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我床下长出的boy》 ,第1页
下载我床下长出的boy
上一页 下一页
☆、第1章 出土

我保守着一个惊天大秘密,关于我床下长出的“他”。
总觉得要是把这个秘密说给别人听,得说上很久很久。
秘密本身是简单的,但它背后的故事囊括了我的所有。
2016冬.夏兔
1.出土
七岁那年的暑假,夏兔搬了一次家。
新房子很漂亮,它被刷成天蓝色,从窗子望出去能看见一大片江。
没有声音的夜里,那片江水一闪一闪地亮着光,像藏了宝藏。
夏兔和妈妈分开睡已经一个月。
妈妈说:兔兔上一年级,不再是小朋友了,要学会独立。
新的公主床柔软,幔帘是粉红色的,床单上有一丛丛绽开的小花。夏兔嗅着棉被的香味,又盯着幔子看了一会儿,最后用手掌抱住了自己的脚丫。
没有睡意。
闷热的夏夜,新家的气味陌生又古怪。
夏兔根本不喜欢这儿,以前的家离爸爸家比较近,而且她和邻居的小伙伴都玩得很好,她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带她搬来这里。
翻来覆去调整睡姿,反而更睡不着。她起来开了床头灯,打算去厨房给自己找点吃的。
今天的搬家宴来了许多不认识的叔叔阿姨,妈妈忙前忙后累了一整天,夏兔帮不上什么忙,也不想告诉妈妈自己没有吃饱。
“吱啦——”
面对黑漆漆的走廊,夏兔犹豫了几秒钟,她不知道走廊的灯在哪。
冰箱里的菜她不会热,只能拿水果回来。
明确了目标后,她咬牙跨进没有光的区域,小步小步地向前跑。
怕吵醒妈妈,她踮着脚,连呼吸都屏住。角落里好似埋伏着未知的生物,它们在她路过时被惊扰,追随她的脚步疯长,藤蔓一般。
“咔哒——”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亮光的房间,夏兔靠着门板大喘气。
因为身体一下子的松懈,怀里的水蜜桃没有被抓稳,咕噜噜地丢到地上。
她眼睁睁地看着它滚了几圈,滚进床底。
啊呀,得拿去洗了。
这样想着,夏兔趴到地上,短短的胳膊伸进床与地板的缝隙。
前边摸摸、后面摸摸,一无所获,看来是滚到更深的地方去了。
缝隙并不宽,但小小的夏兔大概是能钻进去的。
床头的灯光无法照进床底,这边是明,那边是暗。
之前去厨房跑的那一遭让她心有余悸,说什么夏兔也不肯再出房间一次了。所以她深吸一口气,缩紧肚子和屁股,往床下挤。
“呼、呼。”
或许是因为身处近乎封闭的空间,她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比在外面时大声得多。
幸好挤进床底之后,里边是很宽敞的,夏兔的左手无障碍地胡乱摸索着。
“呼、呼。”
忽地,她的动作顿住了。
没有找到水蜜桃,可她指尖,触到了一小股气流。
像……有人在那边……呼吸……
有人在床底!!
寒毛直立,夏兔吓得一激灵,手脚并用地往床外爬。
狭小的缝隙把她的屁股卡住了,她使出蛮力将自己硬挤了出去。
脚掌挨着地都不安全了,夏兔“砰”地一声蹦上了床,把自己完完整整地裹到被子里。
什么东西?床底下有什么东西?!
害怕被发现,她连大声喊妈妈都不敢,揉着疼痛的屁股静静地等待。
夜恢复了安静。
周围安静得好像,刚才碰到的是一个幻觉,这个房间从头到尾就只有她。
直到浑身大汗、被子里氧气稀薄,夏兔还不敢露出头。她缩在被窝里听,却没有再听见什么了。
捂住憋憋的肚子,紧张地又等了很久很久。
后来不知等到什么时候,她的眼皮自个儿耷拉了下来……
搬新家的第一夜,是秘密的起源。
夏兔碰到奇怪的事,还做了个奇怪的梦。
那个梦里有吃水果声音——“咔吱咔吱……嘶溜……咔吱咔吱……”
……
第二天钟情把夏兔叫醒时,被吓了一跳。
女儿愣愣地盯着她看了半响,突然扑上来抱住了她。
“妈妈!!”
小孩声音尖,凄厉地一声喊,叫得她耳膜生疼。
“哎哟,怎么啦?”钟情揉着夏兔的头发,忍不住要笑她:“一早就这么精神?”
夏兔绘声绘色复述一遍昨晚发生的事,抱妈妈的力度活像是死后还生。
钟情听完后笑得更大声了,偏偏又扒不掉粘在身上的这块小牛皮糖,只好抱着她站起来。
“你说你床下有呼吸?那妈妈帮你看看怎么回事,好不好?”
她抱着女儿,从杂物间拿了个长柄扫把。夏兔的脸完全埋进钟情的肩膀中,不敢看接下来那一幕。
扫把伸进床下,来来回回扫了几下,刷刷的声音很是爽利。
别说是床下的人了,连那颗水蜜桃都没扫出来。
扫完左面,钟情还认真地换到床的右边扫了扫,压根什么都没有。
“妈妈……是不是有可怕的东西……”
“是啊,刚搬来床下就开始积灰,太可怕了,”钟情笑眯眯地看着扫把沾上的薄灰,说:“兔兔以后可千万不要往床下钻了,不论是现实还是做梦。”
夏兔不太相信这个结论:“床下什么都没有?”
“是啊,我的小傻瓜。”钟情把怀里的她放了下来。
“我分得清梦和现实,那明明是现实啊……”小孩争辩道。
“好啦,你该吃早饭了。”钟情拍了拍夏兔的屁屁,催她去厕所刷牙。
由于这件事在七岁小孩心中是少有的头等大新闻,夏朴打电话时,夏兔又原原本本地跟他说了一次。
夏朴所得出的结论和钟情相差无几,他让夏兔不要怕梦里的事,因为那些是假的。
原本以为爸爸妈妈会保护自己,没想到他们都不相信她的话。
夏兔坐在床上,不服气的架势像是要用念力将床板望穿。
她想:如果再发生一次的话,就可以证明不是梦。
从厨房拿了几个水果装到盘子里,夏兔绷紧脚趾头,轻轻把地板上的圆盘踢进床底。——完美地留了盘子的一半在外面。
做完这个动作,她立刻飞扑向床。
浑身除了眼睛都藏在被窝里,她扒拉着床沿观察那半个露在外面的盘子。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了……
圆盘没有被人拿走,水果也一个都没少。
“看来昨晚真的是做梦。”夏兔认同了父母的话,受惊吓的心情逐渐平复。
下午大概五六点时,夏朴来了新家一趟。
这会儿钟情不在家,夏兔没有犹豫就给爸爸开了门。
“兔兔有没有想爸爸?”夏朴一把抱起女儿,用刺刺的胡渣蹭她的脸颊。
夏兔咯咯地笑,小小声扑到他耳边说:“有。”
“爸爸也想你……喜不喜欢新家?”他抱着兔兔进了屋,一边打量妻子的新住处。
夏兔咽了口口水,思索着要怎么回答。
见女儿支吾的样子,夏朴就明白了大概:“兔兔,你想不想到爸爸那里住?”
这次的反应迅速,夏兔用力地摇摇头。
“跟爸爸有什么不能说实话的?我是来接你的啊,”夏朴心疼地捏捏女儿耷拉的小脸:“你看你在这里都睡不好,昨天做噩梦了是不是?”
“我做实验,看到没事了,”夏兔呐呐地说:“爸爸,我要是跟你走掉,妈妈会伤心的。”
夏朴露出难过的表情:“那爸爸伤心怎么办?”
从温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夏兔跑回自己的房间,伸手落了锁:“对不起,爸爸。爸爸快点走吧,妈妈快要回来了。”
虽然很想和爸爸走,但妈妈知道的话,他们又要像上次那样大声吵架了。
“兔兔……”夏朴在外头喊。
夏兔捂住耳朵,躲回她的公主床。
——跟爸爸走,妈妈伤心;不跟爸爸走,爸爸伤心。
——都怪她,她跟爸爸说昨晚的事,要不说的话,爸爸就不会来接她了。
她生自己的气,看着露出一半的盘子也讨厌,索性把它拉了出来。
这一拉,夏兔的手又开始抖了。
露在外面的那一部分水果,的确是至始至终都完好无损的。
但里面的那一半,消失了。

☆、第2章 喂食

夏兔知道自己又做错了。
她给夏朴开的门,夏朴还没走,钟情就下班回家了。
“这是我家懂吗?我家不欢迎你。”
钟情扯着夏兔的胳膊,提高了嗓子。
夏朴半点也不让步,用力把女儿往怀中按:“兔兔哭着跟我说这里不干净,我才叫人去查,你买的这块地是以前是坟地知道吗!图依山傍水,还图价格便宜,也不想想背后有没有问题。你这个愚蠢的女人,女儿我必须带走!”
钟情指着夏朴的鼻子大骂:“这里最不干净的东西就是你,为了抢女儿什么话都敢说,鬼都给你扯出来了。坟地?鬼?我还就喜欢鬼,哪里有鬼你说说,我赶紧去见一眼。”
“你这女人一点道理都不讲,你看兔兔被吓成什么样了,还在这胡说八道,有你这么当妈的吗?”感到夏兔的呼吸急促,夏朴赶忙拍了拍她的后背。
“有你这么当爸的吗?脑子里尽是一些封建迷信的思想,因为你老给兔兔说这样的话,她才会做噩梦的,孩子我永远不会交给你带!”钟情气得满脸通红,手上的劲更大了。
夏兔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但这对钟情和夏朴的音量没有丝毫的影响。
“从我家滚出去,看没看到女儿都被你弄哭了。”
“你要不拉她胳膊她能哭吗,女儿我坚决要带走!”
“不是、不是鬼,”夏兔左右摇晃着脑袋,鼻涕流了一脸却没人给她擦掉:“是我看错了,爸爸妈妈不要吵了。”
钟情终于成功把女儿从夏朴怀里扯了出来,摸摸她的脸,交代道:“兔兔乖,兔兔先回房间,不要管爸爸妈妈的事。”
“你是不是有病啊?都说那个房间不干净,还让兔兔进去!”夏朴见状,马上要抓住夏兔。
“没有不干净,”夏兔推开爸爸的手,抹了抹自己脸上的眼泪:“我回房间了,爸爸妈妈不要吵了,我会乖乖的。”
“嗯,你乖。不怕,爸爸一会儿就带你走。”夏朴安慰道。
“夏朴你是不是有妄想症啊?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女儿是我的,这是她家,除了这儿她哪也不去……”
夏兔跑回了房间。
隔着一扇门,外面的吵闹声听上去仿佛是,减轻了一些。
其实夏兔经常想,如果没有她的话,爸爸妈妈是不是就不会吵架。
没有她会比较好吧……
这次也是因为她的事,挑起了战火。
床上堆着几大包夏朴买来的糖果,他说“兔兔想爸爸的时候就吃一颗”。
因为这个理由夏兔收下了糖,但她不知道要把它们藏哪里。妈妈说过很多次,不要拿爸爸给的东西,需要什么她会买。要是妈妈等会儿进来,发现她收了爸爸的糖果,肯定又要挨一次骂。
夏兔坐在地上,一边擤着鼻涕,一边看了看圆盘。
之前她不小心把盘子踢到床底,现在连残余的那一半水果都被吃光了。
所以那个东西,此时此刻仍在她的床铺底下。
要以害怕程度比较,对她来说父母吵架比世上有鬼,要更胜一筹。
客厅那边传来摔东西的声音,钟情生气时看见什么都爱往地上砸。
“啪嗒……”
夏兔缩紧身体,听见了妈妈的哭声。
她忽然想:鬼有什么可怕的?我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事惹妈妈哭?
听着让她心脏抽疼的哽咽声,很神奇地,夏兔一瞬间不怕鬼了。
那一秒钟,她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论发生什么,她会呆在这个屋子里陪着妈妈。
——不再因为自己的事,让她伤心。
目光移向床上花花绿绿的糖果,夏兔有了主意。
别开脸,她憋着一口气,把食指伸进床下,勾出铁盘。
直至这个步骤为止,床下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异动。
夏兔开封夏朴买的糖,抓了一大把撒进盘子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铁盘推进床下。
“你……你好……你是爸爸说的‘鬼’吗?”
她抱着膝盖,朝床底的方向抽抽噎噎地说:“鬼,我被你吓了一跳,又害爸爸妈妈吵架了。”
夏兔想:鬼是人死后变成的,所以就算是鬼也可能会讲道理呀。她没有害过它,还可以用吃的收买它,那他们说不定可以和平相处。
“我给你吃糖,你以后不要吓我,好不好?”注视着铁盘露出的那一点边缘,她轻声说。
“咔咔——”
夏兔僵直在原地。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亲耳听到了还是非常的恐怖。
她听见嚼糖纸的声音。
“不是这样吃,糖纸要剥开的啊……”她鼓起勇气纠正道。
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回应。
“嘎——嘎——”
咬得起劲,但怪异的响声听上去还是在吃塑料。
“我、我帮你吧?”
握了握拳头,夏兔用两个手指捏住铁盘,往自己的方向拉。
拉的时候,她明显感到了阻力。
直至盘子完全拉出来,她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一只黑乎乎的胖手扒拉着盘子的另一边。
那手的指缝里全是泥土,连肤色都看不清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