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谁把相思唱成歌》 ,第2页
下载谁把相思唱成歌
上一页 下一页

安笑一阵沉默,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她也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心翼翼的女孩子了。
逛街永远都是女人最爱之一。两个人胡乱逛了两个多小时,却什么都没买。
大学毕业以后,安笑便投奔了哑哑,哑哑是标准的宅女一只,整日和她的宠物狗“小诺”腻在一起,买菜做饭全是安笑一人包了,安笑不在的时候,哑哑淘宝解决零食,三餐叫外卖。能不出门便不出门。显然逛街的理论在“王道的宅女”哑哑那里行不通。没人作伴,安笑便很少逛街。
长久不运动,安笑有些累,两人便去了“时光”。
大学毕业的四年里,“时光”连锁店已经遍布Y市了。安笑点了杯花样奶茶,多层多色的奶茶在深邃剔透的杯子里让人赏心悦目,安笑凑上吸管轻吮了口,口味还是没有变。只是“时光”比起当年更加繁华精致了。
“笑笑,再过一会江霖就来了。”
安笑轻“嗯”了声。
两人随意说着往事以便等待江霖的到来。安笑安静的听艾小影娓娓叙述,艾小影的记忆真的很好,那么久远的事,都能想得起来。
安笑也清晰的记得,因为她把所有的事,美好的不美好的,全都一一记录了,反复温习了无数遍。
艾小影还在继续,安笑笑着看了看她,便注视着窗外。
临窗而坐,透过巨大的落地窗,街道状况一目了然。和煦的阳光穿透而来,恍惚还能感受道那微微暖意。戒指在阳光下显得无限耀目。
“笑笑,这戒指很漂亮呀,婚戒?”
安笑别过头来,看到艾小影正盯着她手上的戒指,一脸的戏谑。安笑手抚了抚戒指,笑着点头道:“是啊。”
昨天欧阳石送她回来时便从口袋里掏出个精致的盒子,里面装的就是这枚戒指。欧阳石说赶时间随意在店里选了个,没想到大小正好合适。
“做戏要做足”,安笑赞同欧阳石的理论,便收下了,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得着。
“啊啊啊。”艾小影对这个回答万分遗憾,一见面她就注意到安笑的戒指,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问。昨天听江霖提及安笑貌似有个儿子,她还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今天得到安笑如此肯定的答案,她沮丧了。安笑放弃了吗?怎么就那么结婚了?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不是一直是……
“小影,你在叫唤什么呢?”江霖手搭在艾小影肩上,在一旁入座。大口喝起了艾小影的果汁,引得艾小影直囔囔着:“哎,这是我的果汁。”
看到被艾小影夺下的杯子,江霖无奈的重新点了杯咖啡。
“江大公子,艾大小姐,你们喜结连理成婚配了没?”同喝一杯饮料,关系匪浅了应该。
“没有。”艾小影回答的很干脆。
“你这个伴娘不在,小影哪肯嫁。”江霖搂着艾小影,故意一脸责备的望向安笑。
“哦哦哦,是我的错,现在我回来了,有了伴娘,二位佳期临近了吧。”
“安笑,你别岔话题,当初不是说好了,结婚的时候,我们做彼此的伴娘吗?你丫悄悄的把婚就结了,连儿子都有了,就是不通知我们,是怕我们出不起那份喜钱吗?太过分了,安笑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江霖你说是不?”
江霖十万分的同意艾小影,配合的一起声讨安笑。
安笑干笑着没辙,还好救命电话响了,连忙按了接听键。
“笑笑,你在哪?我中午收到你的短信,现在手头事忙完了,要我去接你吗?”
欧阳石温柔的话语,在安笑听来就是那无上荣耀的救命之免死金牌呀,安笑连连说道:“好啊好啊,在剧场路的时光,石头你快来吧。”
“好。我一会就到。”
看不到欧阳石此刻的表情,却依然能清晰的感觉他话语含笑。安笑有种欢呼的冲动,欧阳石真的是她的福星呀!
“啧啧,这么激动的样子,你家阿娜答的电话?”
“是呀。”安笑得意的收好电话,“我老公一会就到,看你还敢欺负我。”
话语刚落,安笑自己也吓了一跳,她居然如此顺口的说出“老公”这个词。一定是情势所逼,被艾小影刺激的。
“哎呀,笑笑现在也变坏了,都开始反抗了。江霖。”艾小影使劲摇晃着身侧的江霖,一脸的心痛,就像是孩子步入了青春期,开始叛逆不拘管束,作为家长无奈的求助样。
“嗯嗯,小影你也早点嫁给我,让我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去帮你镇压下安笑的这场反革命浪潮。”
安笑看着两人打闹的样子,不由得心情大好打趣说:“对啊,艾大小姐,你也早点投奔江大公子的怀抱吧。这样有人罩不是很好嘛,更何况,江大公子这气场多强呀,以后铁定没人敢欺负你。我这个小透明,肯定是会坚定不移的围绕在江大公子的领导之下的。”
“你们……”艾小影没想到形式逆转,恨不能掩面挂个隐身衣。“笑笑,你家阿娜答是个什么样的人?帅吗?”
“帅。”安笑赞叹艾小影的思维转换之快,于是语气加重的突出个肯定词。
“是吗?”艾小影沉思说:“也对,我们安二小姐从小生活在江大公子和季二公子的美色下,长得不帅也看不上。那他和晴天比谁更帅?”艾小影突然凑近,脸上满是好奇。一副星星眼闪烁模样。
晴天那个名字再一次被提及,安笑暗自叹了叹息,幽幽开口:“没有可比性,晴天是美少年,欧阳石是成熟的帅气。”
“美少年又咋样,当年还不是被洛薇薇给甩了。”艾小影撇了撇嘴,“不过晴天和你同岁,今年也二十六了,早就过了青春美少年那年纪了。”
是啊,原来季晴天也二十六了呀,记忆中的他依旧是美好阳光美少年模样,安笑不得不承认时光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笑笑,他叫欧阳石是吗?欧阳这个姓可真是好,若是取名叫欧阳明日就更好了。”
安笑无语,这些年过去了,没想到艾小影还是如此迷恋《雪花女神龙》里的欧阳明日。
“笑笑,欧阳石个什么样的人,也像我家欧阳明日那样吗?”
我家欧阳明日,欧阳明日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安笑嘴角抽搐了下,还没回答,倒是江霖先开口了,“是个很浪漫的人。”
“?”艾小影疑惑的看过去等待江霖解说。
“难道当街拥吻还不够浪漫?”江霖把玩着咖啡杯,似是漫不经心随口一句。
“天呐,笑笑,几年不见,没想到你蜕变的这么彻底,居然和男人当街拥吻。”艾小影好奇的打量着安笑,随后又感叹,“不过要是哪个男人给我个当街拥吻,我也嫁他。”
“是吗?”江霖挑了挑眉,站起身,一把拉起艾小影。
“哎,你干嘛?”
“当街拥吻啊,我们这就去。小影你也早点嫁我吧。”
艾小影瞬时脸就红了,像是……周杰伦那《七里香》里咋唱来着,哦对,就是那句,“而你的脸颊像田里熟透的蕃茄。”
安笑拖着腮,很没形象的笑看这对俊男美女的表演。不得不感叹艺术总是来源于生活呐。
看到欧阳石出现在时光的门口,安笑连连挥手,“石头,这里这里。”
欧阳石笑着点了点头,快步向着安笑那桌走去。随着欧阳石的到来,江霖和艾小影也终止了打闹。欧阳石果然是光辉般的存在呀。
“江大公子,艾大小姐。幸会幸会,我是欧阳石。没能早点带笑笑来见你们是我的错。”
欧阳石这番外话说的怎么那么象是准女婿拜见丈母娘呢。
“呵呵,现在见也不迟,以后我们笑笑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艾小影这话回的也很有丈母娘指示女婿的味道呀。
黑线阿黑线,安笑嘴角继续抽搐,怎么她身边除了江霖,都是不靠谱的一群人呢。
艾小影和欧阳石的对白还在继续。
“欧阳,你为什么叫欧阳石呢?”
“叫欧阳石不好吗?我爷爷取的名字。”欧阳石不明白艾小影的意思,疑惑的望向安笑。
“好,挺好的。”如果叫欧阳明日就更好了。艾小影继续说道:“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你就是那无转移的磐石,我家笑笑就是那韧如丝的蒲苇。很和谐很浪漫。”
艾小影抽了,一定是抽了。安笑同情的看着她,不就是一个名字,至于受打击的连古诗句都冒出来吗。
“呵呵,不愧是艾大小姐,文采就是好。”欧阳石笑意不变,钻石王老五修养果然够好。
“那你儿子呢?”艾小影还不死心。
知晓艾小影的用意,安笑连忙声明:“我儿子名字也早定了,叫乐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艾小影摊手放弃了。等你儿子结婚再生子,她一定要率先抢下命名权,欧阳明日总会有的。
艾小影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只是她似乎忘记了,我们可爱的小正太“乐乐”今年才三岁。结婚生子还遥遥无期中。
“笑笑,你当时怎么会想到结婚?”江霖皱着眉,那个年纪结婚不是太早了吗?
“我一刚毕业的女大学生,连自己都养不活。就差举个牌子求包养了。遇到这么一帅气又多金的白马王子,还犹豫啥啊?”
欧阳石一把搂过安笑,好看的俊脸满是宠溺。
“HI,大家都到了啊。”
“啊,晴天你迟到了啊。这次就罚你请客吧。”
“好。”
安笑僵硬着身子,世界像是突然静止了,耳边什么声响都听不到。只看到季晴天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安笑凝望着那张几乎没变过的笑脸,流逝的时间仿若镜头定格了一般。

为了圆谎而进行的同居

刚才还是热闹一片,怎么他一来就冷场了。这严重不符合季晴天的美学观,他一把拉开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有些暖场似的挑了挑眉说道:“怎么都不说话了?都折服在爷的魅力之下了?”
“晴天你别那么自恋,这下要闹笑话了吧?”
季晴天挑了挑眉表示不解。
艾小影指着欧阳石,调侃道:“这边坐着一大帅哥呢,这魅力光环明显是人家更耀目一些。何况人还是一复姓呢。”
“呵呵。”季晴天笑了笑,站起身,侧着身子伸出手,“季晴天。冲着同样都有如太阳般夺目的魅力,咱们得认识下。”
“欧阳石。”欧阳石优雅的起身,和季晴天握了握手,补充道:“安笑的老公。”
季晴天闻言脸色微变,随即恢复常态松开手。速度快的,连欧阳石都恍惚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
“安小妞,眼光不错啊。”
季晴天轻松的口吻,听在安笑耳里,却似椎骨般的刺痛。欧阳石的手还搭在她肩上。安笑冲着季晴天莞尔一笑,语调轻松的调侃道:“是啊,大家都这么说。没办法,我安笑就是人品好运气好。”
“喂喂喂,你再这么得意下去,小心我嫉妒的推你去撞墙啊。大秀甜蜜也要顾忌还有咱这么一剩女还在你眼前坐着呢。”
“江大公子,求你了,为了社会稳定,长治久安。你快把这剩女领回家吧。省得她桃花朵朵开乱祸害人。”
安笑一副求天拜地的模样。
“恩,笑笑说得对。桃花朵朵开,也得有桃子才行。江大公子,快快当个桃花终结者,结出桃子吧。爷也好早日步入婚礼殿堂,华丽丽的当一次伴郎。”季晴天也是一脸调笑的附和。
“反了反了。季晴天安笑,你们俩个小混蛋,你们当心我半夜翻译文稿时,打电话骚扰你们去。”
“我关机。”“我关机。”
季晴天和安笑几乎是异口同声。
“晴天为防止小姑娘骚扰,半夜关机我还信,笑笑你以前手机可是24小时开机的啊?”艾小影喝了口果汁看向安笑。
“辐射啊,为了青春美貌,我家石头这么帅,我整天担心他会被莺莺燕燕抢走,当然要注意保养,减少辐射——关机咯。”
“这叫女为悦己者容吗?我们安二小姐也春心萌动了啊。”艾小影打量着安笑,似乎依然不能接受今天这样的局面。
“老婆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欧阳石的最爱。”欧阳石揽过安笑,深情的表白不算,还俯身亲了亲安笑的脸颊。
安笑羞涩的回笑了笑,季晴天坐在桌子的侧面,她还是有些忐忑,一颗心吊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
“我去下洗手间。”安笑站起身,从季晴天身后绕过。
“笑笑,我和你一起去。”艾小影也起身,和安笑一起往卫生间走。
打开水龙头,不断冲着手。掌心,满是汗。
“笑笑,不要浪费水资源呀。”
听到艾小影出声提醒,安笑撤出手,走到烘干机下等待烘干。
“这样烘会很慢呢,给你纸巾。”
安笑并没有接过艾小影的纸巾,“我喜欢这样烘干,暖暖的,很柔和很舒服。”最重要的可以打发时间,安笑在心里补了一句。
三个人的对峙,很累心。
也或者想逃开不愿意面对的,始终只有她一个人。季晴天那么洒脱的一人,怎么会同她一样呢。
这场暗恋的独角戏,自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在演。
说到底,也只是庸人自扰罢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