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谁把相思唱成歌》 ,第1页
下载谁把相思唱成歌
上一页 下一页
  不安分的桃花月

由冬徂春,时间还是走到了三月的终末。气温渐渐回暖的桃花月,安笑没想到遇见故友的概率竟是那么高。
光线暗哑的茶吧,二楼视线最佳的临窗座,只要你把头微微偏转30°,还能看到远处的建筑物,车水马龙的街道。
对面的人迟迟不开口。
“敌不动,我不动,”安笑执起杯子轻轻缀了口茶,将视线偏向窗外。她没想到会在此碰到江霖,还被命令般的拖来喝茶。同时又暗自庆幸,碰到的幸好是他。
“几年不见,安二小姐更漂亮了。”江霖把玩着杯子,打破了沉寂。
这样的场合着实是该男士先来暖场。
一声安二小姐,安笑感觉时光像是回到了从前。青梅竹马,美好童年。江霖,艾小影,季晴天,她。四个人小时候玩游戏的封号:江大公子,艾大小姐。季二公子,安二小姐。
“江大公子也越发帅气了。”安笑抬起脸,笑着回话。
江霖冲她一笑,本就英俊的脸因为笑意更加好看。安笑想:若是晴天,他一定会说:那是自然,爷一直都是那么帅。
“笑笑,突然消失四年,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看到江霖一下子变得严肃的表情,安笑垂下头,手不自然的攥紧杯子。又是一阵沉默。
江霖起身环视一周,似是不经意笑说道:“很不错。没想到这个地段也会有装饰如此精致的茶吧,以前怎么就没发现。”
“这个书茶吧是我和朋友合开的。”安笑坦白,她没打算瞒,也知道瞒不住江霖。服务员不用领路就让他们进了包间,茶水都是不用吩咐就端了上来。这个包间本就是她私人所用。电脑、杂志一应俱全,连沙发上都摆着她最爱的哈姆太郎。安笑索性抱起哈姆太郎,回问,“江大公子怎么会屈尊到这等小地方来。”
“还不是小影那丫头。非让我帮她来买《左岸》,说是今天有哑哑的亲笔签名书卖。”江霖执起桌边的书,有些抱怨的诉苦道:“为了这本书,我可是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不就是一本小说吗?值得这么多人排队等那么久吗。”
安笑想象着江霖一身西装革履,在人群里拥挤排队的模样,不禁噗笑出声:“就为了你这句话,你完全可以被书茶吧列入不受欢迎顾客名单。”看到江霖一副“有那么严重吗?”的神情,安笑解释道:“你所不屑的小作者哑哑,正是我书茶吧的合伙人。”
“是吗?”江霖顿时来了精神,“那太好了。笑笑,下次那个作者再发新书,你预先给我送本签名书来,省得我排那么久的队。”
“得令!”
看到安笑一脸调皮的模样,江霖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从小就数她和晴天最顽皮。提及晴天,江霖提议说:“笑笑,晴天中午约了我,我改地址让他来这吧,我们正好聚聚。”
啊?安笑吓了一跳,看到江霖盯着她,便随即干笑了笑。“那个……呃……”安笑直想地上闪现出个通道遁逃而去。
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安笑却欣喜的直接摁了接听键。
等她说完挂掉电话时,便看到江霖拧着眉,安笑收好手机,说道:“江大公子,我儿子打电话催了,我得去接他了。”
“小哈?”提及儿子,江霖直觉地想起安笑怀里的哈姆太郎,安笑从小到大一直把哈姆太郎“小哈”认作儿子。
“是真真正正的儿子。我们下次再聚吧。”安笑提起包,准备离开。
“笑笑,号码。”江霖掏出手机晃了晃。
安笑拨了几个按键,江霖的手机铃声响起:“喜洋洋,美羊羊……”
居然是《喜洋洋与灰太狼》的歌,江霖微微皱眉,一瞬间又松开,神情满是宠溺。心想这一定是艾小影的杰作,他摁掉电话,夹起书。“一起下去吧,我也该走了。”随即快步的走到安笑身侧,拥着她下楼。
楼下的书吧内侧,不时还有人拿着书排队结账。看上去她这几年过得不算太差,江霖松了口气,“笑笑你去哪里?我开车送你。”
“不了,有人来接我的。”安笑连忙拒绝,看到熟悉的车停在不远处,安笑欣喜道:“江霖大哥,接我的人到了,改日聚。”
意中人踏着七彩祥云来,那是故事。开着宝马来救场的才是王子。欧阳石推开车门,优雅的下了车,款款而来。
“石头。”安笑走到欧阳石面前,此刻她眼底流露出的不安和惊慌,一见了他就仿佛找到了宣泄口。
欧阳石不动声色地朝不远处掠了一眼,心下了然,微笑看她,而后小心翼翼地环住了安笑,却忽然一个倾身,低头吻住了安笑。安笑只感觉唇上一片温热,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愣了片刻,瞪大了眼睛,无措的看着欧阳石。待到思想完全回归过来后,这才想起要挣扎,正要推开,却感觉腰间猛地一紧,欧阳石搭在她腰上的手更是加了些许类似霸道的力量。
紧紧的相拥。安笑能感觉到唇上的温热,加速跳跃的心跳。在人潮涌动的路口,如此缱绻缠绵的吻,伴着温暖的阳光,一切都显得无声飘忽起来。
旁若无人的亲吻,路边时不时有人侧目。不远处,江霖把一切收进眼帘。
儿子,男人?
消失的四年,谜一般的现在。
安笑,改天你是不是要好好解释一下了?江霖凝神走到路边,打开车门,顺手放好书,最后眺过车窗看了眼书茶吧,开车离去。
等安笑缓过心神的时候,人已经在欧阳石的车上。思及当时的情景,安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好在欧阳石也很默契的没有说什么。
之前的拥吻仿佛一场飘忽的梦境。
回想起和江霖的碰面,安笑瞬时焉了下来。沮丧的把圆嘟嘟的黄色哈姆太郎抱在怀里。右侧的座位上摆的是两用粉色猪靠垫。如此童趣的布置,整个格调与车的气质严重不符。
车里一阵沉默,有些反常。欧阳石疑惑的瞥了眼后视镜,安笑正曲着身子,把头脸埋在哈姆太郎身上。这样的姿势,若是一个刹车定是会撞到前排座椅上了。欧阳石眉头紧蹙,“笑笑,系上安全带。”
“石头,我和江霖坦白了。”安笑抬起头,一脸的惊慌和不知所措。
欧阳石握方向盘的手一滑,方向盘险些打偏了方向,淡淡的说了声:“是吗”。随后不动声色的扶正,就势打开音乐,音乐前奏舒缓流出,
“嗯。当时正好接到乐乐的电话,他已经知道我有儿子的事了。”安笑靠在背椅上。回想起江霖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安笑苦笑了笑,想必那个人也很快会知道吧。
欧阳石空出右手,向后抓住安笑的手。像是打气鼓舞般握了握,语气温柔又坚定:“乖,系上安全带。一切有我,不用担心。”
“嗯。”安笑松开手,给了他一个笑脸,俯身细细扣好安全带,靠在车后背上。
音乐还在继续宣泄。
“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为你放弃自己也愿意。
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
就算没有人会永远在一起
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我多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
安笑闭上眼,默不作声,居然是那首《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心绪如潮水,不断翻滚流动,回忆无从潜藏,此起彼伏,渐变成酸楚又晦涩的悸动。
“笑笑,到了。”
安笑回过神的时候,欧阳石已经稳妥的停好车。
看到欧阳石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安笑猛的起身,却发现安全带还扣着,又跌坐好,俯下身准备解开按扣,却因为急切怎么也解不开。
“我来。”车门打开,欧阳石稳重的语调已经传到耳边,他趴俯下身,一手撑在安笑的身侧,一手轻巧的摁下扣子,安全带滑落。
“好了。”,欧阳石笑着晃了晃了安全带。这样的姿势,着实很暧昧。如此近的距离,眼前便是欧阳石俊秀的侧脸,安笑还能嗅到独特的属于欧阳石的清新气息。心“砰砰砰”的加速跳动着。却感觉脸颊上一阵凉意,欧阳石的手正抚在安笑的脸上,一脸的担忧,“笑笑不舒服吗?”
安笑只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且发热,连忙推脱道:“我没事,就是车上空气不流通,有些闷。”
“那就好。”欧阳石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利落的起身,牵着安笑下了车。
两人回过身,看车外几步路站着的人,有些微怔。
“呵呵,怎么不继续,气氛这么好。多有美感的画面呐。啧啧,下一本书男主和女主的暧昧戏,我就上这一段。”
哑哑有些激动的来回晃动着安乐。
“好了好了,不要折腾我儿子了。”安笑白了哑哑一眼,一个快步上前,接过安乐。
“妈妈。”安乐嘟着嘴,粉雕玉琢的小脸满是委屈。
宝贝儿子那副模样,看的安笑都心疼了,连连询问:“宝贝,怎么了?”
“乐乐等到欧阳爸爸的车来,可是却被哑哑姨拉住,不让乐乐过去。”
听到乐乐的指证,安笑顺势望去,正对上哑哑一脸的贼笑。
“乐乐。”欧阳石蹲下身,牵过乐乐的小手,声音很有磁性且温柔有加,“我们不理哑哑姨,欧阳爸爸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好。我们去吃饭,不理哑哑姨,让她饿肚子。”安乐捏握住欧阳石的手,一手拽着安笑一蹦一跳的往车奔去。
“安乐!你个小白眼狼,你妈妈不在时,你忘了是谁不辞劳苦,是谁不畏艰辛的把你拉扯大。安乐你个坏小孩,以后甭想来我这蹭吃蹭喝了!”
哑哑囔囔了一阵,却没人理她,无奈的抱起一边的宠物狗,“诺诺,还是你最有良心。”诺诺嫌抱得太紧,抖动着想挣开。哑哑死掐着诺诺,“大手牵小手,还真是温馨的一家三口啊。”
安笑习惯性无视她的话语,安乐则抓着粉色猪“阿什”玩耍。欧阳石嘴角上扬,心情大好的关上车门。
回到家,安笑刚把包甩到沙发上,就接到哑哑的电话。
“安笑你太过分!你自己美男在侧,吃香喝辣。玩完了,把安乐往我这一送,你忒不够意思了。我就是那啥,免费劳力是吧。”边上安乐还拉着她囔囔:“哑哑姨,乐乐要洗澡……”哑哑一听,更是蹦达了,“安乐你给我安分一点,要洗澡回自个家洗去。”
“哑哑你先给乐乐洗澡吧,今天在游乐场疯玩了一天了。他说要去哑哑姨家,石头只好送他过去了。”
“你们娘俩还真把我当保姆了是吧。”
“行了,行了。我都快累死了。不是给你带吃的了吗?再说我们家乐乐也给你添了不少灵感和素材了。你前几本书描写生孩子,带孩子的场景,没有我和乐乐,你写的出来吗?写不出来你只能去BAIDU。一BAIDU就等着被人掐抄袭。连JJ现在都有个涉及抄袭事件录了。你也不想和那谁谁谁一样,晚节不保吧?再说了,你那新书里未婚妈妈,可爱宝宝不是参照我和乐乐为原型吗?我什么时候收过你版权费了。你就别闹腾了,好好照顾我家乐乐。节省出时间码字吧。小心不更新有人F你。就这样吧。挂了啊。”
安笑说完一连串话,不等哑哑回答,便火速挂断电话,靠在沙发上。陪安乐玩了一天,累的不行,还好这儿子乖巧,主动去烦扰哑哑。
刚想睡一会觉,却听到手机短讯声,安笑捏过手机,眯着眼睛,摁下确定键。
“笑笑,我是小影。明天出来聚聚吧。”
把号码给江霖那刻起,她就该预料到这情况。安笑揉捏着哈姆太郎,躺了一会,最终抓过手机,利落的回了一个“好”。

意料之外的三人对峙

人生最幸福莫过于“睡觉睡到自然醒”,安笑自是达不到这样的境界了,心里惦记着和小影的约会,不断数着“一只慈郎,两只慈郎……”,如此反复折腾到大半夜才入梦。
等她睡眼惺忪的瞥了眼床头的多啦A梦闹钟时,已经11点半了。安笑顿时从被窝里坐起身,睡意全无。从床头摸索出手机,开机便收到欧阳石的短信。安笑迅速的回了短信,便匆匆奔去卫生间洗漱。
冲完澡换完衣服,安笑满意的看着镜子,微施薄妆,人显得精神多了。这样去见艾小影,应该可以了吧。
随意的啃了几口面包,喝了半杯豆浆。安笑拧起包,匆匆下楼拦了的士,和艾小影约定碰面的时间是1点,到时代广场的时候,刚刚巧这个时间。
和以往一样,艾小影站在雕塑下最显眼的角落,低垂着头,一袭黑色风衣,还是那么拉风。安笑快步走上前去拍了拍她。
“安笑,你丫忒不厚道了,我等了你20分钟。”艾小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着重强调那“20分钟”,一副安笑欠了她一百万逾期不还的神情。
她还是一点都没变呐。安笑拉下艾小影的耳机,掏出手机在她眼前晃了又晃,“艾大小姐,你可看清楚了,现在刚过一点啊。是你来早了。”
艾小影定神的对着安笑打量了片刻,最后噗笑出声,很大度的挥了挥手道:“好吧,作为你的老大,这次我就不计较了。”
“我本来就没迟到嘛。”安笑习惯性的反驳。
“唉,笑笑一点也不可爱了。”艾小影长叹了口气,那语调那表情,比彗星撞地球还要悲凉,无限感慨道:“想当年每次约会,笑笑你都会比晴天早到20分钟呢。这次我便顺着你的习惯早来了,没想到我们安二小姐把这优良传统给华丽丽的抛弃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