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我男朋友怀孕了》 ,第1页
下载我男朋友怀孕了
上一页 下一页
甜文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咸咸,南城 ┃ 配角:宗宇,秋恒 ┃ 其它:男生子

☆、第1章 chapter1

今天是2016年12月25日,星期天,圣诞节。
我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窗外飘着鹅毛大雪,餐厅里暖融融的,餐厅中部有一棵大的圣诞树,上面缀满了闪闪发光的小星星,轻快的歌曲在整个餐厅里回荡。
singledog
singledog
singlealltheday
……
大家欢声笑语,耳鬓厮磨,最多的是小情侣,在节日多花点钱找浪漫。
我看向对面空无一人的卡座,低头喝了一口手里的卡布基诺,甜腻腻的,平时我很喜欢,但是今天喝起来却十分苦涩。
旁边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我侧头看去,却看到大家都站起来了,人群的中间有一个小圆桌,桌边坐着一个年轻女孩,她面前单膝跪着一个男孩,举着天鹅绒的首饰盒,露出里面金属光泽的戒指。
没有看到前面,但是并不难猜测正在发生什么。
果然,旁边的人都在小声地带着善意地鼓掌“嫁给他,嫁给他……”
音浪越来越强,我看到那个姑娘满面羞红,双手捂着脸难以置信幸福来得这么突然,眼睛里又是惊喜又是惊讶,最后全部变成一个坚定地点头。
他们两个在欢呼声中抱在一起,两个人都流泪了。
他在女孩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向大家鞠躬。
慢慢平静下来,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还在讨论着,看着幸福的两人。
我心中也有些感慨。
看了下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分钟。
服务生提前端来了手磨咖啡放在我的对面,我对他说谢谢,兼职的少年对我一笑走开了。
我的内心越来越焦躁,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且这样的场景早就不知道在我大脑里预演了多少次,但我还是觉得呼吸困难,嘴里苦涩一片。
只能埋头刷微博刷朋友圈。
身边掠过一阵凉意,我抬头看,他站在椅子对面,正准备将沾了雪的围巾和大衣脱下。
我赶紧起来帮他把衣服接着,轻轻把上面的雪拍下来。
他把围巾解开,露出白皙冷清的脸。
眉宇低垂,浓黑的睫毛上面沾着细小冰晶在进门的时候融化了变成小水珠悬在上面,让人很想把它舔掉吮掉。
我捏紧拳头,将眼睛避开他的脸。
可是已经千百次注视,就算是闭上眼也能看见。
他的肤色白透,瞳仁像是茶色的琉璃,眼白清澈到微微蓝光,鼻梁挺直,嘴色很浅时常紧闭着嘴,让人很想撬开他看看里面红润的小舌尖。
额中还有一个美人尖,头发不管是用发蜡固定起来还是随意的松散着都十分诱人。
把他的围巾借着放下的时间悄悄凑到鼻尖深嗅了一口,接触到皮肤的地方有点凉,但是那股冷香气息也很明显,我就像偷摸着吸了毒的惯犯一样将那口气存在胸口慢慢回味,不舍地将他的围巾挂在椅背上。
我坐到他旁边,在他皱眉想要开口之前握住他的手,心疼地抱怨“手好凉啊。”
握在手心里一边呵气一边搓.揉着。
“好了,”他不耐地把手拿开,我只好坐直,看他自己揉了几下手。
这才反应过来,在他进来之前我喝了咖啡,吹出来的气息一定十分苦涩难闻,他的五感又过于敏感,我顿时红脸,低头坐到原本的位置上去。
“那你喝点咖啡暖一下。”我低声提议。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咖啡,端起来,又放下去,神情更是复杂中带着烦躁。
我的心咚一下坠到最黑暗的深渊。
明明早就知道的,我埋着头不敢看他。
是我厚脸皮死缠烂打才把他追到手的,而且还在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公司晚宴对喝醉了的他做了坏事,夺走了他二十二年的童子身。
我记得他清醒的时候的眼神和表情,难以置信中带着某种狂乱,好像是做了噩梦一样。
我当时心头凉透了,无地自容,衣服胡乱穿上,把四个硅胶胸垫装在手袋里夹着疼痛到有些煎熬的腿一路逃走。
这之后我们就没有好好说过话,在公司碰见我都像是过街老鼠一样赶紧逃离,做贼心虚的我还拖黑了他,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我的好友了。又不敢再加,只好一边狂跳脚一边抓头发乱嚎。
于是,这是我们两个月来第一次好好坐着谈话。
他约的我。
我知道是为了什么,他要和我分手。
想到这里心中又涩又疼,无措地搅着咖啡。
他当时一定很绝望吧,被我这样平凡的又暗中变.态的女人夺走第一次,虽然当时他表现得很配合,但是估计事后想起来悔到想切腹自尽吧。
我其实不亏,能名正言顺地跟他在一起这几个月,而且还和最爱的人分享了第一次,很满足。
就是在脑中幻想他回忆起那一夜的狂乱的时候会有些崩溃。
如果他回忆起她去洗澡之前从胸口掏出左右两对硅胶垫之后几乎扁平的胸部,以及颜色和小说电影里描写的不一样的器官,还有卸了妆之后有痘印黑眼圈的脸……
这个念头每天都折磨我,让我不得安眠,也不能直视他。
刚才这些过去做惯了的事,其实也是我强装镇定去做的,我的手心在冒汗,身体微微发抖。
可笑的是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忘记偷偷闻他身上的香气,以及在心里变.态地臆想一些不可告人的事。
我就是个卑劣的小偷,罪名严重到可以游街示众的那种。
他叫了一杯水。
连叫水的声音都这么好听,我加快了搅动的速度。
他满腹心事地靠在椅座上,很疲惫的样子。
我现在是刀悬在脖子上的死囚犯,只等着最后的判决。
心脏砰砰砰乱跳,他一手握水,一手轻轻扶额,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
脏橘色的高领粗线毛衣显得他皮肤越发明透白皙,嘴唇是清晨第一朵玫瑰绽放的颜色,闭上眼浓密纤长合拢,像是一条天然的眼线,勾死人了。
那天晚上我都舍不得睡觉,在他睡了之后,开了灯肆无忌惮地偷窥他的容颜。
他的睫毛刺在掌心痒痒的,我摸过。
可惜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他是老板的儿子,想必分手之后就算不特意吩咐,我也会被别人嘲弄到辞职,还不如我自己先提出来。我正襟危坐,一边胡乱想着辞职信上的内容,一边念念不舍地看着他的脸。
都要分开了,还不好好看个够,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我恨不得把他刻在我的视网膜上。
他慢慢睁开眼,正对上我吃人的视线,嘴角微挑,又更深地沉下去。
“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来了来了!我咕噜吞了一下口水,眼眶和鼻子已经有些酸胀,连忙捧起咖啡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嗯。”
“也许你一时间接受不了,但是要控制住你自己的情绪。”
我狼狈点头,想说什么,却发现第一声抽噎已经堵在喉咙口,慌忙往嘴里吞了一大口咖啡。
他静谧几秒,直视我的眼睛。
“我怀孕了。”
“噗!”

☆、第2章 chapter2

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想想也是,他怎么会约我出来,又怎么会说出这样惊人的话。或者是我听错了,也许他说的是:你怀孕了,或者:我便秘了?
在大脑不断为刚才那句话找原因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先一步从包里拿了纸狗腿地半弯着腰给他擦脸。
纸巾被浸透,衣服上也沾染了,他这么爱干净,一定会很生气,我手足无措地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纸巾抽了好几张都湿了,正擦到他的领口,他捉住我的手腕。
“你不相信我吗?”
我愣在那里一时间没有言语,他自嘲一笑,站起来,顿时比我高了一个头,很清瘦,但是眼神压迫性却很强。
“我知道了。”他把衣服往手臂上一挽,转身离开。
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今天真的是圣诞节而不是愚人节吗?
他到底是在逗我玩还是认真的?
眼见他穿着单薄的高领毛衣走出去,我立刻追上去,却被服务生拦住。
“小姐,你还没有买单。”我只得赶紧折返从包里拿了张两张一百出来递过去,然后看到他的围巾还挂在椅背上,连忙抓在手里追出去。
一出门就被外面的风雪冻得一抖,感觉冰晶从衣服的缝隙里钻进去四处游荡。
我穿着棉服都这么冷,他出门的时候还没穿外套,只穿一件高领毛衣怎么够!
我左右看了一眼,看到他的身影乘着扶梯往停车场去了,赶紧追上去。
“南城,你等等我,你的围巾没有拿。”我追在后面喊,他的身影停顿片刻又继续往前走。
我像个女疯子一样狂跑,但是雪太大了,而且我一心快点追上去,没留心地上的冰面,嗖一下滑了一个屁墩。
好在摔下去之前把他的围巾举起来了,没有弄脏,起来的时候发现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扶梯下面。
我一瘸一拐地追上去,唉,看小说的时候女主们平地摔得多好看啊,再看看我,屁股上全是黑乎乎的水渍,脏死了,而且还很冰。
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站在车门口,我还庆幸他不知道为什么慢下来了,倒像是在刻意等我一样。
我赶紧走过去,屁股疼死了,我的眼睛里包着两汪泪走过去。
“怎么不把衣服穿上,这么冷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我接过他的衣服给他套上,他的头偏了偏,不看我。
我像是服侍皇上的小太监一样仔仔细细给他穿好衣服,然后把围巾套上去,把他的脸严严实实遮了大半。
他不高兴地哼声“关心我干什么?”
“不只是你啊,还有我们的孩子。”我状似无意地接口。
“你相信?”他的眼睛里突然就有了细小光芒,随即黯淡“不要骗我。”
“我真的相信啊,虽然这件事听起来有点荒诞,但是你说的话我都相信,我只是一时间太惊喜了。”我狗腿地解释。
“你刚才可不像是高兴的样子。”他低声说,我没听清,抬头看他。
他又把脸侧到一边了。
“回家喝点姜汤,别感冒了,好像怀孕不能乱吃药的。”我继续嘱咐,其实这样的场景过去很常见,只是这两个月都没有跟他说话,一时间觉得有点陌生感。
“不会熬。”他皱着眉把我肩头的雪拍掉。
我忙把他的手拿下来“我自己会弄。”别把他的手冻到,可是我把他的手拿开,他更不高兴了。
“那你先回家,我熬好了给你送过去。”
“那你不要来了,我要睡觉了。”他说完就要上车,我连忙扒着他的车门。
“不要生气啊宝贝,我得先回家一趟,刚才摔了一下裤子湿掉了。”
没留神把心底的称呼喊出来了,顿时一怔,结果他的耳朵竟然诡异地红起来了。
我揉揉眼睛不确定是真的还是他毛衣的映衬,结果我越看那红蔓延得越多。
“怎么回事,我看看。”他从车上下来,我还呆呆地看着他的耳朵,他把我转了个圈,看到我裤子上的痕迹什么也没说,把我塞到车里去了。
这车可是他的宝贝,我不敢坐下去,手撑在上面,被他按了一下,和纯白的真皮垫子零距离接触,这一套垫子就算是完了。
他把车门关上,目不斜视地把衣服脱了递过来,“把裤子脱了,穿着这个。”
我在湿着裤子和光着穿他的衣服之间毅然选了后者,心里偷笑,外表却装着为难。
他把头转开,不看我,我们这个位置在停车场的角落,脱裤子的却不会被发现,别说脱裤子,就算是在这里做羞羞的事也不会被发现。
我三下五除二把裤子脱了裹上他的大衣,南城轻咳了一声,嘴角微微上扬,发动车子。
“诶诶诶,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可以了!”
他充耳不闻“把安全带系上。”
“哦。”
我乖乖做好,他检查了一下我的安全带,驱车出发。
开着开着我就疑惑了,他怎么知道我家在哪,他没有去过,我也没有跟他说过……
“南城,我们这是去哪啊?”
“我家。”
啊啊啊啊啊?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心里冒粉红泡泡,但是又有些担心“去你家干嘛?”我小心翼翼地问他。
“熬姜汤。”
“哦。”我垮着脸,暗骂自己不是人,他都怀孕了还能干什么!
这年头真是搞笑,操人的那个反而怀孕了。
又忍不住笑。
“不愿意?”
“不是不是,绝对没有!超级愿意!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发挥余热。”
他轻笑,那一声简直要把我的魂都勾走。
于是我就这么被他载回家了,从停车场的电梯直升到他住的楼层,出门就到了他的房子。
他按了指纹输了密码进去,看我抱着脏裤子,朝我扬眉“还在那里干什么,进来。”
我跟上去,心里感叹一句,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居然是两层的复式公寓,这可是在市中心啊,这城市四线都要两万一平,我顿时感觉自己是踩在钱上走。
“换鞋。”他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粉色羊绒拖鞋。
“这鞋,是谁的呀?”我问他。
他的身影顿住,然后若无其事地回答“买衣服送的。”
我进去,小侍女一样跟在他后面。
“洗衣机在那间,我去换身衣服。”他指了一下我方向,就去房间换衣服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