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

m.iamtxt.com
《尘劫录》 ,第1页
txt格式下载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弑
史载:檀王十四年春二月,彭六卿共弑其君于石宫。

这场悲剧,我作为峰氏次宗的嫡长子,是亲身参与了的。当时,我受命率领家臣四十人,埋伏在石宫的西侧旁门外。
这座石宫,是先君还在世的时候修建的,广五百丈,主体结构没有使用土木,而以淄城附近山中盛产的一种坚固的白石搭建。这种白石质地紧密,研磨后表面非常光滑,仿佛美玉——当然,如果我国能够产出如此巨大的玉来,早就变成诸侯首富了。
说是埋伏,其实不如说是屯扎。我们天不亮就等候在此处,早餐不过就着不远处的井水,吃几口随身携带的饭团而已。我们都披着铁甲,手持利刃,公然坐在石宫外面,大声谈笑着,丝毫也没有要避人耳目的意思。形势已经很明暸了,石宫连仆役在内,统共不足百人,而六卿部署的包围部队,则要超过六百。
辰时才过,弓卿就带人进入石宫,和国君进行最后的谈判。事先商定了,一旦谈判不拢,就立刻动手。“先哲有云:“逆众之君非君也,是国贼。’”昨晚部署的时候,家主挥舞着右臂,这样对大家说,“国贼,杀之可也!”
弓卿进去时间不大,可能也就一刻多一点,突然宫内喧嚷声大作。“终究还是不行啊,”堂弟秩宇拔剑出鞘,兴奋地瞪大了眼睛,“杀了他,国家可得太平!”
秩宇是叔父高何的独子,而高何是废掉国君,拥立公子南望的的竭力鼓吹者——他会对这场屠杀如此兴奋,也是意料中事。我可没他那么高兴,因为我父亲是主张暂留国君性命的——虽然被家中上下一致否决了。父亲认为,公子南望潜藏的野心,绝不会使形势向好的方向发展。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顾虑是正确的……
但是,既然家中已经议决,家主已经下达了命令,作为峰氏的子弟,就应该严格凛遵。我也拔出剑来,家臣们看我已经有了动作,也都纷纷举起武器,紧张地盯着石宫的大门。我希望问题可以就在宫内解决,希望时候不大,弓卿或者别的哪位卿大夫走出门来,故作沉痛地抹抹眼睛,宣布:“国君,已经驾崩了。”然后大家都象征性地放几句悲声,就可以高高兴兴地收队回家。
可惜,事情的发展完全和我的“美好”愿望背道而驰。只听到一阵喧嚷从门内传出,接着,科头跣足的国君就摇晃着他那著名的大肚子奔了出来。秩宇兴奋得浑身都在颤抖,我还没有下令,他就冲出队列,挺着铁剑,对准那大肚子直刺下去。
没有办法,我也只好举起武器,跟在他的后面。眼看秩宇的剑尖已经接近那满肚子脂膏了,突然,剑身猛然一偏,划开一个半圆,“嘡”的一声,刺在宫门口的石柱上。
我知道,秩宇是不会手软的。亲手杀死国君,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他一定相信,这样就可以立下“诛邪”的大功,会受到元无炼气士们的夸奖和保佑,会使本身更接近于大道吧。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附近有人在施法,或者是给国君身上施加了防护,或者直接用气震歪了秩宇的剑。这不奇怪,国君身边有本有炼气士保护,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这一切,本来就都源自“一”和“无”两个宗门间的斗争……

我们彭国,一向是信奉本有宗门的。不,应该说,全天下的士,包括天子和各诸侯,曾经都是信奉本有的。元无宗门的崛起,不过才百余年的事情。四十二年前,元无的达者素燕上奏天子,要求和本有的达者们在御前辩论大道。因为他本是素公的庶子,所以天子犹豫之下,破例答应了。辩论的结果,竟然他以一敌三,获得全胜,辩驳得那些本有的达者们张口结舌。文的不行,就来武的,本有的达者们要求当场比试道法,也被素燕逐一击败。
然而,大获全胜的素燕,却遭到朝堂上下的一致嫉恨,天子下诏,要将其当殿诛杀。幸亏他早防到有这一手,事先安排了逃脱的途径,才终于保住性命。
此后,天子传诏四方,缉拿元无宗门的“逆党”们,可惜收效甚微。近三百年来,天子势衰,诸侯们自相攻伐,没有谁再肯遵守来自王京的法令。而近百年来,世卿又夺了诸侯们的权力,在很多国家,即便诸侯愿意奉诏行事,世卿们不点头,诏旨也形同空文。当然,最重要的是,当时元无宗门,已经在许多国家的世卿家中培植了相当的势力。
今天子元年,在素燕的努力下,号称“东伯”的素国首先宣布皈依元无宗门,并且驱逐不愿改变信仰的本有宗门的信徒。“东伯”的这一行动,不但波及到东方各国,并且其影响日益向北、南两个方向扩展。三年后,南方一公、四侯、十一子共十六国,联名向天子上疏,要求改国教为元无。
政治和经济上的剧烈动荡,终于引发了宗教的革命,我们“西伯”彭国,也难逃同样的命运。峰家族,其实是六卿中最后一个改依新宗的,公然在国君的反对中,于国都举行了盛大的改宗仪式,峰家大小各宗十九支,连家臣和陪臣在内四千余人,于同一日抛弃本有宗门的一元徽章,而佩戴上元无宗门的混沌徽章。
这是家主的命令,服与不服,都必须凛遵,但更重要的是,形势如此,想逆潮流而行,谁都清楚只有死路一条。“一元化生万物”、“本无自生万物”,这两者的区别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理解呢?就算六卿家主们自己,我想也未必明白,他们只是利用新的宗门,挑起公然反抗国君的旗帜而已。
保护国君逃出石宫的寥寥数人中,果然有一名是本有炼气士,注目四望后,我终于在门柱后发现了他。我认识他,那是彭角家族的一位长老。彭角家族原本出自公族,但今天已经堕落到普通士族的身份了,连大夫也没能混上一个。这位长老因为修炼有成,很受国王礼遇,曾经传说通过他的发迹,可以使彭角家族复兴的。
明眼人都知道那只是妄想而已,国君本身已经没有权力和荣誉了,还能把什么赏赐给他所看重的人或者家族呢?
我挺剑向那人冲去。我不愿意亲手杀死国君,这份“光荣”,还是留给期盼已久的秩宇好了。如果必须要在这场悲剧中杀人,我宁可选择这位炼气士。并且我知道,不赶紧先杀死他,本方难免会有死伤。
炼气士看我冲近,急忙挥起了他的右手。一瞬间,我看到他手中有流光闪动,那是一种瑰丽然而柔和的青色光芒。虽然没有见过实物,但从一向听到的种种描述来判断,我知道那必是国宝“雨璧”无疑。我立刻后悔自己的孟浪,在“雨璧”的强大威力下,我那些粗浅的剑技和道法,都如尘芥般不值一提。我犹豫了,脚步徒然踉跄,而就这一踉跄,救了我的性命。
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击在自己左肩——如果不踉跄,这力量应该会正打在我的脸上吧,如果那样,肯定万事休矣。我身不由主地向右侧翻了出去,狠狠地栽倒在国君身边。大概在接触地面的同时,我就已经昏厥过去了,我最后看到的,是国君腹部喷出的鲜血,似乎将要溅到自己脸上……
这以后,我在病床上整整躺了半个月。国君确实是被秩宇亲手杀死的,他在家族中的声望因此直线上升。至于那名打伤我的本有炼气士,据说很快被从石宫中追杀出来的腾卿的长公子幕,背后一箭,当场射死。
国君“崩”后十日,公子南望登基为新君。虽然据说父亲和几名他的志同道合者多方劝阻,但其他三位可能继承君位的公子全都太不成器,不立南望恐怕是不可能的。听说,新君登基的时候,元无宗门的第二达者深无终亲自前来主持仪式,并且为国家祈福。这些,都是才十一岁的胞弟远告诉我的。
远还在我的病榻前,转述了深无终的讲话,大意应该是——
“下愚不同,上人小同,仙人大同,至人无同。因此,要追逐至人的脚步,求取无上道法,就必须领悟‘无’的本意。无中生有,无生万物,万物本无,这是真正宇宙间的大道。众所周知,上人界万五千年一崩坏,仙人界十二万五千年一崩坏,至人不坏。而上人界、仙人界的下次崩坏,都在近百年内。这是人世反常、变乱的根由。正因为如此,必须精修,皈依元无,共历时艰,共渡大劫。”
都是老生常谈,没有什么新鲜花样,也或许,有些新鲜花样,但是远根本无法理解,也就难以向我转述。我小时候很喜欢各种杂学,曾经自己用算筹计算过,如果确如炼气士们所说,上人界和仙人界的下次崩坏,将在百年内有所重叠的话,那么也就是说,这种大劫每三十七万五千年就会发生一次。可是,上人界和仙人界各是什么时候创立的呢?是否是在许多个三十七万五千年前,于百年内先后创立呢?却任何典籍上都没有记载——本有宗门的典籍也好,元无宗门的典籍也好。不管万物生于有,还是万物生于无,上人界和仙人界都应该有其初始吧。初始何在?谁也不知道。
据远说,深无终还在宣讲后表演了道法。对此,我不感兴趣。启蒙老师、也是我的叔祖沓曾经对我说过:“道德是真正的道,道法不过器用而已。”这句话,我一直深以为然,内藏于心。
不过也许,这只是为了逃避道法学习,给自己找的借口而已……

三月初,我终于从病床上爬了起来。据说,我是那次行动中,唯一受伤的世卿子弟,因此,随着秩宇的声望不断上升,我的声望却持续下降中。不过我一点也不在乎,反正本来就是小宗,大宗的兄弟多如牛毛,家主的位置怎么也轮不到我,而我是次宗长子,这一宗的家长位置,也迟早是我的,将来多少可以捞个下大夫当当。前途既然已经注定了,努力也无法往好里改变,并且只要不是太过分地自甘堕落,地位也不会轻易丧失。
伤好了以后,父亲派我去辖下的彤镇监督防御工事的修筑。因为传言说,天子有号召诸侯伐彭的意图。彤镇是边防要地,必须加强戒备。
他拨给我一百名犬人、五百名奴人,以及相应的物资装备。我向家主辞行以后,就立刻出发了。说起犬人,那可真是让人越看越不顺眼的种族,身材高大,但是佝偻着躯体,嘴巴尖尖,皮肤是灰黑色的。虽然他们一点也不象犬,但没有人对犬人这个称呼产生过异议——他们实在是太难看,并且太招人讨厌了。
奴人的外形则和人类没有多大区别,这大概是多年混血的结果。据说奴人的祖先是惨白的皮肤,银色的长长的毛发,但因为被征服成为奴隶,与人类奴隶数世通婚杂交,所以他们的样子日益象人。不可否认,奴人的女子,有相当多还是很迷人的,士族们往往喜欢纳其为婢妾。反正生下来的孩子还是奴隶身份,不会影响家族血缘的纯净。
不过也难说,传说有某些断嗣的士族,偷偷把和奴人女子交合生下的孩子中长相绝象人类的,抱给正室抚养,对外宣称是真正的人类子女,以期维持家族的延续。这种行为,若被揭破的话,可是犯下了重罪,要全族都贬为奴隶的。可是传说归传说,真正因此被捉获的士族,数百年来也不过寥寥数名而已。
三月中旬,我来到了彤镇,又从当地征集了百余名奴隶和百余名平民,开始防御工事的修筑。工事还没有完成,王师就开到了……
第二章 伐
史载:檀王十四年夏四月,王师伐彭六卿于彤,败绩。
天子是自取其辱。从两百多年前那场著名的王室动乱开始,诸侯们自相攻伐,早就不把天子的权威放在眼里了。大概今天子想要重振雄风吧,在得到五家公国的支持后,终于在四月初发兵向彤镇攻来。
王畿附近的公国,本来是屏障国都的重要势力。一千两百年前鸿王建国的时候,把最得力的功臣和最有才能的子弟都封在近畿为公,一共有十九家,我们彭国也是其中之一。其后历代有削有增,也有在战争中被蛮族和本族灭亡的,到今天只剩下了十三家,除去因为与蛮族长年作战,越斗越勇的彭、素两国外,全都衰弱得不成样子。倒是不少地处偏远的侯国、子国,这些年蓬勃发展,扩张得很快。
天子召集了五公的兵马,听说也不过得兵六千,还大多装备落后,缺乏训练。而我们彭国,六卿全体上阵,轻易就集结了超过一万人。这些部队都从我正抢修的公事前面开过,我大致统计了一下,约有车七十、骑两千,以及步兵三千多。
以寡敌众,王师却首先发动了攻势,究其原因,是天子自以为掌握了必胜的法宝吧。我没有参战,但是站在彤镇最高的望楼上,却把整个战局看得清清楚楚。双方才一接触,就见王师阵中突然腾起一道乌云,很快就遮敝了整个天空。战争在巳时初刻展开,可是眨眼间,四周围黑暗得仿佛深夜一样。接着,迅猛的狂风,夹杂着无数冰粒向我方卷来。我在望楼上都受到波及,虽然急忙用袖子挡住面孔,仍然被刮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王师阵中,一定有高明的炼气士存在,并且一定是本有宗门的,我可以立刻断定。但那也不过很短的一段时间,王师还没来得及趁势发起总攻,突然间,风势减弱了。我谨慎地挪开衣袖,向本方阵中望去,就见阵中央的一辆四马战车上,一个披散着长长的头发,全身黑衣的瘦削老人,正张开双手,仰天长嘘。一道强烈的白光从他口中喷出,直透霄汉,眨眼间就驱散了漫天的乌云和肆虐的风暴。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