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2页
下载重生之老而为贼
上一页 下一页

有时候她姆妈又说是她自己没有能耐,笼络不住男人,陆云鹤的心没在她身上,所以才被休弃的,否则以他们陈家的家世,陆家又只是一个商贾人家,怎么能敢休弃她陈家的女儿啊!
离婚后的陈怡玢接受着各种闲言闲语,包括家人的不理解和埋怨,其中伤害她最深的就是来自父母,尤其姆妈。有时候她真的是很伤心,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当初父亲再多关注一下他们女孩,把她们多教育一点洋文化,是不是事情会有不同?
可是这些不过是想想罢了,在那个社会、那个陈家,在姆妈的眼里,女孩总是不值钱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嫁人了,不许对公婆说一个不字,要顺着丈夫,这是姆妈教她的,她也是这么执行的,可还是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到头来连姆妈也埋怨她。
刚跟陆云鹤离婚那两年,陈怡玢就特别想不开,状态特别不好,如果当时不是在读书上课,天天学习着曾经让她梦寐以求的知识,还挂记着布拉德,她甚至想自杀算了,面对众人的指责也活不下去,后来时间久了,再有布拉德的陪伴,她自己也渐渐拥有了独立生活的能力,渐渐的对那些事也不那么在乎了。
可是不在乎不代表不伤心,后来她回到了国内,面对各方的质疑和指责渐渐也就麻木了,然后习惯、淡定了,到老年的时候看开看懂了,却为自己太不值了!
现在老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倒要活出个人样来,让那些伤害她、中伤她的人看看,她是活得何等潇洒快活!
第002章
陈怡玢本来就是个想得开的人,睡了两宿整理好了情绪,二两油大夫认为她基本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在医院继续住下去,就将她放出了院。
陈怡玢惯是会保养的人,堕胎后应该好好养着坐个小月子的,忽然被大夫赶出来,四月的沙弗市的风带着一点春天气息的寒冷,她裹紧自己那件土气的棉袄和一条厚大的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搭上一辆回家的破旧小公车,按着记忆里的路线找到了曾经的那个小房子。
陆云鹤为了省钱,跟华夏的几个留学生一起在康顿大学附近租了几个偏僻的房子,偏僻到了附近除了他们这几户之外就是农田了,好在这是在康顿大学附近,民生淳朴,治安相比沙弗市里要好很多。
打开那间几十年前记忆里的小房子,曾经的一些记忆扑面而来,陈怡玢到现在还记得当年她离开这里去巴黎找她大哥的时候,因为拿不走国内寄过来的那个大冬瓜而遗憾的心情,那个时候在沙弗市吃到冬瓜特别难得,国内的陆家老太太给飘扬过海的寄过来几个,希望能让陆云鹤吃到。
那时候陆家每个月给陆云鹤寄过来300大洋的生活费,够陆云鹤的学费和俩人的生活费的,可是陆云鹤每次收到钱的时候只给她留一点点生活费,其余都拿去花了,导致她每个月都节衣缩食,因为到月底的时候生活费总是不够,而陆云鹤也早就将钱花光了,那时候他们就总吃土豆南瓜,吃得特别寡淡,后来在给国内的信里就提到想吃一些国内的瓜果蔬菜,于是有钱的陆家人就给寄来一些好储存的食物了。
陆云鹤那时候特别喜欢每周去理发店去理发,价格还不菲,陈怡玢那时候特别想劝他别那么浪费钱了,一个月理一次或者在家理也行,可是她终究还是没说,因为陆云鹤不会听她的,与其说了吵架,不如干脆不说,反正月底吃土豆南瓜这些东西也不就是她自己吃,陆云鹤也跟着遭罪。
离婚后的几年,陈怡玢才知道陆云鹤每周去理发店不只为了理发,他每天早早的出去,就是为了天天去收寄到了理发店的情书,顾思浓的情书。
顾思浓这个后来有名的才女,因为她的才情和美丽并存,所以她得以在历史上成为这个年代美丽的一笔记录。可是这个才女在十六岁的时候却是跟陆云鹤这个有妇之夫搞过一场恋爱的。
陆云鹤这时候这么着急离婚,就是为了想跟顾思浓求婚。
上辈子她最后一次见顾思浓,是在顾思浓死之前,因为顾思浓死之前想看一看陆云鹤的前妻和儿子,那时候她虽说是出于尊敬一个将死之人的遗愿去了,其实也不过是想看看这一位有名的才女最后去世时候的样子,也含了一种隐隐的炫耀之情。
那时候的她,儿子孝顺,多年高居权贵之位造就出她的气质,此时她优雅带派的样子跟以前被陆云鹤嫌弃的时候相比那是天上地下的差距,而顾思浓枯黄的样子躺在病床上,整个人瘦得皮贴着骨一样,每一次呼吸对她而言都特别困难,陈怡玢本来抱着的那种解解气的目的去的,瞬间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一个将死之人,活成这样,有什么意思?说到底,顾思浓也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那时她对顾思浓的先生寒暄几句,就跟儿子一起离开了。离开之后她跟儿子说:“当年你父亲执意要跟我离婚,就是因为她。”儿子阿光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顾思浓在世的时候不承认是她要求陆云鹤离婚才跟他结婚的,她对陆云鹤的朋友说她没有给陆云鹤任何这方面的承诺,请相信她的人格。听到这段话的时候,陈怡玢特别不屑,因为陆云鹤是一个善于逃避且优柔寡断的人,他连选个电影都会受到别人影响的这么一个人,在离婚这件大事上怎么会轻易就决定?
要说没受顾思浓的蛊惑,陈怡玢是怎么也不信的。
陈怡玢进了家门,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一层薄薄的灰尘了,门口放着的鞋子也一直摆放在那里,显而易见的,陆云鹤一直没有回来。他的老婆消失这些天,陆云鹤竟然连找都不找。
老太太觉得她一直是一位优雅到骨子里的老太太,在这个时候,她抿着唇角,然后嗤笑两声。当年她和陆云鹤因为堕胎的问题冷战之后,陆云鹤就连个招呼都没有打,整个人消失在她的生活里了。
陆云鹤那时候是忽然消失的,也许是为了不让她察觉,他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甚至他的书桌上连他的书都还打开到他看的页上,钢笔都没有盖上,好像主人会随时回来继续看书做笔记的样子。
当然了,也就连钱都没有留下,陆云鹤忽然消失的时候,陈怡玢手里只有一点买菜钱,之后一直靠变卖自己从国内带来的首饰为生,最近的堕胎钱还是用自己的纯金手镯跟隔壁邻居换的钱,纯金手镯比之前的小东西值钱,手术之后还剩了一些。
当陈怡玢在门口的架子上看到一封被退回来的写给大哥的信的时候,就明白她这辈子为什么会堕胎的理由了,大哥不在巴黎,也没有其他亲人在附近,自己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原来的她连英语都说不好,基本没有求生能力,担惊受怕的心情和营养不良的现状导致孩子出现了滑胎现象,最后实在没辙,这辈子的陈怡玢才去堕胎的。
她打开那封写给大哥的信,发现信纸上泪迹斑斑,不禁黯然。
进屋先将暖炉生起来,然后给自己烧了点开水,换了一身柔软舒适的家居装,抱着水杯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阵之后,给自己煮了一点稀粥,吃了一顿重生以来最饱的饭,爬上床先睡了一觉。
老太太雷打不动的午觉十分重要,也许是太累,这一觉睡了很久,直到被敲门声吵醒。
陈怡玢虽然生气,但还是客气询问到:“是哪位?”
对方道:“我是黄穆德。”
陈怡玢从几十年前的记忆里扒拉出来这个人,当时是有那么一个人,她是奉公婆之命来英国和陆云鹤过二人世界的,当时陆家父母觉得只有阿光一个孩子有点少,陆云鹤又长期不回家,后来在她二哥的游说之下,陆家父母才下定决心放她去英国陪陆云鹤,否则依陆老太太的性格,儿媳妇当然得在家伺候那才叫儿媳妇。
结果她来英国跟陆云鹤才住了几天,陆云鹤就领来了这位黄穆德来家里住,陆云鹤说是他是老乡,他们都孤身在外求学应该多照应一点,但是其实他们都隐隐的明白,陆云鹤不过是不希望过所谓的二人世界,有个外人在,也许陆云鹤和她都能更自在的一点。事实证明,确实是那样,后来她跟陆云鹤说话的总和都没有跟这位黄穆德多。
陆云鹤对她的鄙视和瞧不起从他们婚前下小定礼开始就有,婚后这么多年不减反增,而陈怡玢以为随着年纪增大,一切都会好,可是事实不是那样。
陈怡玢开了门,门外站着的黄穆德还是记忆里年轻的样子,她和陆云鹤离婚后那么多年就再也没有见过黄穆德了,听说黄穆德后来去了美国,她老年在曼哈顿定居之后也没有再见过他,想来,他们其实都六十多年没有见过了。
当年虽然跟陆云鹤相处得很一般,但是跟黄穆德相处得还是不错的,起码黄穆德给于了她一分正常交流的尊重。那年代女权刚兴起,英国这边女性已经可以有权利参加选举官员了,黄穆德在英国待的时间更久,更带着一丝绅士味道,当年如果不是十分没办法,他也不会住人家新婚夫妇的房子来当个电灯泡。
陆云鹤消失不见之后,没几天黄穆德也跟着搬出去了,因为在没有陆云鹤在的情况下,黄穆德自己住在这里就十分不合适了,搬走的时候还跟陈怡玢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去康顿大学找他。”
可是陈怡玢这人最不爱张嘴求别人帮忙了,所以也一直没有求黄穆德,包括她要去堕-胎这件事。
现在黄穆德出现在她家门口,陈怡玢赶紧热情的将他请进屋。黄穆德有点意外,他以为会看到一个憔悴崩溃的女人,此时的陈怡玢仍旧穿着她略带土气的衣服,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客气的跟他说:“现在家里没茶了,喝点温水暖暖吧。”
在黄穆德眼里,起码陈怡玢还是淡定自若的,虽然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但是被陆云鹤扔下这么多天,能做到这份淡定自若已是十分不易了,黄穆德忽然想起她的身份,名门陈家出身,大哥陈嘉国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已经是国内内阁里的一位人物了,二哥陈嘉邦听说现在是南方五省里银行界的能人,都是两个为人所称赞的人物。这样的家庭,怎么会养出孬人。
黄穆德将杯子沾沾唇,道:“这些天,怎么样?”
陈怡玢:“不太好,孩子流掉了。”按她以前的性格,一定会掩饰真相,说一些粉饰太平的话,但是现在她不打算这样了,她不会再委屈自己帮陆云鹤隐瞒。
黄穆德整个人都愣了,没合计才不到半个月的日子里竟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他道:“怎么回事?”
陈怡玢很自然道:“志杰(陆云鹤字志杰)走的时候没有给我留下生存的钱,我靠变卖首饰为生,语言不通,又没有生存能力,担惊受怕,孩子就没保住。”
黄穆德听了,沉默了半晌,安慰陈怡玢的话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对,在他看来以他目前的立场,说什么都不太对,他身为陆云鹤的朋友不能在陈怡玢的面前说他的不是。
这个年代,在国内对才子推崇得病态,就算才子已经结婚了,那些洋派的女郎跟才子谈起恋爱来根本都不把家里那位旧式太太当回事,社会上也普遍认为休了家里的旧式太太跟洋派女郎结婚很正常,甚至没有对旧式女人的同情,基本都认为抛弃旧式女人就是抛弃旧式婚姻,突破封建的压迫。这种想法,尤其是在年轻人心里很是普遍。
所以黄穆德之前对于陆云鹤要跟陈怡玢离婚这件事没有太大反应,因为他看来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现在看到了陈怡玢因为陆云鹤忽然的离开造成的后果让黄穆德忽然挺过意不去,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陆云鹤交给他的任务。
他正不知道怎么开口,陈怡玢就问道:“对了,来找我什么事啊?”
黄穆德赶紧道:“志杰让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做陆家的太太,而不做陆云鹤的太太?”
第003章
陈怡玢对这句话记忆犹新,因为上辈子黄穆德也是做了传话人这个角色,甚至连陆云鹤问的这句话都一模一样。
做陆家的太太,而不做陆云鹤的太太。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就这么理所应当的问了出来,陆云鹤兴许还觉得那是施恩于她了,她就应该跪舔在他脚下感谢他么?
记得上辈子黄穆德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表现是当场崩溃大哭,搞得黄穆德特别尴尬的扔下话就逃跑了。
这辈子的陈怡玢听了只想笑,陆家太太和陆云鹤的太太有什么区别?她这些年照顾公婆、生育长孙,难道陆云鹤就当她是他的太太了么?在他心里她不是一直是陆家的太太么?
她不过是陆云鹤迫于压力必须不得不娶的一个女人罢了,是陆家的老爷太太娶来的儿媳妇,不是他陆云鹤的媳妇。
这么多年的冷暴力对待,她难道不知道他的心思么?只不过当年的她以为她没有任何错,没有犯所谓的七出,所以陆云鹤不能无故休弃她,可惜她守着规矩忘了人心。
陈怡玢借着端杯喝水的姿势整理好了情绪,柔声的道:“跟志杰说,我在陆家一天,他那位刘小姐就不要想着被人称为陆太太了,让他死了那份心吧,孩子都被他给逼死了,我现在没什么好怕的了。”
此刻她嘴里说的刘小姐是之前陆云鹤领回家里吃饭那位,穿着洋呢大衣却有一双三寸金莲的刘小姐,而不是陆云鹤最爱的那位顾思浓,因为这个时候,顾思浓还没有出现在她和陆云鹤的生活之中。她不知道陆云鹤和这位三寸金莲刘小姐真实关系是什么,反正陆云鹤跟顾思浓爱得痴缠的时候也没忘了这些莺莺燕燕。
黄穆德只觉得自己真是接了一个苦差事,他面上还维持一贯的严肃形象,可是心里却颇过意不去,毕竟他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也吃了那么久陈怡玢做的饭菜,在异国他乡吃到一份家乡的热乎饭菜是那么的难得,再加上他跟陈怡玢的相处也不是那么冰冷古板,俩人甚至可以称之为是朋友。此刻他来帮陆云鹤传话,颇为让他左右为难。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