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

m.iamtxt.com
《一树情深照月明》 ,第1页
txt格式下载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我愿用一树情深,点亮你心中的月亮。——秦深
六月。
刚刚步入夏季,天气有些阴晴不定的,秦深刚刚下班,还未走出大厦,灰蒙蒙的天空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秦深没带伞,下了楼之后,三步并做两步,踩着高跟鞋在路边拦了计程车。
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秦深擦着半干的头发从落地窗外看去,窗外华灯初上,五彩的霓虹将整个城市装点的璀璨耀眼,她忽然想起早上许慕向她推荐的电台:
“推荐你听一档电台节目《时光寻礼》,你会有惊喜的。”
她已经很久没听电台了,从柜子里翻出那个老旧的mp3,弄了好一会儿,她看了看时间,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把耳机塞进右耳之后,不过一会儿,滋滋的电流声音里,一个磁性的嗓音从里面传来:
“品茶听音,巡礼时光,说出你的故事,我来倾听,我是寻星,欢迎收听今天的《时光寻礼》……”
几乎是里面的主持人一出声的瞬间,秦深就觉得自己的全身像是被电流擦过一样,脑海里闪过一张熟悉的脸,而后,里面说了什么,她再也听不到了……
电台里的这个声音,像极了陆月明。
打开电脑之后,她在百度搜索栏里找到了《时光寻礼》
《时光寻礼》是自年初创办开始就十分火热的一档晚间电台节目,因为cv寻星独特的嗓音,深受广大粉丝的喜爱。
寻星,男,出生日期不详,配音演员,知名cv,中国唯一一位打进日本动漫配音市场的大神,日漫《七天》男二号配音,日漫《消失的光线》男主角配音,因声线华丽,磁性,有很清晰的辨识度,在网络上拥有很高的人气……
百度百科上的简介信息工工整整的,她已经很少关注播音方面的事情了,她继续把耳机塞到自己的右耳里,寻星的声音像是悠扬的大提琴声,宛若从深海里传来,一下一下的敲击在她的心弦上。
听了许久,她才拿出手机,拨通了电台的电话,那端在响了几声之后,被寻星接通:
“你好,我是寻星。”
“你好,主持人。”
听到那位女性的声音之后,电台那端,扶着耳麦的主持人的手微微一愣,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话,那边没发觉他的异样,已经开始诉说着,她为什么要打进来这个电话:
“我叫阿深,一树情深……”
————
初见陆月明,是零三年的九月。
秦深第一次见到陆月明,说的第一句话是:
“哥哥,你是白马王子吗?”
九岁的秦深抱着他的大腿,圆圆的脸蛋上,鼻涕和眼泪齐飞,那样子简直狼狈又可怜,可偏偏小丫头看着他的目光欣喜又吃惊,像是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一样。
刚刚被村子里的大黄狗吓得哇哇大哭的秦深飞奔着躲在他的身后,抱着他的大腿,把大黄狗赶跑之后,秦深一抬起头来,看到的就是他异于常人的外貌。
她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大哥哥。
男孩子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帽檐下压着的浅金色短发从额前稀稀疏疏的的漏了些出来,他的皮肤很白,即便是在阴凉处,那肤色也白的几乎透明,宛若初雪,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像是玻璃珠一样,清澈而明亮,又像是湖泊,倒映着小秦深吃惊又欣喜的表情:
“哥哥,你是白马王子吗?”
她抬着头,揪着他的衬衣袖子,眼里亮晶晶的,像是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
他长那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问他是不是王子。
吸血鬼,怪物,外星人,传染病患者,那么多那么多的外号里,这个外号显得,尤其特别又尤其的傻里傻气。
没有王子是长得像他一样难看又异类的,他没有正常人的黑发,没有黑色的眉毛,连睫毛都是白色的,他是怪物,他没有一点像人类。
原来这就是昨天搬到隔壁的小妹妹,他爸爸带着她来敲门的时候,他在客厅看书,随后就听到小姑娘脆脆的嗓音:
“阿姨你好,我叫秦深,我们刚刚搬到隔壁,请多多指教。”
妈妈对隔壁小姑娘的评价是,怎么会有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啊,我要是也有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就好了。
“不是。”
看到小姑娘花痴一样的眼神,陆月明摇了摇头,转身就要开门回家,秦深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他低下头去,看到小丫头水汪汪的眼睛后怕的盯着在不远处盯着她看的大黄狗,把视线收回来之后,她可怜巴巴的哀求他:
“哥哥,你能送我回家么,大黄狗会咬我。”
陆月明沉默了半响,还是决定牵起她的手:“走吧。”
两家的房子挨的很近,中间隔着个大概三四米宽的小巷子,彼时,九月的阳光的有些刺眼睛,陆月明拉着她的手,从阴凉处走过,有微风穿过耳旁,带了些闷热。
秦深握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往家里走去,她一边走一边看着她,越看越觉得,面前的这位大哥哥,真的长得好漂亮,怎么会有人的眼睛那么漂亮呢。
他的眼睛清澈美丽,像是蕴藏着一整个浩瀚的宇宙。
在门口敲了敲门之后,秦深的爸爸秦科马上就来开了门,看到自家闺女被陌生的小男孩牵着,秦科不经意的多打量了一眼。
那是个很特别的“月亮男孩”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显示出异于常人的白,甚至连睫毛,眉毛都是白色的,但倘若没有这些小遗憾,他一定是个长的帅气又英俊的男孩子,白化病让他的脸部看起来有些渗人,小男孩在对上他的目光之后,有些闪躲,叫了一声:
“叔叔好。”
“你好。”
秦深一见到爸爸,就跑进去抱住秦科的大腿,哽咽着告状:“爸爸,村子里的大黄狗要咬我,是隔壁的哥哥送我回来的。”
“谢谢你。”
男孩子的脸微微红了:“不客气,我先回家了。”
羞涩的男孩子转身就走,秦深扒在门边看了许久,看到陆月明进去了,这才和秦科进屋,一进屋,秦深就兴奋的问秦科:
“爸爸,你也觉得他很好看对不对,是不是像王子一样?”
“你不觉得他奇怪么?”
“不会啊,他长得多好看啊。”秦深好奇的坐在秦科旁边:“爸爸,他和我们有点不一样呢。”
“人的身体是很复杂的,有很多很多细胞组成,他只是缺乏黑色素而已。”秦科柔了一把小丫头的短发:“所以,就像你会看到有的人多了一个指头,或是天生就没有手,社会是平等的,我们都是一样的。”
我们是一样的,九岁的秦深那时候就知道,陆月明和她是一样的。
——
父女两搬来这里的五天之后,秦科终于收到了小学的面试信,值得庆贺的是,两个学校都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他收到了两封面试信,选哪一个学校好呢?秦科心里其实早就已经有底,只是秦深发难了。
她看着桌子上的两封信件,伸出手指“点点豆豆”了好一会儿,总是下不了定论。
不知道秦深心里怀着的小心思,秦科一脸严肃催促她:“别纠结症发作,一分钟之内选不出来,直接罚站。”
秦深心里噗通噗通的,这种感觉就像是抽大奖一样的,她根本就不知道陆月明会在哪个学校,她闭着眼睛,干脆随便乱指了一个,他看了看秦深指的公立小学的名字。
“七里小学,那就这里了。”
她们住的这个村子名字叫七里村,公办的小学自然是直接沿用了村里的名字。
公办小学比起私立小学来要严格的多,秦深想要进去,还得经过入学测试,秦深听到入学之前要考试之后,又开始后悔了。
她都不记得她上一次考试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暑假玩的太放肆了,她想抱着秦科的大腿撒娇,却换来秦科一个严肃的眼神问候:
“今年升三年级了,如果考不好,就只能再上一次二年级了。”
秦深被秦科这么一吓唬,眼圈马上就红了:“那肯定要被别人笑我是笨蛋的。”
那个周末,秦深没有出去玩,更没有时间去看对面陆月明的窗口,在两天的恶补下,周一,秦深在入学之前做了一次入学考试,结果自然没有丢她爸爸秦老师的脸,秦深以刚刚好的成绩顺利入了小学三年级。
秦深在做了自我介绍之后,按照高矮顺利排座位的原则,她坐到了右手边靠窗的第一个位置,有点遗憾秦科并不是她所在年级的班主任,秦科任职之后,替补了因为结婚而辞职的四年级班主任李老师的位置,成了语文班主任。
当然,那时候秦深并不知道,秦科是陆月明的语文老师。
——
在学校的第一天,秦深只和自己的同桌熟悉了起来,她的同桌是个像她一样又瘦又小的女孩子,小姑娘叫林娇,带着个眼镜,特别斯文,那时候戴眼镜的小姑娘少之又少,秦深对她的好奇心也渐渐膨胀,觉得带着眼镜的林娇有点娇憨娇憨的,特别可爱。
秦深收好书包,就听话的跑到办公室门口等着,准备等秦科一起回家,她不敢大摇大摆的进去办公室,秦科说过了,在学校只有秦老师,没有爸爸。
站了一会儿,她自觉无聊,踮着脚尖在地上画着圈圈,一个身影与他擦肩而过,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办公室。
是隔壁的大哥哥。
秦深好奇的趴在门口往里面看,陆月明把收好的课堂作业放到秦科的办公桌上,转过身去,就看到了像只小老鼠一样的秦深,她穿着圆领的小花边衬衣,下-身搭了一条藏青色的小裙子,看到陆月明看到她之后,她微笑着,抬手打了打招呼。
陆月明目光里有些闪躲,几步就走了出去,秦深想了想,马上跟在陆月明身后出来:
“大哥哥。”
陆月明转过身来,语气有点冷冷的:“干嘛?”
秦深突然又不敢说话了,陆月明见她不说话,转身要走,秦深的声音脆生生的响了起来:“谢谢你帮我赶走了大黄狗。”
“不客气。”
陆月明说完,转身就回了自己的班级,三年级和四年级的教室是挨在一起的,陆月明班里的学生早就已经走光了,只有他一个人,他的位置在靠着墙边的最后一排,白化病让他的眼睛对阳光十分敏感,这个位置太阳晒不到,对于他平常看黑板也不会有所影响,他的视力并不像大多数白化病患者一样视力低下,他的视力和普通人差不多,这样比起来,他又觉得自己其实也挺幸运的。
秦深默默的靠在门外看着他,看着他收好书包之后,从里面掏出一个口罩,带好偏光镜,拿了黑色的遮阳伞,他走到门口看了她一眼,与她擦肩而过。
秦深太想和他说话了,可是迈出去的脚步又总是伸不出去,就这样在门口纠结了一会儿,陆月明就已经走远了。
秦深很快就从办公室出来了,父女两个拉着手出了校门,往家的方向走去,走了没一会儿,秦科就看到陆月明打着伞,远远的走在他们的前方。
秦深拉着爸爸的手紧了紧,小步伐越走越快,就差没有跑起来了:
“你肚子饿了?走那么急。”
秦深欣喜的抬手指了指陆月明的背影:“爸爸快看,隔壁的大哥哥。”
秦科看出了秦深眼里的小欣喜,知道小丫头在想什么,小丫头想和隔壁的陆月明熟络。
于是秦科提高了音量,喊了一声陆月明的名字。
陆月明转过身去,正看到秦老师手里牵着个小姑娘,他们的身后洒满阳光,橘色的晚霞渲染了父女两个的笑容,秦老师的笑容和蔼可亲,秦深的笑容很腼腆,看到他在看着她,小姑娘的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牵着爸爸几步就走上前来。
“秦老师好。”
他点了点头,看秦深有点腼腆,随即轻轻的推了推秦深的肩膀,秦深踉跄着走上前,和陆月明站到了一起。
上帝对她真的是太好了,和陆月明一个学校,放学上学还能走同一条路。
秦深想到这些就觉得满心欢喜,她的身后霞光漫天,橘色的云朵千丝万缕,绽放出动人的色彩,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小姑娘扬起一丝害羞的微笑:
“哥哥,我们一起回家吧。”

☆、第二章

秦深觉得最幸运的事情,就是和陆月明成了邻居,那个在大人们的目光里,有着小小缺陷的男孩子。
隔天一早,秦深就早早的爬起来,穿戴整齐的等在门口,她一边往陆月明家门口看,一边催着还在整理领带的秦科:
“爸爸,你快一点啊,不然要迟到了。”
秦科看了看手上的腕表,作为班主任自然应该早点到学校,他起的已经很早了,也不知道秦深在急什么,等到他整装待发的时候,秦深没见到陆月明没出来,又改了主意:
“等一下再走。”
“你在等陆月明?”
秦科蹲下-身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有点无奈:“出息,我才是你老爸,你对隔壁的小帅哥倒是挺深情的。”
“哎呀,就等一小会,我们三个人一起走。”
秦科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再不走就真的晚了,作为班主任的他有义务早点到学校,而且这还是他任职的第二天。正在犯难的时候,隔壁的李媛刚好买了包子回来,她晃眼看到看着他们家门发呆的秦深,朝她招了招手:
“秦深,吃早餐没有啊。”
“阿姨早上好,我吃过了。”
秦科一大早就起来给她煮了面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