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洪荒封神:端庄的妖妃》 ,第1页
下载洪荒封神:端庄的妖妃
上一页 下一页
导演:这是个祸国妖姬的设定,只有你这个美人能演。
苏湖:啊,我就是这么天生丽质难自弃~
导演:她是一个斗死了贵妃和皇后自己做boss的宫斗达人。
苏湖:呀,我就是这么聪明机智有城府~
导演:在别人家有玄幻设定的传奇小说里,她有很不错的魅术修为。
苏湖:咿,我就是这么天之骄子有天分~
导演:她叫苏妲己。
苏湖:!……我……我现在能撤退吗?
导演:人给我抓回来!第一场action!
……
苏湖:等……等等……一定要我上的话,我有条件。
导演:说。
苏湖:我不要嫁纣王,给我配个帅哥当男主。
导演:没问题吖!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湖(附身在苏妲己身上的狐狸精),通天教主 ┃ 配角:云霄,孔宣,赵公明等封神众 ┃ 其它:封神截吹

☆、第1章 狐狸精妲己

问:一早上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个零件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答:题主这是顺手性了个转醒过来发现自己多了个【哔】?
题主:楼上你放学别走!
——————
苏湖眯起眼睛感受了一下外界的光线亮度,嗯,很好,天还没亮,于是心满意足的翻身,感觉身边有个扭动不已的玩意,于是就顺手捞到怀里抱住,感觉……这是个条状物,摸起来毛茸茸的,很舒服。
两个小时过后——
苏湖无意识地松开手里的条状物,又翻了个身,便把那条状物压到了自己身下。
然后?
然后苏湖就被疼到了。
感觉身上哪个部位被碾压了一样。
诶等等,这是哪个部位?
压到手脚会疼,但是苏湖很确定她现在的状况——能够清晰感觉到四肢的存在并且没有任何压迫,自己很明显是个四脚朝天的姿势,根本没有压到手脚会疼的可能。
还是半梦半醒之间,苏湖顺手捞过身子底下的毛茸茸的条状物,嗯,很好,不疼了。
苏湖迷迷糊糊的意识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分析着:
条件:她压到了这东西会感觉到身上哪个部位被压到。
结论:这是她身上的某个部位。
然后……现在问题来了,学挖掘机哪家强……啊不是,既然不是四肢被压到了,那我这是压到……哪了?
还有,我也不是毛孩,怎么我身上哪个部位,开始长毛了?
还不是扁毛,是圆毛……
苏湖在半梦半醒之间自己吓了自己一身冷汗——这个“身上有个长毛的部位”的说法,很有可能是男生身上那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关键现在的问题是……她很明确的,是个妹子。
一个妹子再长肉哪怕是长到两百斤也……也不可能多一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啊?
于是她赶紧睁开眼睛一看。
哎哟卧槽!
哎哟卧槽!
——自己压到的,是一条,雪白的,毛茸茸的,大尾巴。
边上还有八条。
尾巴的根源,是尾椎骨。
等到眼睛睁圆了才发现,自己躺的地方,是个洞穴之中的石床。
而更可怕的是,不只是尾巴毛茸茸的,身上,也全是,雪白的毛。
苏湖眨眨眼。
想起来了——之前的自己根本不是正在睡觉,是在一深山老林里面搭棚子做生物采集来着,然后山洪暴发……
所以大概是穿越了?
从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的地方穿越过来,于是就顺手穿到了个身上长毛进化不完全的山顶洞人?
哦哦不,山顶洞人也不长尾巴。
还是九条尾巴。
所以……我是……九尾……狐狸?
好事啊!
死了固然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但是白捡了一条命也算不上什么坏事。
何况还是九尾狐——在苏湖才看完了三生三世系列的脑子里,她清楚的记得白浅是九尾狐,凤九是九尾红狐,姑侄俩是青丘第一第二美人,长开的白浅或者没长开的凤九那都是被老公宠上天不用干活只负责貌美如花的存在。
狐族化形,听说都是貌美如花呢!
好兴奋!
但是……奇怪的是……洞里有个盘腿而坐的美人。
或者准确来说,有只雉鸡化成的美人。
但是问题是,一只狐狸的狐狸洞里,居然会有只鸡?
以初中生级别的生物知识都能知道,狐狸是……肉食动物。
如果一枚肉食动物不撵鸡吃肉那么它和咸鱼还有什么区别!
上,撵鸡,煮了吃了!
哦不!生吃!
在苏湖将要进入狐狸的角色设定,把撵鸡这个活动付诸行动的时候,那只鸡……额,那个美人笑意盈盈地走过来,叫了声:“姐。”
苏湖:……e……?
姐你大爷啊狐狸和鸡还有称姐妹的这特么到底是一个怎么魔幻的剧本啊。
然后更加魔幻的,是在洞里唯一向阳处之下,石桌上的玉石琵琶也一晃,同样变成一枚人。
玉石琵琶走过来,也叫了一句:“姐。”
苏湖幻灭了,还有点腿软。
嗯,这个腿软也是有原因的——
玄幻故事里面,那种本来没有灵气后来感天地灵气而生的物件,什么剑啊刀啊石头啊,全都是天道亲蛾子,有了灵智之后修炼速度奇快。
比如孙悟空——女娲补天的时候就有的石头,到了东汉年间才化的形,才修炼几年呐就能大闹天宫了。
比如贾宝玉……额,不用补天石打比方了换一块。
比如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不过是鸿钧老祖身边的灵石化形,修为根性都比不上六大圣人,后来却是他们做到了天帝天后。(所以这么说其实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与孙悟空童鞋全特么是石头……)
又比如灵珠子哪吒,这可是个在封神大战里面作为一个七岁小孩,就能弄死敖丙、欺负敖广、拉开轩辕弓射死石矶门下怎么着都得修炼了好几千年的爱徒的,bug级存在。
那现在问题来了——这狐狸精到底是多大年纪什么资历,居然担得起你一个存在了万儿八千年还出了灵智化了形的拥有天道亲蛾子设定的玉石琵琶精的一句姐姐?
不,我得捋捋。
这个地方的设定好像不是寻常玄幻背景。
苏湖一脸迷茫地,开始琢磨。
条件:一只有雉鸡和玉石琵琶做妹子的狐狸精。
问题:这是只什么狐狸。
回答:
……
……
……
九尾狐呀亲!
附身苏妲己,搅扰得殷商天下乱七八糟的,堪称魅惑界的宗师、妖姬设定的老祖宗的,但是虽然有魅惑的能力也没有什么卵用,最后还是被斩仙飞刀“biu”一声弄死以顺应天命的,九尾狐妖。
这长长的描述让苏湖忍不住眼前一黑。
不不不……
老天爷不会这么残忍的。
抱了万一的可能,苏湖颇为心虚地问雉鸡精:“我这一觉睡的昏天黑地的,这是……何年何月?”
问完了苏湖又有点患得患失。
谁知道妖精界用的是什么纪年方式呢,要这雉鸡精是说个什么万仙历或者创世之类的,听不懂就算了,万一穿帮了那可咋整?
不过事实证明苏湖是白担心了——雉鸡精毕竟是只在人间混的妖精,回答的很有人间的气息:“商?人间的纪年方式奇怪的很我们算不明白,不过……现在好像是帝乙还是殷受在位……人族换天子换的忒频繁,不确定。”
苏湖一倒,直挺挺躺到床上。
心如死灰。
她现在,极其,特别,相当的,想去死一死。
或者和天道聊聊人生也成。
这里可能需要解释一下:那个帝乙,是殷受的爹,唔……换一个常见一点的称呼,帝乙是纣王的爹。
也就是说,即便乐观的估计现在是帝乙在位,那对于妖精来说,“魅惑纣王”这件事情最多也就是在几十年后,对弹指一挥几十年的妖精来说,几乎是指日可待。
那,附身在妲己身上的狐狸精……这是个神马样的人……狐狸呢?
这是个好问题。
有一张祸国妖姬的脸——呵呵,有那张脸的是苏妲己不是你狐狸精。
狐狸和纣王真心相爱——闹呢,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
有女娲娘娘允诺的成正果的可能——骗鬼去吧,殷商天下完蛋之后狐狸精又不是没在死前去求过女娲娘娘,结果怎么着,女娲娘娘直接一巴掌糊到了狐狸精脸上,就差亲自押送狐狸精送姜子牙了。
综上所述,一言以蔽之,大概可以叫做苦逼,说的复杂一点,就是“妲己娘娘”和“女娲娘娘”这名字就有二又二分之一的字相同,但是狐妖妲己比起妖圣女娲,那可是悲剧的狠了。
苏湖颇为幽怨地想,上辈子怎么说也是死在了工作岗位上,怎么上天就没能记住自己的勤恳奉献,给安排了这么个苦逼的下辈子……
再想和天道聊聊人生,那也不是当务之急,现在,目前,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避过最后被姜子牙用斩仙飞刀“biu”一声弄死的可能性:
方案一:现在以开始闭死关不成大罗金仙不出关为借口,躲掉女娲娘娘的招妖幡,拒绝去娲皇宫听吩咐。
去死吧。
招妖幡传说对天下妖族都有影响力,你除非不是只妖精不然根本不能免俗。
方案二:装作对魅惑人一点都不在行,在女娲娘娘说这事的时候,抱着人家大腿哭诉说个什么“娘娘明鉴啊,这个活我不是熟练工种啊!专业不对口啊!怕误您的事啊!”
见鬼哦。
谁会相信九尾狐狸在魅惑上不是熟练工?女娲娘娘又不是傻。
方案三:干脆拼着偌大那什么劳什子因果,直接弄死掉纣王奉姬发为天子,真·顺应天命。
呵呵哒。
女娲被纣王羞辱了都只能用你报复回去,你弄死纣王信不信你承受不住这份因果分分钟灰飞烟灭万劫不复啊亲。
方案四:其实……只要让纣王不要在女娲宫提诗不让女娲娘娘生气就好,至于殷商天下怎么完蛋或者没有了女娲宫的事情之后还会不会完蛋……关你屁事。
你个傻……
诶等等!
苏湖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但是问题又来了——纣王女娲宫进香过了吗?
要没有还可以努力一把掌握自己的命运。
如果不幸发生过……
不要挣扎了少年。
现在就去西方极乐世界跪舔现在还是旁门左道的西方教好了,早点站队说不好还能混成个菩萨,即便修为实在太差混不成个菩萨……哪怕是个捧净瓶的,那也比死在姜子牙手里好啊。
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苏湖迅速坐起,一脸和蔼地看着面前的雉鸡精,问:“朝歌在哪个方向?我有急事需要过去一趟。”
雉鸡精指了一个方向。
苏湖迅速以狐狸之身下床,“嗖”一下就窜了出去。
赶着投胎也似。
也是,赶着救命呢,哪能不着急。
哪怕是帝乙在位,老娘也要蹲守女娲庙阻止纣王进香!

☆、第2章 纣王老男人

苏湖几乎是冲到了朝歌旁边的女娲宫。
然后第一时间是在外面暗搓搓瞄一眼女娲宫的墙壁。
很好,很干净,应该是什么都还没有能来得及发生,去西方做菩萨这条路暂时是不用考虑了。
苏湖放心地找了个地方趴下了,并且开始思考起人……狐生来——九尾狐,应当是个什么品类,又应当依靠什么活下去呢?
《山海经》作为大吃货帝国几乎是第一本食谱,作为“舌尖上的洪荒”或者“远古人民的菜谱”,对九尾狐有过一些介绍:
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看看这大吃货帝国的自带属性,好好一个神兽研究什么不好,非要研究人家的能好怎问题(能不能吃,好不好吃,怎么吃)……
且不说编纂者是通过什么手段啃到了九尾狐的肉并且做出了吃了效果如何的结论,苏湖在做深刻的关于九尾狐如何活下去的研究之前,先针对自己已经变成了食谱上的一员表示了沉重的郁闷。
不过话说回来,依靠什么活下去……
难道卖肉为生?
哦听起来好污的样子呢!
苏湖自己在脑海里面扒拉来扒拉去,发现了几个法术,发现了些许常识,也发现了这狐狸的一些过往。
比如和雉鸡精称姐道妹的深层次原因,其实也是这狐狸吃货属性爆发去撵鸡完事了发现搞不定索性就结拜了姐妹什么的。
再翻了翻,嗯,一些基本的秘术,和天赋人权……哦不,上天赋予狐狸的能力——也就是迷惑人心了,并且这个“人”,是泛指。
简单讲,但凡是个喘气儿的,都可以魅惑试试。
苏湖很满意。
虽然这狐狸精算不上是什么高端的配置,没有天道亲蛾子的金手指,但好歹也算是个标配,至少不是低配。
别的不说,阻止纣王题诗的办法有了。
实在不行就魅惑一把纣王,就算自己提前把纣王陛下要享受一辈子的“狐妖の魅惑”支付了,哪怕让他对着自己发神经,为了个女人找遍九州,也不要对着天地之间的圣人玩这种花样。
计定,苏湖心满意足地偏了偏狐狸头,然后看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