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

m.iamtxt.com
《听说你要气死我/婚的纱》 ,第1页
txt格式下载
上一页 下一页
☆、Chapter 1
整个闹剧,是从我发出招租假新郎的帖子开始的。
******
冬日里冷风冽冽,干枯的草皮上铺了一层绿油油的假草皮,假草皮上铺着可拆分的地板,上面摆放着白色的餐桌,白色的花门,和成打的白玫瑰。
音乐奏起,我挽着著名婚纱设计师兼伴郎刘备的手臂,踏上我一手策划的婚礼现场,穿过花门,向站在台上那个西装笔挺道貌岸然的“新郎”走过去。
他叫李明朗,是我租的假新郎。
即使相隔三十米的距离,我也想象得到挂在脸上的那种讥诮内涵的笑容。
除此以外,我还记得他有一个很适合穿剪裁西装和贴身T恤衫的倒三角上半身,和一个又翘又高贵的屁股。
小米说过,这种款的男人胸膛一定有块状的肌肉,最适合搂着女人躺在床上拍成广告大片。
我同意小米的观点,上次我趴在这位他背上时,就已经亲手测量过他的长宽高了。当他有力的双手扶住我的大腿将我用力往上托起时,我不止一次的差点在他背上吐出来。
那天我们刚商量完着假结婚的事,他请我吃了一顿麻小配生啤酒,我还借酒装疯的问他,要是以后我嫁不出去了,能不能嫁给他。
脑子里相应浮现的,是小米的另外一句:“他的屁股一看就必须是电动马达!”
而李明朗,却醉眼迷蒙的将我搂住,热乎乎的气息喷在我耳边,说:“你可不要爱上我,咱们只能做朋友。”
那句警告还犹言在耳,此时我却身穿刘备为我独家定制的昂贵婚纱,一步步走进他的世界。
我走的极其缓慢,极力将自己的身材想象出妖娆的效果。
我身边的刘备,比我走的还慢,他每迈出一步,前一只脚的后脚跟都是顶着后一只脚的前脚尖的。
我维持着微笑的唇形,透过镂空婚纱问刘备:“你设计这件婚纱的时候,就没考虑一下季节么?”
这位国内首屈一指的婚纱私人订制设计师,从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设计。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稳如泰山的面瘫。
我只好继续提醒:“咱们就不能走快点么,音乐就快结束了……”
刘备说:“我设定了循环播放。”
听到这话时,我正紧捉着他手臂上加厚的西装布料。
我知道,如果我不将真相告诉刘备,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我想了想,很快小声的将一切告诉了刘备,那是他最想知道的事。
可是当我快速说完后,刘备非但没有加快步伐,反而愣在了道路中央,眼神惊疑的瞪着我,连我原本要抽出来的手都被他牢牢抓住。
这样的画面,一定像极了电影里男女主角在私奔之前的深情相对,还要配上一段MV搭配各种往事闪回。
寒风高冷而强势的拂过我的头纱,刘备的鬓角和发梢,即使风迷得我眼泪直流,我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眼里的流光溢彩。
那里面糅合着一个男人久旱逢甘露般的惊喜。
连他握住我的手劲儿,都越发有一种向他拉扯过去的趋势。
但是下一秒,我被冷风呛出的那个喷嚏,将这一切全都打碎了……
刘备几乎是立刻的向旁边侧了侧脸,表情很酷的露出不想再多看我一眼的厌恶。
我连忙说:“对不起。”
声音沙哑干瘪的需要后期配音。
从这以后的事,都是我不能控制的了。
我听到四周扮演宾客的群众演员们发出了惊呼声,顺着他们的眼神看过去,只见李明朗已经冲下台子,箭步向我跑来。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看到了他眼中隐而不发的焦急。
可是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身后有另一股力量向我逼近,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去看。
但当我转头的同时,我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紧紧裹着丝缎婚纱的曼妙身影,拎着已经被撂倒膝盖以上的裙摆,以一种玉石俱焚的姿态奔了过来。
并在距离我还有两米的距离,一跃跳起……
向我俯冲……
将我压倒……
后来当我看到录制的DV时,我也不得不被那样高空掷物的弧度惊艳了一把。
但在我被压到的瞬间,我脑中飘过的唯一的念头竟然是,万一我的婚纱被拉扯下来,露出超级加厚款nubra,那岂不是所有人都会看到我的一马平川了……
眼前的镜头不断升格,所有画面都在缓慢推进,细节无限放大。
随着对方刺破空气的尖叫声,我的耳朵出现了短暂的失聪,所有群众的呼声都被硬生生掐断,呈现出默片的效果。
“咚!”那是我的屁股最先着地的闷响。
“啪!”那是骑在我身上的女人,一巴掌挥下来的清脆耳光。
我的头向一边偏离,所有想法都被震飞到九霄云外……
我转过头来,在她眼中看到了自己不敢置信饱受羞辱的神态,而她那要将我人道毁灭的表情,也占据了我视野的百分之七十。
随着她又一次举高手臂,迎头劈下来时,我的脸上已经逐渐浮现出火辣辣的麻,同时入耳的是她歇斯底里的怒吼。
我连将来在产房要死要活的力气也一并预支了,行动比思想来的更快,清楚地看到自己伸出了手,迎头抓住她那戴着卡地亚手镯的手腕,发出吼叫。
然后,我双脚双手一起上阵,牢牢的将她缠住,利用不倒翁原理,一个猛子翻起身将她压在身下……
这时候,李明朗已经赶到了我身边,温热的手掌也已经插到我的腋下,将我向他的世界拉去。
而刘备也以绝对保护的姿态,环住了那疯婆子的腰身。
可是我的指甲,已经根深蒂固的插/进了她的肉里,她也卯足了劲儿撕扯我的头发,我们难分难舍的抱在一起扭打。
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假草皮上滚了几圈。
直到筋疲力尽。
直到那个疯婆子吼出那句:“你竟然和我同一天结婚!”
我终于被这话吓得松了力,因惯性而向后靠去,光裸的背脊到被金属物挑逗的划过,冰凉而战栗。
那是李明朗胸前的扣子。
我极力仰头望向他俯视我的眼睛,那目光既沉且淡,深邃的仿佛通向秘境的曲径通幽,略过我的脸庞向下看去时,不由得凝滞了一瞬。
李明朗拧起眉头,进而快速宽衣。
在我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之前,已经被他的西装外套罩在身前。
我下意识的捉住西装外套,贪婪那温度,在被弥散在鼻息间的Truth for Men香水味缓缓包围时,指尖也同时摸到了婚纱的平口。
那里好像已经变成了深V……
“你竟敢和我同一天结婚!还和我前男友!”疯婆子哭得梨花带水,原本目眦尽裂的神情,已经在刘备的怀中化作了似水柔情。
这个女人,就是程一一,是蝉联我大学四年的死敌小贱人No.1。
所有人都知道,她恨我我恨她,我们之间的恩怨纠葛足够电台录一年节目。
我忍不住反击:“你不也和我前男友结婚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安得什么心?玩什么不好你丫玩接力棒,你……”
那后半句话被我硬生生卡主,空气凝结了一秒钟。
我愣愣的问她:“等等,你刚刚说我和你前男友结婚?你是说,你和李明朗也好过?”
程一一也愣了:“谁是李明朗?”
我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向李明朗,他眼里写满了对我的鄙视。
我又看向程一一像护犊子一样的扒住刘备的动作,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不是很确定的问:“……你该不会以为,我要嫁的人是刘备吧?”
莫非,程一一是因为看到我和刘备在场地中央对望的那一幕,才崩溃的?
原来传说中她和刘备的“过去”,都是真的?
我又左右看了看,这才发现原本程一一要嫁的男人成大功,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
我无奈的向程一一揭晓了谜底:“刘备只是我的伴郎。”
******
其实,今天原本是程一一和成大功的婚礼。
成大功是我们大学时年级公认的白马王子,也是我前男友,毕业典礼那天跟我提了分手。
曾经为了追成大功,我每晚都带着小马扎和便条贴,在我们学校的约会奸/情圣地小树林里贴条占位。
那时候,成大功和程一一没有任何交集,成大功只是投错胎的帅屌丝,尽管任谁一看都觉得他奇货可居,可是我知道,这里面不包括程一一。
所以我怎么都想不到,一个月前,程一一会挽着成大功的手出现在我面前,还拍了三捆人民币做订金,请我为他们策划婚礼。
那一刻,我确实对他们的狼狈为奸尽信不疑。
连针灸都被韩国先一步注册专利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呵,策划婚礼?
社会上有那么多命案,法制进行时每天都在纰漏犯人一怒之下酿成的惨剧,他们凭什么认为,我有足够的修养为他们的幸福锦上添花,而不是落井下石?
那之后没两天,我就在一时冲动的驱使下,从网上发出了招租假新郎的帖子。
我不仅要和他们在同一天结婚,还要在同一个场地,用同样的布置摆设,同样的开场音乐,并选在同一时刻举行。
我太深知程一一的软肋了。
程一一的人生,没有复制,没有抄袭,更没有批量处理。
唯有和她打对台,才能切中她的命门。
而且我知道,程一一在场地的另一头,肯定能听到这边的动静,她一定会忍不住好奇过来查看的,甚至会歇斯底里,不惜损毁她白富美的形象。
将来,我还会将现场录制的DV复刻一百份,寄给每一个同学当愚人节礼物。
可我怎么都没想到,表达愤怒的方式有那么多种,程一一会选择这一种。
撕扯、扭打……
更加想不到,促使程一一与我同归于尽的理由,竟然不是因为我和她打对台,也不是因为成大功,而是为了刘备。
这个为我设计婚纱,并兼任伴郎的男人。
还真是……荒、谬。
就像是小米去捷克温泉城旅馆住宿时,在付费锁码频道里看到下面一行滚动中文字“可以到前台开发票”,一样的荒谬。
作者有话要说:  毫无预警的开了这个坑。
杂志连载版叫《婚的纱》,年初签给漫友做杂志连载,三月出了第一期实体杂志,一月一期,童叟无欺。
不过剧情顺序有调整,一个插叙,一个顺序,杂志版也不让写网络用语和任何不雅字眼,喜欢清新路线风的童鞋可以围观一下杂志版,喜欢快餐风的童鞋就在这里坐等吧,我会尽量日更的。。。~~
请大家多多留言多多撒花,这是我日更的动力!!!!!

☆、Chapter 2
我知道,我这两下打,算是白挨了。
我已经输无可输,无处可逃。
可即使我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我也要有倾国倾城的梦想。尤其是面对连高奢Logo都能穿出人生哲学的程一一。
就算是输,我也得输的高调。
******
我走向已经被这场面吓住的司仪,拿过他手里的扩音器走了回来,面对所有宾客,抬手指向不知何时赶到现场,却杵在一边傻呆呆的女同事奥美。
“今儿这婚不结了,所有人都去奥美那里领出场费,前排的七百,其它的五百!准备了台词的一千!”
同时,我还不忘居高临下的俯视程一一。
我在她眼里看到了震惊,我也被自己的炫富惊艳了一把。
但当我看到奥美手里的几个塞得满满的信封逐渐缩水后,我再也笑不出来了。
在我家最常打开的柜橱里,还有两个月量的方便面,和在各大超市门口领取的卫生巾和纸巾试用装。
护肤品我只用郁美净和在医院开的十元一瓶的维生素E乳,爽肤水是在小区的花园里日复一日的偷摘芦荟叶硬挤出来的汁。
我从没见过那么多的“毛爷爷”,它们甚至不肯入我这个穷酸的梦。偶尔在电视里看到国家又从某某家里搜出多少人民币的新闻时,我都会乐的整宿睡不着。
可是现在,我竟然只是碰了碰嘴皮子,就大大方方的将它们送进别人的口袋。
我为自己感到羞耻。
程一一也站起了身,恢复到她万年不变的高冷,将名媛芭比、小国公主和玛丽苏万岁万岁万万岁的面具重新戴在脸上。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和成大功是玩假的?”
呵,我不仅知道你和成大功是玩假的,我还知道你和刘备曾经的风情艳史,以及当初你们是怎么差点结婚,又是怎么双双缺席婚礼现场的所有来龙去脉。
尽管自那以后,程一一和刘备已经一年不联系了,可是程一一突然宣布要嫁给成大功的“事实”,依然刺激了刘备。
刘备一怒之下,不仅要为我免费设计婚纱,还自告奋勇充当伴郎。
我欣然接受,同时也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直到走进会场,刘备刻意拖慢着步子才使我明白,他和我一样害怕,害怕那个穿着丝缎婚纱的程一一不会杀过来,害怕她会若无其事的嫁给成大功。
于是,我决定将我前两天得出来的猜测告诉刘备。
“如果我告诉你,我怀疑程一一和成大功也可能是假结婚呢?她的整场婚礼都是我策划的,她昨晚才将最终的宾客名单传过来,我找了三遍也没找到她父母和任何亲朋好友的名字,你觉得这合理么?”
然后,便是震惊的刘备与我“深情”对望。
以及,由于程一一的误解,而引发的歇斯底里。
眼下,我正指向刘备,对程一一说:“我不仅知道你和成大功是假的,我还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气他!不过我还是感谢你八辈祖宗,里外里白让我赚了两笔策划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