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回归的女神》 ,第2页
下载回归的女神
上一页 下一页

宁西笑了笑,似乎并不介意李建晖问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
出了总裁办公室后,张青云把两个剧本递给宁西,“这是女二号与女三号的剧本内容,你挑一个。”
刚进公司就可以自己挑角色,宁西觉得自己也算是新人中运气好的那一拨了。
剧本开头有人物介绍,女二号是民国期间的富家小姐,女三号是个普通农家女,然后宁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富家小姐。
“为什么选这个角色?”张青云见她这么快就定下来,有些意外。女二与女三的戏份差不多,从某种角度来说,女三更苦情一点。
“因为富家小姐的服装比农家女好看,”宁西拿着女二号的剧本,笑着道,“大部分观众都喜欢看脸,漂亮的戏服可以给容貌加分,不好看的戏服只能给容貌减分。”
而且人的骨子里都有崇尚利益的天性,富家女往往比农家女多一层由金钱带来的光环。
“你这话……说得好像挺有道理。”张青云无言以对,不过也没有反对宁西的选择,而是拿出手机给剧组方打电话。
通完电话以后,他道:“你回去后把剧本好好看一下,两天后我就带你去剧组。公司给你安排了一个助理,到时候她会全程跟组照顾你。”
宁西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那我现在就回去看剧本。”
“等一下,”张青云拿好车钥匙,“我送你回去。”
回到住处,她回国前几天办的国际快递已经到了,于是张青云又充当了一次苦力,帮她把东西搬回公寓。
“麻烦张哥了,”宁西笑眯眯的打开冰箱,“你喝咖啡还是饮料?”
“白水就好。”张青云坐到沙发上,见茶几上摆着一盘新鲜的水果,就问道,“这里你还住得习惯吗?”
“挺好的。”宁西从厨房里倒了一杯白水出来。
“当初签你的时候,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世界名校的毕业生,”张青云看着站在茶几前漂亮的年轻女人,“难道你没有想过留在国外?”
“在哪都一样,”宁西把水杯放到他的面前,笑得一脸风淡云轻,“我还要感谢你跟刘哥,如果不是你们俩,我在公司也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
张青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温刚好适合入口,他忍不住想,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
“祝我们合作愉快。“他朝宁西举了举杯子。
“合作愉快。”宁西举起橙汁回敬了他一下。
《烟火流霞》是九吉自主投资拍摄的电视剧,从导演到编剧都是电视剧圈比较有名的人物,男一是刚刚拿到视帝的周政川,女一是正当红的朱佳菲,业内很看好这部戏的收视率。
戏刚开拍不久,大家听说女二号马上就要进组,多多少少有些好奇,不知道来人是哪个艺人。
女二号在剧本里的人设是个美丽贵气的千金大小姐,她喜欢男主,男主喜欢的却是如清泉般的女主。
现在的电视剧,情情爱爱是常见的套路,你爱他,他爱她,而她却爱着另一个他,再点缀一些恩怨情仇家国大恨,在俊男美女的演绎下,就成了一部缠绵悱恻的电视剧。
想要在众多的电视剧里杀出一条血路,有好口碑高收视,就要在剧本、道具、服装、演员、后期以及宣传等各方面上下苦功夫,九吉以往自主投资拍摄过好几部戏,收视口碑都还比较不错,所以业内对这部戏很看好,也有不少艺人想上这部戏。
早上七点,正是气温不太高的时候,剧组正趁这个时候加紧拍摄,到了正热的时候,大家也好休息。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保姆车停在剧组外面,大家心里都有底,这是女二号来了。
保姆车门打开,一个长发披肩戴着咖啡色墨镜的女人走下了车,虽然大家看不清她容貌,但是见她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穿着一身长裙气质出众,料想应该是个美人。
等副导演把人带进化妆间后,才有人小声的问:“刚才来的那个女二号好像是个新人。”
道具师捂着嘴,压低声音道,“昨天我听导演提过,这个新人好像是九吉准备力捧的新人。”
“他们家捧过多少个新人了……”同伴说了这么一句,见有人过来,不好意思再提,笑了笑便作罢。
九吉没捧女艺人的命,圈里都清楚,但是这话却不能明面上说,传出去彼此面上都不好看。
一个小时后,导演拍了拍手,然后对周政川道:“政川,下场戏先拍你跟女二的戏,新人有些地方不懂,你多带带。”
周政川笑着应下了,今天一早经纪人就给他打过电话,说公司里新签的小师妹要进组,让他多照顾一下。
公司里的女艺人与他没什么利益冲突,带一带也没什么关系,所以周政川很爽快,并没有不乐意的地方。
没过一会儿,他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隐隐约约还听到副导演在跟人讲戏,他猜想是小师妹过来了。
他回头看去,这一看,竟让他晃神了。


☆、好年华

周政川见过太多的美人,清纯的,火辣的,不食烟火的,应有尽有。
他现在这么晃神,不是因为宁西比圈内任何女艺人都要美,而是因为她走过来的模样,简直与他脑海中设想的女二号一模一样。
作为敬业的演员,他每次投入拍摄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当成戏里的角色,同时也会对戏里其他角色有初步的设想与揣摩,这样才能让他更好地与自己扮演的人物共情。
在他的想象中,金尤烟应该有乌黑亮丽的头发,白皙的皮肤以及漂亮的五官,举手投足都要带着富家小姐的贵气与高傲,所有人在她面前,都会逊色一两分。
女二号在这部戏里是个很重要的角色,他得知是由一个新人师妹来饰演这个角色时,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可惜,可惜这么好一个角色就要被新人毁掉了。
然而现在周政川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疼,因为他觉得自己被宁西实力打脸了,好在他演技过硬,没有让其他人看出自己的失态。
“周哥。”宁西走到周政川面前,礼貌的朝他颔首。
“等下拍的时候,你不要紧张。”周政川朝宁西温和一笑,担心她太过紧张影响发挥,还特意多说笑了几句。
坐在树荫下看剧本的女一朱佳菲对自己的助理笑道:“都说周哥爱护后辈,今天见了才知道传言不虚。”
助理替她摇着扇子,小声道:“今天早上周老师接电话时,脸色好像不太好。”
朱佳菲面色一肃,压低声音道:“这些话以后不要说,到时候传出去,我就要里外不是人了。”
不管周政川今天接了什么电话脸色不好,都不管她的事。到时候话传出去变成周政川对女二不满摆脸色,转头再一查,传话的源头在她这里,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周政川与女二是同一家公司的人,关系再糟糕,也不会撕破脸,到时候只会恨她这个传话的外人。
助理见朱佳菲脸色不好,不敢再乱说话,只好一边给朱佳菲摇扇子,一边等拍摄开始。
“别紧张,深呼吸。”正式开拍前,周政川朝宁西做了一个鼓励的动作。
宁西回以一笑,然后深吸一口气,然后再早已经摆好的咖啡桌旁坐定。
实际上导演心里更紧张,他就怕九吉给他塞一个不会拍戏的新人来毁了他的戏,所以见两个演员准备好后,就举起手,示意打板的工作人员注意:“一二三,走。”
这部戏的故事主体围绕这男主角展开,男主角表面上是个有些才干但却喜欢游手好闲的富家公子,实际上他却是党内的重要人员,与境外人员展开各种智勇双全的斗争。
在这部戏里,有很多惊险又激烈的画面,剧情节节相扣,只要节奏把握好,播出后肯定会受到很多观众的追捧。
宁西扮演的金尤烟在戏里是个很关键的人物,因为她父亲是新政派的官员,这个政派与境外势力勾结,是个卖国求荣的软骨头组织。
在剧本后半段,金尤烟的父亲暗中加入了男主所在的党派,因为涉及太多机密问题,所以他并没有告诉家人。金尤烟在最后关头察觉到父亲的选择,为了掩护父亲、男主以及他们身后的那些爱国人士,不仅失去了一只手臂,还毁掉了容貌,最终远走国外,直到最后结尾处,才回国与已经老迈的男女主见上一面。
现在周政川与宁西要拍的是金尤烟喜欢男主却不自知,然后两人各自离开的一场戏。
“谁惹得沈大公子这么生气?”金尤烟坐在咖啡桌旁,朝服务生招了招手,然后朝沈绍生抬了抬下巴,“给这位先生来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
“金小姐?”沈绍生似乎才看到金尤烟,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勾起一边的唇角笑了笑,然后在她对面坐下,“怎么好意思让如此佳人请我喝咖啡。”
“没关系,本小姐愿意为沈公子这样的人付账。”说到这,她用目光把沈绍生从头发到胸膛都扫了一遍,然后拿起银勺轻轻的搅动咖啡。
“二号机,给她的手来个特写,三号机注意她的侧写镜头。”陈导拿出对讲机指挥,然后继续看监控仪里的画面。
白嫩光滑的手腕戴着黑色珍珠手链,在镜头下美得似乎在发光。
“距离上次一别,已经一年有余,沈公子越来越俊秀出彩了。”金尤烟放下银匙,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绍生,眼底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谊。
周政川看到这个眼神,心底微微一颤,忍不住想,这个沈绍生眼睛要有多瞎,才看不出这个优秀的姑娘对他有好感。
好在他出道多年,不会因为这点情绪影响镜头感,所以还是成功的把这场戏拍了下去。
一场戏拍完,导演松了一口气,下面不少工作人员也都跟着庆幸起来,看来这个新人很靠谱,他们不用担心这个新人拖后腿,影响拍摄进度了。
又经过两天的拍摄后,陈导在闲聊时对周政川道,“你们公司这次签的新人有点看头。”
周政川笑了笑:“听说这位是公司从国外签回来的,上面很看重。”
陈导知道他这是在提醒自己,笑着道:“有潜力的新人,谁都欣赏嘛。”
两人相视一笑,没有再围绕着新人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拍完一场戏,宁西坐在椅子上补妆。夏季炎热,妆很容易化开,所以每拍完一场戏,都要补妆才能上镜。
“旁边的酒店好热闹,听说有个富二代在那里举行古典式的订婚仪式。”助理小杨端着冰绿豆汤过来,语气有些艳羡,“外面停满了豪车,随随便便一辆车,都够我奋斗一辈子了。”
宁西接过绿豆汤喝了一口,然后笑眯眯的伸出食指抬起小杨肉肉的小下巴:“有什么豪车值得上我们家小杨奋斗一辈子?”
被这样一个大美人调戏,小杨突然觉得自己脸有些发热,心跳得也有些快。妈妈呀,她性别为女,爱好是男呀!
见自家小助理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宁西笑得眉眼弯弯:“如果好奇的话,就去看看,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
小杨摇摇头,犹豫道:“张哥说了,我不能擅离职守的。”
“没事,是我让你去的,他不会扣你工资。”宁西翻着手里的剧本,“只要你别忘了时间就好。”
“那我拍两张照片就回来,”小杨眼睛亮了亮,站起了身,“我不会耽搁太久的。”
“你的助理也去瞧热闹了?”朱佳菲走到宁西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无奈笑了笑。
“菲姐,”宁西放下手里的剧本,朝朱佳菲友好一笑,“她还小,喜欢瞧瞧热闹也正常。”
“你又比她大几岁?”朱佳菲从包里掏出一个自动小电扇递给宁西,又给自己开了一个呼呼吹起来,“你的戏感很好,以前拍过戏?”
“只拍过龙套跟一些没多少戏份的小角色。”宁西接过小电扇,跟朱佳菲道了一声谢。
“圈内大多人都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朱佳菲倒并没有因为宁西这些经历露出轻视的态度,“你还年轻,以后的机会多着呢。”不像她,年过三十还总是演着套路相似的角色,有时候状态不好,只有靠着厚厚的浓妆掩饰疲态。
二十三岁,正是青春好年华。
两人没聊多久,小杨就捧着手机回来了,走到宁西面前就开口道:“西西姐,这对情侣不仅有钱,还长得都很好看,刚才咱们剧组的还有人说,这两人的相貌混娱乐圈都足够了。”
“真有这么好看?”朱佳菲有些好奇的问。
“嗯。”小杨肯定的点头,然后把照片从手机相册里找出来,递到了朱佳菲面前。
朱佳菲接过手机一看,屏幕上的男人穿着上世纪三十年代时的西装,女的穿着华贵的旗袍,相貌确实很出众。
“这不是陈家那位公子吗,这位终于收心与人订婚了,与魏家小姐也称得上是门当户对。”朱佳菲认出照片里的人后,语气有些淡然。
她见多了这种富二代,时不时玩个嫩模或者n线小艺人,转头订个婚或者结婚,还会被不少媒体夸为浪子回头,或对新娘痴心一片云云。
宁西闻言笑了一声,视线扫过朱佳菲还给小杨的手机,眼波流转仿若一池最缠绵的春水:“郎才女貌门当户对,挺好的。”
“是啊,祝他们百年好合。”朱佳菲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宁西勾了勾唇角,似是在附和朱佳菲的话。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