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帝王之友》 ,第1页
下载帝王之友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时空 女强 重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季明、殷胥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秘密

万里晴空,初冬暖日。艳阳落在初春雪上,反射出耀眼的光,山野中北风冷啸带走日光带来的丝丝暖意,黄河解冻后奔流的声音轰然作响,征兆着春的降临。
徐录踏上城墙之时,被烈风吹的一个趔趄,却看着瘦高的身影站在城墙拐角处,身披玄色披风,跟个旗杆似的站在风里,仿佛就顺风往南边飘走了。
徐录一身铠甲连忙快步过去:“陛下,怎的到箭塔这里来了,您不是头疼病又犯了么,突厥人按理说晚上才会来,陛下还是去歇着吧。”
瘦削的身影转过脸来,一张略显苍白的冷漠面容,乌发夹白一丝不苟结作冠,微微点了点头。
“陛下呀,这头风病,最是不能吹风,又穿的这般单薄。”徐录一个白发矮个老将,恨不得蹦起来给比他高两个头的皇帝将衣领合严实:“哎呦您饿不饿,城下屋内还剩些热粥,城内的百姓已经退了六成,到入夜之前大抵都能离开晋州,哎呦您能不能别……”
殷胥低头瞥了他一眼,心道:徐录,你的大颗唾沫星子都已经喷到朕的脸上了。
还有,让你带兵这么多年,不去到到宫里做个主管公公真是可惜了。
殷胥强忍着没有去揉一揉昏昏沉沉的脑袋。
头风病这种不损害外貌又疼起来娇弱优雅的病,疼到内心骂娘打滚,他都能保持皱眉扶额的样子开口。
徐录道:“唉……陛下还是这般处变不惊。”
徐录望着登基八年来从来未变过的那张面容,近些年,权臣诛杀,皇廷终于恢复了些样子。而殷胥如同端坐在皇位上一座佛,冷冷望着群臣,举手投足之间的政法变革却各个是惊天动地。
登基之后,鸡鸣而起,夜分不寐,焦劳成疾,宫中从无宴乐之事。
幼时染疾,日后加重,二十余岁已有白发。
他仿佛从来没有笑过,也未曾因为什么而心惊肉跳过。纵然登基时接了个千疮百孔的大邺,如今面对的或是国破家亡,这位年轻的帝王也在冷静到极点。
徐录越想越远,想到了殷胥刚登基的那断混乱去了,眼神也飘忽。
“陛下应该知道吧,若是您以身为饵引突厥大军前来,这晋州城守不住不说,您也恐怕是不可能离开这里了。”徐录一个人能独白出一首英雄史诗,用含着的小泪花的眼,顺着殷胥的目光朝北地的大好河山望去:
“老臣守着晋州城十余年,也看了这河山风景十几年,突厥铁蹄,唯苦我民尔!陛下老臣——老臣心里痛啊!”
朕还膀胱痛呢。
他在塔楼屋内睡了一会儿被尿憋醒,御驾亲征半年之久,这会儿到了晋州连个伺候的黄门都开始偷懒,殷胥没办法就想走出来,到城墙下的茅房先去凑活一下,刚踏到城墙,就看着远远一小队人马跟荒原上的黑点一样往这边而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结果就遇上徐录这个话痨了。
要死要悲晚上再说好么,这突如其来的一段家国悲情内心戏,殷胥还没上来感情,觉得有点尴尬。
更何况,他要憋不住了。
“陛下,突厥这次十五万南下,真的能往晋州这里引来五万兵力么?万一连这一点没有做到,我们的局就白白设下了。”徐录满脸悲戚:“而您调出禁军来,可长安已经混乱不堪,极有可能被有心之人利用,国破家亡面前还极有可能有人想着篡位……”
说的好像他这个皇帝对一切形势都不清楚似的。
他又不好意思打断徐录的悲痛,更说不出‘朕尿急’几个字。
殷胥敷衍道:“……哦。”
他紧盯着远处越来越近的人影,愈发清晰,一骑千人的红衣将士如同落雪草原中燃烧的火线般窜来,顺着春光明媚的山坡,手执军旗,蹄声连天,呼啸声尖锐。
那旗帜有些眼熟。
徐录被皇帝的淡定惊的心头一震,也看到了远远来的人影:“难道陛下还有后招……”
他话音还未落,就看着殷胥面色一沉,白皙修长的手指扣在石砖上,望着那为首身着银甲,衣摆红的耀眼的男子,半天才道:“崔季明怎么会来?!”
徐录也探过头去,看清那为首二十五岁上下的银甲男子,心中一惊。
春光下,崔季明似乎也看到了城墙上的皇帝,她笑了起来,眉眼中尽是再见旧友的兴奋快乐,浓眉星目,身量修长,丝毫不在意周围,抬手似乎有些俏皮的做了个手势。
崔季明笑嘻嘻道:“哟,陛下是不是觉得老夫有如神降。哈哈哈哈哈年纪大了好好补钙,我还是能杀的突厥奴屁滚尿流呢。”
徐录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当今圣人竟然请崔季明出山了么?!
崔季明笑了笑,她膝下的枣红色马已经到城下,昂首面向晋州城墙上戍守的士兵们,面容在头盔下清晰,也几乎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张脸,那永恒不变的“和煦”笑容,汉胡混血的立体五官与小麦色肌肤,微卷的长发与耳边晃荡的鲜卑金色耳环,这幅容貌几乎是刻在了这些年每个大邺士兵的心里头!
那可是崔季明!那位笑面将军!
纵横北方七八年,将突厥的边境从北都汾州,赶到克鲁伦河以北去吃土,这位当今大邺皇帝的知己好友,曾任朔方行军大总管,领兵杀的突厥不得入阴山啊。
震惊在一瞬间变成了城墙上如浪潮般的欢呼声,沸腾在这庞大的城池上,城门打开,崔季明笑着策马带人进来,可殷胥面上却没有半分喜色。
他设了一个死局,崔季明怎么能来。
近些年大邺内乱,宦官当权,殷胥少年时期被作为傀儡扶持登基,长安政局一片混乱,待他年级稍长,杀宦官平内乱夺|权后,东|突厥愈发强盛,已经两侧夹击突入关内,打的北方惨不忍睹,千疮百孔。
唯有崔季明所在的朔方,明明没什么城池,却守的稳当。
她是将门之后,也是早年间殷胥的伴读,二人相识十几年,殷胥对旁人说不出话,却唯有在她面前像是他自己。
他也很庆幸,作为孤家寡人,能有这样一个兄弟。抵足而眠,真心诚意。
可两年前一仗,崔季明却不知因何跌下马来,摔断右腿,医治不当几乎丢了半条命去,她便离开朔方军营,被送回南方老家养伤。
崔季明一走这两年,朔方哪里还在支撑得住,北方最后一片咽喉之地被突厥吞并,昔日繁华的东都洛阳被侵,大邺北方几近崩溃,风雨飘摇。
有过这些过往,殷胥如今见到面带笑容俊朗的崔季明,有些恍惚。
心里头也叹了一句:徐录这个话痨在也就罢了,崔季明这个嘴贱撩人的也来了。
崔季明进城登上箭楼,望着春光尽数洒在殷胥苍白的面容上,哈哈大笑,微微跛脚似乎丝毫不影响她的开朗,抬手朝他打招呼:“喂,陛下都不想我么!好久不见,你怎么变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夫可是将仅剩的两件好衣服都穿来了,怎么这个表情。”
殷胥心中澎湃,却只淡淡朝她点了个头:“朕,尿急。”
崔季明:“……你这话我没法接。”
城墙下,殷胥整好衣服,推开蓬门走下来,竟然看着崔季明跟等坑一样蹲在矮木桩上等着。
她永远都不会好好站着,好好坐着。
“我还怕你被恶心晕了,果然亲征这半年,也不嫌带猪圈的茅厕脏了啊。”崔季明笑道,手上还是递过手帕去。
手帕干净的很,跟崔季明这一身风尘仆仆截然不同。
殷胥拿去擦了擦手,因这细节想要带上几分笑意,面上用力扯了半天嘴角,只看到崔季明嫌弃的表情。
崔季明扶额:“不会笑就别笑行么,我要是站在含元殿上,能让你吓的屁滚尿流。”
他内心也是有很多小情绪啊!他也有颗爱吐槽群臣、爱发散思维的内心,可为什么偏长了一张中风患者的脸!
幼时他痴傻旧疾缠身,反应迟钝说不出话来,八岁开口十二岁才开蒙识字,当年就是因为他是宫内公认的痴儿,才会被宦官当作傀儡扶上皇位。
坐上皇位之时不可多言,本来就话少的他愈发沉默了。
“行了,别抽搐你那张老脸了,走,我们上西侧城墙去聊。”崔季明笑了:“两年不见,你都有白发了,我回头给你拔了,留你那白头发扎成一撮毛笔用用。”
殷胥道:“回头吧。”哪有那个回头了。
殷胥心道:何必说他,崔季明你也……十分疲惫啊。
殷胥往前先走一步,二人只有半步距离,崔季明如今走不快,殷胥有意无意放慢脚步,手中捏着她那干净的帕子,暗暗放进了袖口。他渐渐和她并肩踏上塔楼,初春的夜晚来的很快,刚刚还是夕阳,如今却已经快入夜了。
晋州城燃起灯火,却没有半分人声,唯有城墙上站满了士兵,火把烈烈燃起。晋州靠在黄河边,三面城墙,一面却是湍急的黄河上流宽阔水面,二人往北望去,在视线之外的方向便是长安。
一片无言沉默。
殷胥吃力的用舌尖顶开他上下仿佛黏紧的唇,小声道:“你从建康来的?”
“嗯,不过我不是一路直着过来的。”二人并肩行走在举着火把的士兵之间,崔季明侧头笑道:“我知道,你把黄门内侍都留在邠州,然后将你身处晋州的消息透露出去,然而突厥大军却不一定真的能引来五万人。所以我去加了一把火。”
崔季明之名在突厥人眼中太过响亮,她卸甲归田已有两年,军府分裂,如今只能凭借旧威调动两千左右军士,从突厥人眼前轻装轻骑走了一圈。
只不过是装作‘啊啊我明明是大邺皇帝的暗棋我竟然暴露啦!’的惊慌模样,夹着尾巴往晋州跑。
突厥兵简直就像是疯狗见到肥肉一样,管他娘的就往崔季明身上扑。
“他身边只有几百人了!”不知是谁用突厥话撺掇了起来:“崔季明如今只不过是个马背上的跛子!他手里半分兵权也没有,不可能再有援军了!杀邺帝,杀崔季明!”
杀邺帝或许是对大局有用,可杀崔季明,对于每个人来说,仿佛是行军多年一朝夙愿!是突厥人从坐上马背开始,就在梦里无数次想象的豪情场景!
本来还因为担心是布局的突厥人一路追赶,却发现崔季明还在还击设局,套了不少突厥人,想要逃脱。这更坚定了突厥人的想法,几日几夜奔袭,虽然慢了几步,大军却远远追着她来了晋州。
突厥人实在是很怕崔季明重出江湖。
他们却不知道,崔季明当年的军队已经分崩离析,北部府兵制崩溃、几座大营几近灭亡,她纵然复出也未必有兵可以给她用。
殷胥微怔:“你看出来了?”
崔季明带人来,显然已经知道晋州是一个肥硕的诱饵了。
崔季明苦笑着摇头:“我只是因为了解你,猜的而已。你什么都不要了,也要拖死大军么。”
殷胥看她难得正经的样子,又想了想即刻就要到来的夜晚,那禁锢着他双唇的枷锁忽然打开,开口道:
“我已经确定突厥可汗大帐下有邺人相助,且那位邺人恐怕对我、对整个皇廷都十分了解。而且他也一直抱着这样的自信。”
殷胥渐渐走到城墙的最西头,这里几乎没什么士兵,笼罩在一片深蓝的暗色里。从黄河上来的飘荡的湿雾笼住了这城的半边棱角,使这座背靠河面伏在水岸的城池看起来如同一只黑色的巨蛙。
殷胥道:“那么我就很容易分析他的策略和行事特点了,只是如今北方兵不够用,我们以六万抵挡十五万,只能分布击碎,只要有五万左右兵力被牵制在晋州,从河州至冀州十几座城池一同动手,以弱为诈……”
可晋州其实就是空城,百姓南渡,兵力北调,却要强作出强兵驻扎,军武重镇的样子,又有他亲自在此,突厥人纵然怀疑此地兵匪强兵驻扎,也不会相信一个皇帝,守着一座孤城。
殷胥从来就不打算离开这里。
他的头风病已经严重到了或许下一刻他醒来的时候,就双目失明、口歪眼斜了。太医说的他应当活不过二十五岁,如今也到了。
崔季明却阻挡了他的话:“我知道你要干什么,这样北方兵力纵然损耗严重,但十五万大军也能在黄河前有去无回。”
崔季明道:“可,我是知道的。”
她转过脸来:“长安已然政变,李党挟私兵将宫门大开,永王自南方正往长安去,这时候恐怕已经快到了。”
崔季明笑意泛苦:“阿九,其实你已经不是这帝王了,你可以放下这些了。”
殷胥觉得自己或许隐隐笑了:“永王姓甚?”
崔季明:“自然是殷。”
殷胥道:“突厥可汗姓甚?”
他心道:天下不是他的也无所谓,他们那帮权臣喜欢篡权,如附骨之蛆摊在这残破大邺上,他也且无所谓。
从将最精良也人数最多的禁军调出长安时,看着求他收回成命磕的满头是血的群臣,殷胥就就知道他选择了阻挡突厥,也意味着失去皇位甚至是性命。
他讨厌折子与头风病,讨厌皇帝这天下最吃力不讨好的活计。
但他更不想活着看到突厥踏过黄河到不过近百里外的长安城,不想汉人依靠长江天险苟延残喘。
“李党沉寂七八十年,历经三帝,野心与隐忍都可怕的很,永王太过依赖世家,李党恐怕要的不是回长安而已。你……不怕江山易姓么?”这种话,也就崔季明才会跟他说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