里程。
电话那边:不是吧,你不是说要自杀吧(我偷笑,幸亏她不知道我脸皮有多厚)
我:是啊,我最近背透了,刚从银行取的钱,就被偷了;好容易过次生日,喝醉了和一人打起来了,拿砖把那人脑袋打开了,结果发现那人是我们系的辅导员;好容易养了只乌龟,结果爬到食堂去了,等我找去的时候已经剩壳了……(汗,这都听不出来是骚扰电话,真为祖国的明天担忧)
然后那个女生就一个劲的劝我,给我讲笑话,还说一些自己的糗事,^_^逗死我了!*
第一部分结束*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接通那个电话,不过换了我同学和她说话:
我同学:喂,我是鼓楼区公安分局的,昨天我们这边出了点事,晚上12点以后你们谁接的电话?
电话那边:就是我,怎么了?(还真巧,可能电话就在她旁边吧)
我同学:哦,昨天我们这里有人跳楼自杀了,从他手机上了解,他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我们想问一下,你和他什么关系?
电话那边:不认识阿?
我同学:不认识?不认识就打了半个多小时?
真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他,他说他想自杀,随便拨的一个号,我还开导了他半天呢!
(听话音,都快急哭了。)
我同学:哦,那好吧,他都说了些什么,你重复一下吧。
电话那边:…………………………
我同学:哦,电话里也说不清楚,这样吧,你叫什么,住那里?下午你不要出去了,我们2点半过去和你了解一下情况,你自己好好回忆回忆。
电话那边:我叫×××,住……
*第二部分结束*
昨天上午,我们又拨通了那个电话,还是我那个同学
我同学:喂,我找×××
电话那边:等一下。只听见那边喊,×××,电话找,是男的!(我晕,听见是男的这么兴奋,不会是恐龙寝室吧)
我同学:喂,×××吗?我是鼓楼区公安分局的,对,昨天和你通过电话,我们临时有点事,没去成,这样吧,你下午3点过来一趟吧!我们局就在……,你来了找刑侦科刘队长就行了(这还听不出来,刑侦科那管跳楼,我汗……)
下午大约2点50左右,我们几个也进了鼓楼区公安分局(不是抓进来的,是为了看她来不来,也顺便看看长什么样),就看见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在到处问:请问刑侦科刘队长在哪?
晚上11点半,我们又拨通了那个电话,仍旧是我那个同学
我同学:喂,我找×××
正好是哪个女的接:是我啊,这么晚了什么事情啊?
我同学:我是公安局的昨天找过你的,是这样的,你不要紧张,先听我说
那个女的:什么事情啊,我下午去没找到刘队长啊
我同学:现在情况有点复杂了,我们刚刚接到鼓楼医院的电话
女的:啊~~
我同学:鼓楼医院说昨天跳楼的哪个男的尸体不见了,他们找了很久,没找到,只在墙上发现用血写的你的电话号码。
女的一声尖叫:啊……
我同学:不要惊慌~~你们注意关好门窗,我害怕他来找你……
女的吓的不敢说话了:
我同学说:虽然我们也很相信科学,但是有是疑问是无法解释的~~~就这样了有问题请打电话..........
作者:冰凌雪舞 回复日期:2003-09-30 18:57:00
自从这日以后,本来还想再逗逗那个女生,但我同学说这事太损,还是算了...我想这事闹到这个份上,再闹也没什么意思了,所以也就没有再去打那个电话.正好这几日,我们也要忙着考试,渐渐的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我们放学去食堂吃饭,突然看见女生楼那边停了几辆警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和我的同学也跑过去看.也没看见什么,只是知道好象是有个女生跳楼自杀了.心想:估计不是压力太大就是为情所困.心里也就没有在意.
吃饭的时候,食堂里都在谈论这件事.坐在旁边的一个女生(A)和另一个女生(B)的谈话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A说:“今天晚上我到你们寝室去睡吧,跳楼的那个女生就住我们寝室,我会害怕...“
---鹊桥仙
回复[4]:B说:“好啊,不过她为什么要跳楼啊.“,
A说:“听说好象是鬼上身“
B说:“啊...不会吧,你怎么知道?“
A说:“前几日晚上,她接到了一个不认识的男生的电话,说是想不开要跳楼自杀,她开导了半天,我们还笑她要走桃花运了.可是第二天,她接到鼓楼派出所的电话说那个男生跳楼自杀了,死前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她的.她吓的哭了一夜.第二天派出所又找她要她去派出所了解情况,她去了,我们问她,她说没找到人,我们说是不是有人骗她,她说应该不会.后来,没想到派出所打电话过来说那个男生的尸体失踪了,并且要她小心.....“
B说:“那也不至于要跳楼啊“
A说:“你不知道,她的个性本来就很胆小,平时又很信这些鬼啊神的,结果遇到那件事后,整个人就变得恍恍惚惚的,还真有点像鬼上身,而且她死前有写一封信说她梦到那个男生说他死后很孤单,要她去陪他,所以她去找那个男生了,你说是不是鬼上身,好吓人喔...“
听到这里,我和我的那位同学相视不语,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冷,也没了再继续吃饭的心情,调侃了几句就匆匆回寝室了....
作者:冰凌雪舞 回复日期:2003-09-30 18:58:00
月盈枫 接)
到了晚上,电话响了,我同学跑了过去接,半天都没人说话,刚挂了,又响了起来,我同学又接了,还是没人说话,同学朝电话骂了几下就挂了,第3次又响了起来,那个同学死活都不接,于是我跑了过去。
“找谁?”
“找你!”声音有点熟,我也没多想。问:
“什么事?”
“你在哪里?”
“宿舍啊。”
“我来找你”
“你进不来的,楼下有人看门啊?对了,你是谁啊”
“我12点会来,到时候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挂了,神经病嘛,我和同学说了整个经过,同学的脸色突然很不好看。
“干吗啊”
“会不会是那个女的”
我呆住了。
作者:冰凌雪舞 回复日期:2003-09-30 18:59:00
(*蓝水灵* 接)
男生宿舍里住了五个人,分别是李克,吴希,刘权,刘斌,张小迪。
到了晚上,大家因为那个女生的事谁也睡不着。便坐在一起打牌,因为学校十点半准时息灯,所以在桌子的中间我们只点了两只白色的蜡烛。能找到这两只蜡烛还真不容易,为了颜色问题大家还伤了半天脑筋,都说下次买蜡烛一定记得买红色的,白蜡烛在灵堂比较适用……
十一点前后,大家的手表纷纷响了起来,整点报时……
最先响的是吴希的,他早上老起不来,所以他的表快十分钟,然后是刘权、刘斌的,最后的是李克的。张小迪有手机,用不着手表这种低等用品。
十一点刚过,张小迪就受不了了,直嚷着要睡觉,大家耐不过他耍宝,就让他下了,其余四个人继续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哔”,是吴希的表整点报时了,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紧接着刘权刘斌的也响了,最后李克的也响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因为李克的表慢,这就说明十二点已经过去了,不免都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
大家都笑了笑,刚说要打牌,就听见空气里传来一种声音“哔、哔、哔!”最后一声是往上挑的,那声音是传自收音机里的。
因为张小迪睡觉时喜欢有点声音,所以每天晚上都会听着收音机睡。也就是说,这才刚到十二点。大家都恍然大悟,对呀,大家的表都是跟学校的表对的,但是学校的表也快五分钟呀!
还没来的及思考,门上就传出声音。 “咚~~~咚~~~咚~~~”
大家谁也不敢说话,心想八成是鬼没错了。刚才谁也没听到走廊上有声音,可偏偏我们学校宿舍楼年久失修,就算是猫走在上面都会发出木质地板所特有的‘吱吱’声,就更别说是人了。能无声无息的从楼梯走到最里面的我们屋的,也只有飘着走的鬼了。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有人说话了。
“有人吗?”声音是出自女人之口,也许是女鬼……
门内谁也没出声,忽然,我们燃的两只蜡烛突然灭了一只,灭的是靠近门这边的那只。
可是哪里来的风呀!门窗禁闭,大家连口大气都不敢喘呀!
大家全都吓的一身冷汗……当然除了熟睡的张小迪。
门外的那个东西,我们暂且称她为那个东西吧!她好象始终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敲门,却也不是很大声……
---鹊桥仙
回复[5]:宿舍长李克终于受不了了,便接了句:“谁呀!这么晚?”
门外有了回音:“李克吧,你们赶紧把蜡烛息了,这么晚了不睡觉还干麻呢?学校有规定,不许点蜡烛,你们要真把房子点了,就小心吧!”
大家憋的一口气全松了,原来是看我们这层楼的王阿姨。忙回了声,“马上,您放心,明天考数学,我们马上就睡觉。”
王阿姨叨唠几句就走了。
我们笑了笑,把牌收好,这时床上的张小迪有了动静,以一种混合男声和女声的声音冷笑着,似乎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大家屏住呼吸,只听他(她)断断续续的说:“李克?不是你,你不是那个我要找人,你不是……你不是……”
大家一晚上都没睡,第二天只有张小迪没有熊猫眼,大家坐在一起,把事情和张小迪一说,他当场脸色都白了,因为最先打那个电话的就是他,他们屋只有他有手机,角落的刘斌也不好过,因为装警察打电话的就是他。李克见大家都没话,便说:“看来那女鬼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害的她,昨天晚上只是他听见了我的声音,才说我不是她要找的人。所以我想以后晚上我们尽量息灯后不要说话就是了。”
听了李克的话刘斌差点把口水流出来,天呀!昨天幸亏是李克开口说的话,他可差点就开口了,敢情他昨天鬼门关边上游玩了一趟回来……
张小迪虽然开口说话了,但那种男不男女不女的音调,那女鬼听的出来才怪呢!
大家收拾东西,开始上课去了,谁知明天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呢?
作者:冰凌雪舞 回复日期:2003-09-30 19:00:00
冰凌雪舞 接)
从那天晚上过去以后,现在已经是第六天了,这几天大家都在一种极度紧张的气氛中度过的,虽然这件事除了刘斌和张小迪以外,也并没有牵扯到其它几个人,而且那个女生似乎也没打算找他们几个的麻烦,不过为了不被“她”听出声音,整个寝室都保持着一种沉默,使得原本热闹的寝室充斥着沉闷和诡异的气氛.
中午吃过饭,因为下午没课,刘权拉着刘斌去网吧“大战”三百回合了,李克去教五楼自习,寝室里就剩下吴希和张小迪,两个人在各自的计算机上做自己的事.
“叮~铃~铃”电话铃突然想起,打破了一室的沉寂,尖锐的声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看向电话,然后又相互对望,心里都盘算着:在这个时候如果是“她”打来的,不论是谁接电话,都能够知道谁是谁不是,接不接呢?电话一直在响,丝毫没有挂断的迹象,好象打算就这么一直响下去.....
在这时门“怦”的一声被打开了,“嘿,你们在干什么啊?我还以为你们寝室没人呢!电话响那么久也不接,吵的我们寝室不能睡觉.”原来是对面寝室上了一夜网正在睡觉的兄弟,他边说边一把抓起还在响得电话“喂,你好,喔...啊...喔...这样啊...喔...可以...现在就有人在...是...那就这样,好,再见.”他挂了电话,看着两个一头雾水傻楞楞看着他的吴希和张小迪,说:“我还以为是美女的电话,原来是楼下阿姨的电话看你们这里有没有人在,说马上有个插班生要搬到你们寝室来,现在人已经就在楼下了马上上来,你们收拾一下...我要去睡了,下次记得接电话.”说完就走了.屋里的两个人这才松了口气,突然两人突然又想到“啊?现在有人搬进来?也太巧了吧!不会是......”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你们好,我是新来的,我叫许闲,我应该住哪个床?...嗯?”许闲一进门就看到两个人像看到鬼一样得看着他,他不好意思的习惯性地挠挠头,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啊嗯”两人正要开口,突然想起来还是小心为妙,所以各自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阵,然后举起来.许闲一看,差点没被口水给呛到,就见左边那个写的是“你好,我是吴希,你是人?是鬼?是人就欢迎住4号床,是鬼就随便你了!!”右边那个写的是“欢迎欢迎,我是张小迪,不论是人是鬼,我们现在都不会和你说话,多有怠慢,请自便!!!”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