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

m.iamtxt.com
《巫师小说-猎魔人1:最后的愿望》 ,第1页
txt格式下载
上一页 下一页
【理智的声音Ⅰ】

她在清晨来到他的身边。
她非常小心地进来,无声无息,像个幽灵或幻影似地飘过房间;唯一的声音,是她身上的斗篷磨擦赤裸肌肤所发出的窸窣。然而这细微、几乎听不见的声响却吵醒了狩魔猎人;或者说,把他从半梦半醒之间——像在平静的海面和海床之间单调地随波逐流、被纤细藻叶包围的海底深处拉了出来。
他一动也不动地躺着,甚至没有颤抖一下。女孩快步接近他、扔下斗篷,慢慢地,略带迟疑地屈膝靠在床沿。他用眼底的余光观察她,没有让她发觉他其实是醒着的。她小心地爬上床,爬到他身上,用大腿紧箍他的身子。她两手撑着上身,用带有甘菊甜香的发丝轻搔他的脸。她坚定地,仿佛有点急切地弯下身子,用乳尖挑逗他的眼皮、脸颊和嘴唇。他微微一笑,缓慢而轻柔地伸手去抱她的肩。她直起身子,从他的指间溜开,整个人映照在笼罩着雾气的晨曦中——不,应该说她在发光,她的光芒和清晨的光合为一体。他想要挪动身子,但她用双手紧紧抓住他,不让他改变姿势。她轻柔但坚定地晃动腰部,她在要求他的回应。
他回应了她。她不再闪避他的手掌,把头向后仰起,头发在空中飞舞。她的肌肤冰凉,有着不可思议的细滑触感。当他们的脸互相贴近,他看到她又黑又大的双眸——就像罗莎卡①的一样。

(注①:斯拉夫神话中居于水畔、歌声动听的女妖。)

他摇晃着,沉没在那片洋溢甘菊香味的海洋里。浪花越来越大……敲击着耳膜。海面,已不复原先的平静。


【狩魔猎人】


他们后来说,那个人是从北方穿过“绳索之门”进来的。他步行而来,一手用马辔牵着载满重物的马儿。那是傍晚时分,制作绳索、马鞍和皮革的摊位都打烊了,街上空荡荡一片。天气燠热,那人却披着一件黑大衣,格外引人注目。
他在“老纳拉寇特”酒馆门前停下,在那站了一会儿,聆听里面的喧哗。就像平常一样,这个时段酒馆挤满了人。
陌生人没有进入“老纳拉寇特”。他牵着马,继续往路的另一头走去。前头有另一间比较小的酒馆,名叫“狐狸”,那儿没什么人。这间酒馆的风评不太好。
酒馆主人从装满腌黄瓜的木桶上抬起头来,打量这位客人。身穿大衣的陌生人僵直地站在吧台前一动也不动,沉默着。
“要什么?”
“啤酒。”陌生人说,他的声音令人心生不悦。
酒馆主人把手在布围裙上擦了擦,往陶制大酒杯里倒满了酒。杯子的边缘有个缺口。
陌生人不老,但头发几乎全白了,大衣底下穿着领口和肩膀有绑绳的破旧皮背心。他一脱下大衣,所有人都看到他背着一把剑。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在维吉玛这地方每个人都随身携带武器,但没有人像他那样把剑当成弓或箭袋背在背上。
陌生人没在坐满客人的桌前坐下,依然站在吧台前,用锐利的目光瞪着酒馆主人。他啜了一口酒。
“我在找过夜的地方。”
“没空房了。”酒馆主人咕哝着,直盯着陌生人沾满灰尘的肮脏靴子。“去老纳拉寇特那里问。”
“我比较喜欢这里。”
“没空房了。”酒馆主人终于认出陌生人的口音,那是利维亚人。
“我会付钱。”陌生人轻声说,仿佛不太确定。
那丑恶的事件就是从这里展开的。一个高个麻子脸站起来走到吧台前,陌生人一踏入酒馆,这人就一直以阴沉的目光盯着他瞧。他的两个同伴站在他身后不到两步的距离。
“店家说了没有空房,你这无赖、利维亚来的乞丐。”麻子脸站在陌生人面前咆哮。“维吉玛不需要像你这样的人,这里是有格调的地方!”
陌生人拿起酒杯,退到一旁去。他望向酒馆主人,但对方避开他的目光。他一点也不想保护这个利维亚人。说真的,谁喜欢利维亚人?
“利维亚人全是小偷,”麻子脸说,口中满是啤酒、大蒜和愤怒的味道。“听见了没,王八蛋?”
“他听不见,耳朵被屎塞住了。”站在麻子脸背后的人说,另一人粗野地大笑。
“付完钱快滚蛋!”麻子脸大吼。
陌生人这时才抬起头看他。
“我要喝完我的啤酒。”
“我们来帮你。”麻子脸嘶声道。他打翻陌生人手中的酒,同时抓住他的肩膀,手指紧扣陌生人斜背在身上的皮绳。麻子脸的同伴之一抡起拳头准备攻击。陌生人一个旋身挣脱麻子脸的手,后者突然失去平衡。剑出鞘,发出清脆的声响,剑光在油灯的微光中一闪。酒馆内一阵混乱、惊叫,某个客人夺门而出。椅子“咚”地一声倒地,陶制杯盘在地上发出闷响。酒馆主人看着麻子被划烂的脸——嘴唇不住颤抖。麻子脸的手指紧抓着吧台,犹如水中溺死的人般慢慢倒下。另外两人躺在地上,一个已经不动了,另一个不断抽搐、惨叫,身下的血泊逐渐扩散。空气中响起女人尖细刺耳、歇斯底里的尖叫。酒馆主人浑身发抖,重重喘气,然后开始呕吐。
陌生人贴墙而立,像一头警醒的兽般戒备着,两手紧握剑柄,剑尖朝上。没有人敢动,人人脸上尽是惊惶的表情,他们全身僵硬、无法出声。
三个守卫“砰”地一声冲入酒馆,身上的兵器铿锵作响。他们一定正在附近巡逻,手里拿着缠着皮绳的棍子,但是一看到尸体,立刻把剑亮了出来。利维亚人背贴墙壁,左手从靴中抽出匕首。
“把武器放下!”一个守卫用颤抖的声音大喊。“把武器放下,恶棍!跟我们走!”
另一个守卫一脚踢开桌子,好伺机从旁抓住利维亚人。
“去叫人来!特瑞斯卡!”他向站在门边的守卫大吼。
“不用,”陌生人垂下剑,“我自己会走。”
“要用绳子绑着你走,你这狗娘养的!”颤抖的守卫大叫:“放下,不然我打烂你的头!”
利维亚人站直身体,迅速把剑夹到左腋下,抬起右手,飞快朝守卫比了个复杂的记号,缝缀在上衣前臂袖口上的金属饰钉发出耀眼的光芒。
守卫即时退开,用手臂遮住脸。其中一个客人跳起来,另一个往门口冲去。女人又开始放声尖叫,震耳欲聋。
“我自己会走。”陌生人用金属般的响亮声音重复了一遍。“你们三个走前面,带我去见城主。我不知道路。”
“是,先生。”守卫低头嘟哝,走到门边,有点手足无措。另外两人快步跟随他。陌生人还剑入鞘,把刀放回靴子,走在最后。一行人经过时,客人们纷纷用衣物把脸遮住。


维吉玛的城主维雷拉德摸着下巴,沉思着。他并不迷信,也不胆小,但他不喜欢和白发人独处这个主意。最后他下了决心。
“你们出去。”他对守卫说。
“你,坐下。不、不是这儿,如果你不介意,坐远一点。”
陌生人坐下。他身上已没有剑,也没有黑大衣。
“洗耳恭听。”维雷拉德边把玩着放在桌上的权杖,边说:“我是维吉玛的城主维雷拉德。在你下地牢前,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强盗先生?三具尸体,又尝试对守卫施咒,不赖嘛,真的不赖。在维吉玛,这可是要处以立木柱的极刑①。但我是个公平的人,我会听听你的自白,说吧。”

(注①:欧洲古代酷刑,类似中国古代的“骑木驴”。处刑方式是用沾满油的光滑削尖木棒从肛门插入犯人身体,把犯人挂在木柱上立起来。木柱虽穿刺犯人身体,但没有伤到脊椎或心肺,犯人通常要承受长时间痛苦才会死亡。)

利维亚人解开上衣,拿出一张卷起来的白羊皮。
“你们在岔路口和酒馆贴的那些告示,”他低声说:“上面写的是真的吗?”
“啊,”维雷拉德喃喃说,看着蚀刻在羊皮上的卢恩字母②。“是这件事啊,我一开始也没想到。嗯,是真的,千真万确。上头签了名:弗尔泰斯特——泰莫利亚、庞塔尔和玛哈坎的国王。这表示是真的。但是告示归告示,法律归法律。我,维吉玛的城主,维护这儿的治安及法律!我不容许有人在这里杀人,听明白了吗?”

(注②:中世纪时在欧洲及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等地广泛使用的古老字母,据说可作魔法及占卜用途。)

利维亚人点头表示明白。维雷拉德生气地喷了一口鼻息。
“你有狩魔猎人的徽章?”
陌生人再次把手伸入怀里,掏出一个挂在银链上的圆徽章。徽章上刻着狼头,露出森白的犬齿。
“你有名字吧?叫什么名字,我不是好奇才问,只是为了说话方便。”
“我叫杰洛特。”
“杰洛特,很好。听你的口音,是从利维亚来的吧?”
“是的。”
“好,杰洛特,这件事——”维雷拉德用手掌一拍告示,“就算了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许多人都失败了,撂倒几个小混混可不能和这相比。”
“我知道,城主,这是我的职业。上面写着:奖金三千奥伦。”
“奖金三千。”维雷拉德撇着嘴说:“就如传言,还可娶公主为妻。虽然仁慈的弗尔泰斯特没写。”
“我对公主没兴趣。”杰洛特平静地说,把手放在膝上,动也不动地坐着。“上面写三千奥伦。”
“真是,这是什么时代啊,”城主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怕的时代!二十年前谁会想到?就算是说醉话,也没有人会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职业。狩魔猎人!到处流浪,专杀翼手龙的人!挨家挨户提供服务,收服恶龙和水鬼!杰洛特,干你这行可以喝啤酒吗?”
“当然。”
维雷拉德击掌。
“啤酒!”他喊。“杰洛特,坐近点,不打紧。”
仆役送上啤酒,冰凉且浮满泡沫。
“这个时代糟透了。”维雷拉德边啜饮啤酒,边喃喃自语:“恶梦般的怪物越来越多,玛哈坎的山上满坑满谷都是毛怪。以前森林里只有狼在嚎叫,现在呢?吸血鬼、波洛维克③、狼人,或其他鬼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随便吐一口痰都会喷到。在村庄,罗莎卡和波瓦曲卡不知抓走了几百个孩子。以前听都没听过的恶疾接二连三发生,令人寒毛直竖。现在又加上这个!”说着,他把羊皮往桌上一摊。“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一点都不值得大惊小怪。”

(注③:波洛维克(Borowik),Bór在波文里有浓密森林的意思,Borowik指的是森林里的妖怪,此为古波文。)

“王宫的告示,”杰洛特抬起头,“您知道细节吗,城主?”
维雷拉德往椅背一靠,双手放在肚子上。
“你说细节?我知道。不是第一手,但是来源可靠。”
“愿闻其详。”
“你既然坚持,随你便。听着——”维雷拉德喝了一口酒,压低声音说:“我们仁慈的弗尔泰斯特还是王子的时候——那时老麦德拉国王还在——就向我们展现了他的能力,他的能力还真是非凡出众啊。我们本来希望他长大后会好一点,谁知道当老国王驾崩,弗尔泰斯特即位没多久,他竟然又打破了自己的记录,吓得我们下巴都快掉下来了。长话短说:他把亲妹妹雅妲的肚子搞大了。雅妲和他总是特别亲密,但是谁会想到……也许除了王太后……总之,雅妲挺着个大肚子,弗尔泰斯特开始讲婚礼的事。和亲妹妹——你能想象吗,杰洛特?之后事情简直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刚好瑞达尼亚的维兹米尔国王想把自己的女儿妲拉卡嫁给弗尔泰斯特,他派来了使节,而我们在这儿得拉住国王,免得他跑去侮辱人家。还好没出什么事,否则维兹米尔可是会把我们开膛破肚的。之后,多亏雅妲帮忙,暂时让他打消闪电结婚的念头。”
“接着,雅妲生了,和预产的日子一天不差。现在听仔细了,这是重点。没几个人见到生出来的那东西,但一个接生婆从高塔上跳下去摔死,另一个精神错乱,到现在还是白痴,那个杂种女孩八成长得很抱歉。生出来马上就死了,依我看,大概是因为没人即时把脐带扎好。而雅妲,算她走运,生完孩子就死了。”
“然后,兄弟,弗尔泰斯特又做了件蠢事。那个杂种应该赶快烧掉,不然就是埋到荒郊野外,而不是放在王宫地下墓穴的石棺里。”
“现在检讨太迟了。”杰洛特抬起头说:“该找智者来商量。”
“你是说那些帽子上有星星的骗徒?对啊,来了十多个,但那是后来的事了,那时我们已经知道石棺里那个昼伏夜出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她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出现的,喔不。葬礼后七年都太平无事,直到一个满月的夜晚……宫殿充斥着吼叫和尖叫,一片混乱!多说无益,你应该很清楚,告示你也读了。婴儿在石棺中长大,长得很好,特别是牙齿。总之一句话:她成了吸血妖鸟④。可惜,不像我,你没看到那些尸体。要是你看到了,一定会远远躲开维吉玛。”

(注④:斯拉夫传说中的吸血女妖。传说她们有两个心脏、两个灵魂,以及两排牙齿。死后另一个灵魂使她们复生成为妖怪。又一说是,吸血妖鸟是未受洗就死去的新生婴儿变成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