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

m.iamtxt.com
《夜宴》 ,第1页
txt格式下载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天地万物都生于混沌之初。正所谓,天地自古有灵气,内聚于山川,外显于风云。凡是八荒之内有名的巍峨高山,基本上都有神仙洞府。”
田安安将头顶的树叶帽往上头推了推,拿着一根小树枝卖力地在地上比划比划,口里继续滔滔不绝,“像北方的昆仑山,南方的招摇山,还有什么青丘啊,琅琊山境啊,都住着不少四海八荒之内的知名仙君神君。”
说着,她小眉毛一皱,树枝伸出去戳了戳正在打瞌睡的一只小鹿妖,“神仙都很凶残,道行越高的越恐怖,那些地方,一定一定不能去瞎晃悠,听见了吗?”
与小鹿妖不同,一旁的小鸡精倒是听得格外专注,关键处还不忘提点问题来配合配合,比如说,此时他眨巴着大眼睛道:“安安,巍峨高山有神仙洞府,那咱们这座应朝山呢?也住着神仙吗?”
安安回他一记白眼,蹲在地上将树杈子一扔,“少年,你真是太天真了。咱们这山头常年鸟不拉屎鸡不下蛋,八百年都不着一朵祥云一溜紫气,哪儿来的神仙。”
小鸡精听了好失望的样子,小手在地上画圈圈,“我都几十岁的精了,长这么大连个神仙都没见过,难过。”
“所以啊,我说你们涉世未深。”安安伸手拔了根小鸡精漂亮的尾巴毛,放在红艳艳的小嘴边吹了一口,“我告诉你,看见神仙啊,你躲得越远越好。现在九重天上的仙君神君都喜欢养宠物,大到老虎豹子黑熊,小到猴子花猫黑狗,见什么抓什么,抓什么养什么。”
还没有成年的小妖精们悚然大惊,一个个咬着小手颤声道:“当真?这么残忍?”
“对啊。”安安很严肃地点头,“千万不要对任何神仙抱有痴心妄想。”边说着,她伸出只白嫩嫩的小手在小猪妖滑溜溜的小脸上摸了一把,啧啧感叹,“瞧这细皮嫩肉的,品相多好,简直是仙宠界的种子选手。”
小猪妖缩在大树底下瑟瑟发抖,一副快被吓哭的样子,大眼睛红红地瞪着她:“安安,我胆子小,不吓唬我咱们还能勉强做朋友。”
田安安投去鄙夷的小眼神,“出息,好歹也是七十岁的猪了,这么这么容易哭鼻子呢?你这样是没有女孩子会喜欢的。”顿了下补充一句,“当然,也不会有男孩子。”
旁边的小狼妖正在你树下认真地磨爪子,蓦地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有些诧异地看向田安安,“安安,你不是才比我们大一百岁么,这些东西你是从哪儿听来的啊?”
闻言,她吊起嘴角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放眼整个应朝山,谁的消息有我灵通?常言道,坐于一方天地就可知天下事,这就叫智慧……”
方此时,远处洞府的大石头门开了,一个身姿妖娆的俊美青年摆着水蛇腰慢吞吞地扭了出来,小手帕子一挥,视线四处打望一遭,最后停留在老树下头的那抹娇小的身影上,吆喝道:“哎哎哎!小猫!都这个点儿了,大王说你该去巡山了!”
安安听了嘴角一抽,重新捡起地上的树枝“咔擦”掰断,往地上一摔,怒了:“黑老二!别以为我们当猫的记性不好,我记得清清楚楚,自己一个时辰前才巡过山呢!”
黑蛇掏出个铜镜搔首弄姿,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赶紧去吧,大王有令,最近天有异象,万不可掉以轻心。说起来,咱们这山头几千年都风平浪静,难得出点儿事,你去探查探查,看是哪个神君要渡仙劫了,还是神族和魔族终于要开打了。”
然后丹凤眼一挑,隔空朝小猫妖抛了个媚眼,“乖乖地去,蛇哥可疼你了。”
田安安一阵恶寒,回了一阵干笑。
身后一众小幼妖很安慰地拍拍她的肩,“乖啦乖啦,你巡山,你光荣,应朝山的未来和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
她弱不禁风的肩膀一垮,原本神采奕奕的小脸更加消沉了几分。
踮起脚尖,拿两只爪子在半空中挠了半天,终于把挂在树上的锣鼓和锣槌取了下来。安安回头朝小伙伴们招招手,“我去巡山了哦!看样子最近不大太平,都别乱跑,记住了么?”
小幼妖们忙不迭地点头,在清幽幽的草地上蹲坐成一排,摇摇爪子扑扑翅膀,“记住啦!”
应朝山虽然没什么神仙也没什么人烟,但也算得上是山清水秀。这座山头与世隔绝,距离最近的人族村落也有将近百里,是以山中精怪们常年自娱自乐,自给自足,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以白虎大王为代表的自己种地自己吃的一条龙生产模式。
此时,安安顶着火辣辣的日头一边敲锣一边抹汗,头一回生出一种离家出走的冲动——这个世道,虐狗不仗义,难道虐猫就仗义么?真是忒过分了……
不过这种悲伤的小情绪并没有持续上多久,生性乐观的某猫很快就甩了甩小脑袋,小拳头一握,决定苦中作乐。于是,田安安开始敲锣,开始打鼓,开始扯着娇娇柔柔的小嗓门儿唱歌——
“太阳对我眨眼睛,鸟儿唱歌给我听,我是一个努力干活还不粘人的小妖精。别问我从哪里来,也别问我到哪里去,我要摘下最美的花儿献给我的小公举……”
一面哼着一面蹦跶着前行,蓦地,安安晶亮的眸子微闪,举目而望,却见极远处的云层千朵均隐紫气浮动,气泽沉厚至极,相去数里,周遭的群草百花却都盛放得极致。
欣然歌声戛然而止。
她蹙眉,心头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垂眸四下打望一番后,弯腰附身,拂开了地上的一株黑色鸢尾。
几滴鲜艳血迹,赫然入目。
安安眨了眨眼,抬眸,视线顺着血迹一路往前。只见蔓延的尽头,是应朝山同紫檀山境交界地带的一方灵泽。
很显然,有什么东西受了伤,且受的伤还不轻。
她抬起小手摸了摸下巴,心中纠结了片刻,然后,咬咬牙迈开小细腿,拎着锣鼓十分谨慎地朝前方走了过去。
风不知何时停了,偌大的一方天地,竟连一丝鸟兽虫鸣也不可闻。愈是往前逼近,强大到极致的威压便愈浓烈,安安警惕地抬起脖子,目光望向头顶层层堆叠的祥云紫气,然后,约莫是有点儿头绪了。
唔,看来,这受伤的东西是个神族,并且不出意外的话,还是个仙阶极高的神族。
脚下步子骤然顿住,一时间,小猫妖的内心陷入了万分激烈的天人交战当中——过去瞄一眼,还是立刻退避三舍,这的的确确是一个问题。
毕竟神族和妖族数万年来虽然没什么仇,但也绝对谈不上友好,再加上最近神界流行的捕妖为宠之事,安安打心眼儿里觉得,神仙实在是太特么变态了。
思来想去了好半天,最终,猫咪天性中的好奇心战胜了理智。她干巴巴地咽了口唾沫,再度抬腿,才发现自己的手脚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毛茸茸的四只小爪子。她囧——看来那只神仙的气泽实在太强了,竟然硬生生将她逼出了原形……
咳咳,不过原形就原形吧,就是猫掌垫子软软的,踩在小石子上有些硌人。
小白猫叼着锣鼓一溜烟地小跑,片刻之后,她在灵泽边儿上驻足,扬起小脖子一望,只见碧湖千里一望无际,紫气在上方汇集到了极致,而源头,是一个靠坐在千年老树边儿上的人。
墨色华服,乌发流泻,一只长腿微曲,姿态随意地靠坐着。
隔得远看不清容貌,安安踮起小猫爪子试探着走近,一双乌黑的大眼眸子亮晶晶的,闪动着好奇的光彩。
近了,看清那人的脸,竟足以跳脱任何尘世里对美这个字的形容。面如冠玉,眉目间的疏离清冷几乎能使人生出不可仰观的错觉。他微合着眸子,俊美无铸的面庞脸色不佳,安安走了会儿神之后反应过来——这就是那只受了伤的神仙。
她年岁不大,但由于常年在应朝山里担着巡山之职,常有机会同各式各样的神仙妖魔打交道。然而这个人,却是她见过的所有神仙里,紫气最重的一个。
不言不语也使人不敢逼视,高洁得仿佛不染纤尘,像是活在万千古籍中的尊神,大抵只能教人看段文字任其想象。总而言之就是,好看得不大真实。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到底是谁啊……
安安尖尖的两只小耳朵竖了起来,围着这个貌似品阶相当高的黑衣男人……呃,男神,小心翼翼地绕了几个圈儿,晶亮的眸子看向这人胸口大片暗色的痕迹,微微拧眉,看来这就是血迹的由来了。
她将嘴里的小锣鼓扔在了地上,翘起小尾巴转了个圈圈,纠结着要不要伸出友好的援助之手。
琢磨来琢磨去,她最终还是怂了——这位仁兄一看就好厉害的样子,说不定只是靠边儿打个盹儿,自己还是不要多事了。
忖度着,她重新将锣鼓叼了起来,踮起小猫爪子准备撤退。
然而就在这时,那人眼帘微抬,乌黑的眼眸如若缀满繁星,璀璨生辉,却又显得极其清冷,目光冷漠地投落过来,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叼着锣,耳朵的毛上还沾着很多枯草枯叶的,小白猫。
小白猫傻了,嘴里的锣鼓哐当一声落了地,目瞪猫呆地仰起脖子看他。
须臾之后,神君冷凝如玉的嗓音平静响起,淡淡道,“见死不救?干得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 
————————————————————————————————
谢谢以上宝宝砸雷~求霸王票~
————————————————————————————————
么么哒,开新文啦!
文案挂了这么长时间,今天总算正式和大家见面了~
咳咳,丑媳妇见公婆什么的(噫……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
嗯,这篇文是仙侠题材,没错,就是号称全晋江最冷的仙侠……
我已经可以想象会扑gai成什么样了〒▽〒
由于题材非常冷,所以你们的留言真的是老水码字的唯一动力
甜宠小萌文,篇幅不会太长。
还是那句话,我写文的目的是让你开心(≧3≦)~
PS:这文是我现言《嗜爱》的仙侠版,独立成文,没看过《嗜爱》也不影响阅读,当然,有兴趣的宝宝也可以去瞅瞅上神和小猫妖的现代版~
本文已完结现代版:《嗜爱》
遇到封霄之前,
田安安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小迷糊。
遇到封霄之后,
小迷糊的修饰语多了两个:
①看到床就腿软;
②超级超级有钱。
今天三更,第二更在14点整,第三更在20点整~
开文福利,每章留言前30都送红包,晚上12点统一送~么么哒!


第二章

安安小猫嘴一抽,觉得这句夸猫的话着实是夸得言不由衷。很明显,这位神仙的言语是一种讽刺,红果果的讽刺,讽刺她见死不救,讽刺她没有同情心。
身为一只常年代表妖族和魔族人族神族各种族打交道的巡山猫,不得不说,她被这位神君大人讽刺得有点儿尴尬。片刻的呆滞之后,安安小猫爪一蜷,决定为自己和妖族的颜面抗争一下。
于是她仰着小脖子定定地望着那位长得着实好看的神君,摆出一副自以为非常严肃的表情,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熠熠生辉,恳切道:“不不不,神君误会了,我并不是打算见死不救地开溜,我怎么会是那种猫呢!”
男人低眸,冷漠的视线在脚边脏兮兮的小白猫身上流转一遭,面上看不出喜怒,薄唇微启,淡淡吐出一个字:“哦?”
“嗯嗯嗯!”安安正经八百地胡说八道,顺带溜须拍马:“神君俊美不凡,遥遥若高山之绝立,小妖对神君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绝对做不出见死不救的禽兽之事来!其实……其实我是准备多喊几个帮手来把神君扛回窝呢!”
神君依旧沉着脸无悲无喜的模样,目光从她自认为非常诚恳实则并不能看出什么表情的小猫脸上收回来,微合上眸子,嗓音低沉醇厚,淡淡重复了一句:“对我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
闻言,小白猫自是忙不迭地点头点头。神仙都是变态,越厉害的神仙越变态,这位神君一看就是神仙中顶厉害的那一种,伸出只小指头就能轻而易举地捏死她。
为了不被当成“见死不救的狠毒猫妖”捏死,她拍马屁拍得愈发卖力起来:“神君姿仪俱美,放眼八荒也寻不出第二个来!”
他任她胡七八糟地一通神侃乱吹,待那娇娇弱弱的嗓音稍有停歇时,终于面无表情地说出一句话来:“你知我是何人?”
小猫妖咦了一声,诚实地摇头,“不知啊。”
接着便听神君淡漠的嗓音响起,语气冷淡:“不知本君是何人,还如此仰慕,可见你对本君是真爱。”
“……哈?”
她整个儿猫都惊呆了——这位神君莫非受伤的是脑子,这种清奇又没有丝毫逻辑性可言的推论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
那人眼皮子掀起扫了她一眼,见她神情呆滞两只大眼睛惊瞪,淡道,“说错了?”
“呃……”安安脸皮子一阵抽搐,可惜脸上的毛毛挡住了也不大看得出来,只是声音出口抖得像筛糠似的,“当然……”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