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工科生表白指南》 ,第1页
下载工科生表白指南
上一页 下一页
第1章 0000 0001

G288次列车内。
顾辛夷正闭着眼睛清空脑内存储,车厢出入口上的LED显示屏正在不间断显示当前列车速度——380km/h,这让顾辛夷立马就联想到了220√2,之后就发散性地想到了国家标准家用电器的额定电压,接着,关于电的一系列知识点就开始像泉眼子一样往外冒了。
打住,顾辛夷猛地摇摇头,这是高中三年沉浸题海的后遗症,她一定得把脑内存储空出来,留给她IPAD里广阔如烟的——额,英剧美剧韩剧本土剧。
这般想着想着,顾辛夷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扔进了背包里,虽然QQ的那只恶意卖萌的小企鹅还在闪烁个不停。
旁边男生注意她很久了,见她皱着眉头似是难耐地闭上眼,心都悸动了,八月的阳光很刺眼,高铁行驶间,时不时有细碎的光影打在女孩白皙的脸上,她的眉眼里像是有烟波飘渺,那颤动的睫毛就像是蝴蝶的翅膀,梢头一颗红红的小痣增添了些韵味。
真漂亮。
他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白裙黑发,清透的皮肤,没有一丝一毫的妆容,浑身上下青春的气息让她变得真实了一些。
正是开学季,他猜想她一定是去报名的。
扫向女孩纤细修长的手,她应该是个艺术特长生。
“那个,你是不是有些晕车?”男生鼓起了勇气,递了一颗药过来。
晕高铁的不多,顾辛夷也是不晕的,她正把脑子里的物理残余文件清除干净了,心情正好,看男生一脸担忧,摇摇头,“谢谢,我不晕。”
秉着礼尚往来的原则,顾辛夷拿了一支口香糖给他。
她细白的手指捏着金色的外包装,有种莹润的美感,男生脸红着接过,说了声谢谢,沉默片刻,急急开口解释:“我那个,我不是坏人,真的,这是我妈怕我晕车给我买的药。”
顾辛夷顿时严肃着脸,拍了拍男生的肩膀道:“少年,天黑路滑,社会复杂,人心险恶,江湖叵测啊。”
男生听完,觉得十分有道理,又看她一个漂亮女孩独自上路,有些防备心是应该的,可转念又觉得自己有必要证明一下清白,便皱着眉头一口把药吞了,道:“你看,我都吃了,绝对没事。”
顾辛夷有些抱歉地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越是漂亮的女孩,心肠越坏,少年,知人知面不知心,江湖叵测啊。”她又强调了一遍。
男生一下被她给吓到了,张着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觉得刚刚吃下去的药苦涩无比,想到一些指甲里藏迷药的新闻,顿时感觉自己该是栽了。
看着男生惨白的脸,顾辛夷也知道这个玩笑开大了,她努力憋住笑,诚恳地道歉:“对不起啊,刚刚是逗你的,我真不晕车,也知道你不是个坏人,当然,我也是个好人。”
男生似信非信地看着她,顾辛夷加了句:“24K纯好人,就是最近看多了《倚天屠龙记》。”都怪张无忌他妈的教育太深入人心了啊。
在她越来越掩饰不住的笑意中,男生有些晃神,这才红着脸点头。
严苛的高三过去,踩过高考这条独木桥,大半的毕业生心中都有着对爱情的憧憬和期待,大学,这个新新世界正在朝着他们挥手。
星城和江城两座邻居省会城市相隔很近,高铁行驶时间约合一小时二十分钟,期间途径乡村田野,高山大泽,八月的阳光里稻田像是波浪一样翻滚,不过这些顾辛夷都没来得及欣赏,因为她在睡觉。
男生看了看顾辛夷在阳光里近乎虚幻的侧脸,长长地叹了口气。
段位太高,实在驾驭不来。
刚下高铁,一股热浪就迎面扑来,顾辛夷抬头看了看这座钢铁建筑,这是一座优美的庞大火车站,外形别致地设计成了海浪的模样,不断延绵,未来的四年,她会很多次从这里走过。
跟着人流,顾辛夷朝出站口走去,寻找着学校接新生的站点。
高铁上吃药的男生和一些新生也一起顺着路标寻找着。
江城地域辽阔,九省通衢,地势多平原,少高山丘陵,水路陆路发达,长江水的灌溉让它土壤肥沃,这里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千年古城,繁华非常,江城分为三镇,总面积是星城的三倍。
江城不仅地多,人多,学校也多,有“玩在江大,学在科大,吃在华农,爱在华师”的调侃。
顾辛夷一行人转悠了不多时便找到了接待地点,七八所大学都聚集在这里,很快,大家便都找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只剩下了顾辛夷一人还在不慌不忙地看着广告篷顶上的牌子。
科技大学的棚子在最里面,攒了一大堆男生,清一色的格仔衫配眼镜,对面是师范大学的女生羞答答地听着学长们的教诲。
顾辛夷在众人“你在逗我吗?”的眼神中站在了科大的接待处前,对着几个学长打招呼。
“学妹,你,没走错吧?”愣了一会儿之后,高高瘦瘦的清秀学长指了指对面,开口问道。
“报告学长,我确定我收到的是科大的通知书。”顾辛夷敬了个标准的礼,一下打破了她的冷艳形象,一群人只觉得这姑娘真逗。
来了个没走错的自家姑娘,学长们立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了,立马自己动手给姑娘搬了条凳子,又将水和新生手册逢上,前后不过一分钟,弄得顾辛夷是一愣一愣的。
不怪学长们兴奋,本来接新生就是个志愿活动,报了名来干苦活累活,也就是想先给小学妹来刷刷存在感和好感度的,哪成想在这待了一上午了,妹子一个接一个地往对面跑,汉子一个接一个地往自己这边堆,简直就有一种莫名的蛋疼。同性相斥的荷尔蒙让大家都焉了吧唧的。
这下好啊,总算是来了一个了,还是艳压群芳的那种,可不得宝贝地不行吗?
清秀的高瘦学长大概是这里的头头,他用手机回了条信息,告诉顾辛夷说学校大巴马上就来,弄得其他新生眼睛都绿了似的看着顾辛夷,跟看救世主似的。
学长手抵着唇咳嗽了一下,道:“咳咳,那不是想着大家都是男的吗?能挤挤就挤挤,省下一点油费是一点,将来都是你们搞科研的经费啊。”
顾辛夷乐了,合着现在是男女授受不亲,所以就不省经费了?
等待的功夫,顾辛夷掏出手机,小企鹅蹦跶着显示99+的信息,点开来,全是她父上大人的念叨。
太上皇:我的花姑娘诶,路上睡觉要记得梦见爸爸哦。
木末:[自动回复]好哒,爸爸我爱你哦,爸爸么么哒一个。
太上皇:嗯,跟你说,女孩子不要在路上和男孩子说话,他们都是大坏蛋,他们要是撩你,你就把爸爸的照片给他们看啊。
木末:[自动回复]好哒,爸爸我爱你哦,爸爸么么哒一个。
太上皇老顾发的照片是一张毫无PS痕迹的照片,老顾穿着黑西装带着黑墨镜,身边一群人高马大的保镖,气势汹汹,顾辛夷乐了,继续翻下去。
老顾几十岁的人了,照样潮的很,微信微博QQ全都用着,微信用来联系客户,微博用来默默装逼,QQ用来和女儿交流感情。
顾辛夷也喜欢用QQ和老顾聊,因为——
QQ能有自动回复一说。
老顾也丝毫不介意和他交流的是自动回复,相反他还乐在其中,一有时间就来这里找成就感。
这条自动回复深得老顾心。
翻完聊天记录,顾辛夷发了条正式消息。
木末:安全抵达根据地,正在往革命中心转移。
“诶诶,车来了,来了。”新生开始叫嚷,顾辛夷拉着行李箱排队等在后头。
清秀学长帮着大家摆好行李,说着到学校的注意事项。
“……到了终点站,下车后会有各大学院的接待处,大家就可以各回各家各找个学长了,最后,请记住,学姐是学长的,学妹也是学长的。”
“那学弟不就成了孤家寡人了?”胖胖的男生举手说道,引来一阵应和。
顾辛夷下意识地回答道:“学弟也是学长的啊。”
车厢里显示寂静了一下,胖胖的男生先是一惊,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臀部,怯怯地看了一眼学长后坐下。
顾辛夷:“……”
学长笑了笑,又抵着唇咳嗽了两声,道:“学弟不愿意,我们不会用强的。”
车厢里又是一冷,连司机师傅都有些坐立不安,小男生们都死死地黏在座位上不敢动弹,表情相当——
悲愤。
学长可能也是觉得这个玩笑对于还没有受到污染的小同志来说过于大发了,“开玩笑开玩笑啊,那个,学弟以后总会熬成学长的,到时候,学校是你们的,学姐是你们的,学妹是你们的。”
学长越说越来劲,想着押韵对称,又加了句:“学弟是你们的,星辰大海都是你们的!”
话音落下,车厢里死一般地沉寂。
顾辛夷似乎听到了“嘎嘎嘎”的乌鸦叫声。
……
大概是再也找不到机会来挽救自己的过失了,清秀学长安静了下来,呐呐地说了句:“从车站到学校大概要三十七分钟,现在已经过去八分二十二秒,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啊。”
顾辛夷注意到真的有男生开始掐表了,嘴角抽了抽,翻出了新生大礼包搜罗。
说是大礼包,其实里面的东西很简单,一份地图,一本社团介绍,一本校园杂志,这些简单却必备的东西赢得了顾辛夷的好感。
科技大学据说是全国面积第二大的学校,号称九经九纬,迷路那是常有的事。
地图用了卡通的略缩模型,描绘地很是生动,可这问题是吧——
地图上标着东南西北。
这问题可就头疼了,关于方位,顾辛夷只知道太阳东升西落,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她最常用的还是左右前后。
正皱着眉头,清秀学长就跑过来问了:“怎么了?是不是晕车?”
尼玛!怎么个个都问她晕不晕车!难道她还要再学着张无忌他妈给这个学长上一次教育课?!
顾辛夷抿抿唇,摇头:“这个地图,额,分不清南北怎么办?”
周围新生也都伸长了脖子听着,不分南北是很多人的通病啊!
有美人在场,男生也放了一颗心,认为学长此时应该还是取向正常的。
想在学妹面前怒刷一把好感度,先人一步的学长大气地摆摆手:“嗨,没事,分不清南北不重要,分得清男女才重要!”
这下,小男生一个个都老实极了,缩头缩脑地不敢动作,胖胖男生鼓鼓地喘着气,脸都涨红了。
顾辛夷憋了半天,语重心长地说了句:“……学长,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学长:“……”

第2章 0000 0010

说起顾辛夷吧,不熟的人第一印象便是觉得她美,熟悉的人吧,就觉得这姑娘白瞎了那颗颗顶顶聪明的脑子,懒散得不是一点两点,特别是她爱睡觉这点,谁不知道一高实验一班有个睡美人?连班主任都私下里跟老顾同志好说歹说了几回,希望这姑娘攒一把劲,给家里争点光,这实验一班可都是未来的清华北大高材生。
老顾同志人前答应地好好的,是是是,会和我家姑娘说说的。可到了家里花姑娘面前,就成了个狗腿子,花姑娘就是爱睡觉,怎么地了,吃好睡好才是人生追求嘛!再说了,我家姑娘长了这般的天仙模样,可不就是给家里争光了吗?这可是我老顾家的门面,稀罕着呢!
这话,老顾同志的好战友,岑芮女士也优雅地阖首,很是赞同。
几次模拟考试下来,顾辛夷也都超了一本线,瞧她满足的小模样,班主任也只能叹一口气随她去了:“这姑娘都好,就是……唉。”
可这到了高考,顾辛夷不知道是撞了哪门子的大运,滴溜溜跟开了挂似的,出成绩后,那6字打头的数字让顾老爹一张脸笑成了老菊花,就连岑芮女士那张保养得宜的脸上都多了好几根笑纹。土财主还壕无人性地备下了三天流水席,叫周围亲朋好友都知道了他家花姑娘的喜事。
不过乐极生悲,老顾同志两天后就冷着脸卸载了微信,手机调了静音,推掉了所有饭局。
哼,一群小鬼崽子,也配得上我家花姑娘?
有句话叫“报志愿等于第二次高考”,这可确实不假。
顾辛夷高考超常发挥,可这报志愿的时候却被雁啄了眼。
老顾是个搞房地产的土财主,岑女士是个高雅(zhuang)脱俗(bi)的画家,对这些学校专业前景那是两眼一抹黑,顾辛夷虽然分数高,但离国内顶级大学还是有差距的,这时候,叔叔阿姨们就都来给顾辛夷献计了。
可叽里呱啦巴拉巴拉说了一堆,顾辛夷这颗小脑袋都快成浆糊了,也饿得不行,最终只记得一句“科技大学那食堂可是真真好啊,全校三十五家食堂,啧啧,一绝啊。”
老顾对科大也印象颇好,这大学啊,就得大啊,你看科大,多大啊,嗯,不错,也不偏僻,好。
岑女士看上的可就不是科大了,科大隔壁江城大学百年学府,跟幅画似的,但最后还是在女儿一句,“科大树多,晒不黑”下妥协了,她女儿可不能被晒黑了,江城热着呢。
好嘛,大家意见一致,那第一选择就是科技大学了。
至于专业嘛,顾辛夷瞅了瞅排名,选了个看似十分高大上的作为第一志愿,又七七八八选了些,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填好提交了。
等再清醒过来,已经是提档开始了。
作为一所一流高校,科技大学向来以工科强势著称,但学习的气氛浓烈也是出了名的,不然也不会有“学在科大”的美誉,但这可就苦了懒散成性的顾辛夷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