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我是船长》 ,第2页
下载我是船长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些残破的飞船大多被切割机切开了,裸露的地方被格兰星的大气锈蚀成了各种颜色。切割机的高温融化出的铁水,把这些垃圾飞船溶合在一起,更成了天然的道路。

而现在,就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这铁水凝结之后的通道上向上爬着,他们敏捷地如同两只大猴子,避开了道路上突出的各种尖锐的金属,抓着飞船残破的外壁、荡着断裂的线缆,一路飞奔向上。

在这重力加速度为17g的格兰星,以普通人的体质,可以一口气跑到距离地面一千多米的高处,但是对于这座十几万米高的垃圾山来说,这还只是山脚下。

而此时,这两人已经爬到了半山腰的地方。

“阿帆,休息一下吧。”在前方飞奔的古峰故意深吸了两口气,转头对身后咬牙跟着的古帆道。

这里的空气已经很稀薄了,对普通的黄族人来说,已经足够引起不适了。

古峰记得,很久之前父亲说过,不准带着古帆到太高的地方。

“不用,这次说好要爬到男爵号那里。”身后的古帆头也不抬,从古峰的身边跑了过去。

看着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古帆,古峰有点无奈,不过他顿时也兴奋起来,大叫了一声:“好!”

两个人一路风风火火跑到了男爵号的前面,古帆一屁股坐了下来,抬头看着眼前的黑胡子。所谓黑胡子,是格兰镇对这艘男爵号飞船的俗称,它是一艘7000米长的中型货运飞船,斜斜倾覆在垃圾山之上,船体已经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只剩下一些骨架和船首像上巨大的黑胡子男人。这船首像即便是在格兰镇上也能看到,往往太阳照到黑胡子的左边一撇胡子时,就代表了格兰镇新的一天的开始。

身为良导体的垃圾山,昼夜温差极大,夜晚时整个垃圾山会被冰霜覆盖,而到了白天太阳出来了,这些水汽凝结的冰霜,就会迅速融化,变成锈蚀的水流冲刷而下。水流在男爵号的眉毛处汇聚成了一条锈红色的瀑布,沿着一条冲刷出来的锈蚀的河道,流入下方的锈湖里。

休息了一会,古帆站了起来,向下看去,从这个角度,可以完全俯瞰整个格兰镇,各色的建筑,大多是用各种飞船的残骸建设而成,各有特色。古家的帆船式建筑,在其中并不显眼。

在格兰镇外的小广场上,有一艘长约四百多米的飞船停留着,那艘飞船整体的造型是简单的椭圆形,突出的武器支架已经残破不堪,并没有武器在上面。飞船的漆早就已经斑驳,露出了如同补丁一般的修补痕迹。这艘飞船之前似乎也曾经来到过格兰镇,都是寻找废旧的飞船金属进行简单修补。但是这一次,父亲却说,飞船上的人似乎打算成为星盗。

“阿帆,咱们下去吧,老爸不让越过男爵号,他说上面有怪兽。”抬头看着男爵号侧面的几条金属板搭成的狰狞道路,古峰显然有些犹豫。其实他自己一个人也曾经幻想过男爵号后面有什么,但是……怪兽,好可怕。

“我已经打听过了,男爵号上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怪兽。”古帆道,“老爸是在骗我们,怪兽什么的,傻瓜才信。”

被说成傻瓜的古峰一脸郁闷,嘟着嘴不说话了。

“走吧。”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古帆抓着男爵号旁边突出的金属棒,一个翻身,爬到了几块钢板上,然后向前大步跑去,回头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才会有怪兽来抓你。”

“喂……等等我……”古峰瑟缩了一下,连忙跟上,那些古帆必须全身使劲才能爬上去的地方,身高体壮的铜族只是抬腿就上去了。

绕过了男爵号,眼前顿时呈现出了不同的风景,古帆顿时兴奋起来,四下张望着。

其实这里还是那锈蚀的垃圾山,只是对从没来过的小孩子来说,这里便如同魔境一般吸引人。

“喂,小家伙,不能再向前了。”一个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嘶哑如同破旧的风箱。

“哇,怪兽!”古峰顿时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就缩到了古帆的身后,蜷成一团,小心翼翼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不过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一把抓住了一根金属棍,拦在了古帆的面前,警惕地四下张望着。

“在看哪里,小家伙,我在你们头顶上。”那声音明明是从眼前传来的,但是那里却什么也没有,古峰抬起头,就看到自己头顶上十多米高的地方,吊着一个脑袋大小的圆球状物体,在他们抬头看时,那圆球状物体突然张开了一条细缝,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眼珠来。

“哇,大眼球怪兽!”吓了一跳的古峰一把把古帆拉到了身后,转身就打算跑。

“喂,铜族的小家伙,我可不是什么大眼球,我是老爵爷。”那声音道,“这里向上有很多生化飞船,那些东西可不像下面那么安全,你们还是不要向前的好。”

“生化飞船?”古帆走出来,有些疑惑,“生化飞船是什么?”

“看到我了么?就是我这样子的,不是金属,而是生命体。”老爵爷这样说着,巨大的眼睛又眨了一下,“怎么说呢……本来大部分飞船都是金属的机械飞船,但是从……抱歉,我的数据库损坏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生化飞船越来越多。那些家伙都被堆在上面,虽然已经损坏了,但是并不是完全死亡了,而是以无意识的组织体的状态生存着,互相吞噬吸收物质和能量……它们的基因很不稳定,说不定就会发生变异,成为很危险的生物……对你们小家伙来说,上面太危险了,回去吧。”

“阿帆,回去吧……”古峰又缩了缩身体,回头道,但是他看到的,却是阿帆的眼中,燃烧起的名为好奇的熊熊烈焰。

“生化飞船,我想看……”古帆向前走了两步,抬头看向老爵爷:“你会阻止我们吗?”

“阻止?不,我被命令在这里告诫那些打算上去的小调皮鬼,不过我并没有力量阻止你们,你们也看到了,我其实也只是一块组织体,不过我还残留着一些意识。如果你们一定要上去的话,能不能抽出几分钟时间,听我一个请求?”

“请求?”古帆抬头看着这有些吓人的大眼球,那蔚蓝色的眼珠如同天空一般纯净,古帆看不出什么恶意。

“是的,你们也看到了,我被吊在这里执行人类的命令,但是我残留的只有这个眼珠而已,并不能发出声音,我现在是通过你们面前那块残破的扩音器发出声音,不过这东西需要的电信号和我本身并不符合,用这东西说话会很消耗能量,如果你们一定要上去的话,能不能帮我找一块合用的生物振膜?”

“生物振膜?那是什么?”古帆好奇,这种东西他从没听过。

“大概是这个样子的东西。”蔚蓝色的眼珠中,映出了一个淡红色的薄膜的映像,“这是一种生物组织膜,通过震动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他就是我的声带,小家伙们。”

那淡红色的映像敛去,蔚蓝色的眼珠也闭合了起来:“我每天积存的能量只能说这些话,好了,小家伙们,回去还是上去,你们自己选择吧。”

古峰和古帆在老爵爷的下方争论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手拉手向上方爬去,老爵爷把蔚蓝色的眼珠睁开了一条缝隙,然后发出了轻微的叹息。

这便是人类,他们可以罔顾自己的安危到危险的地方去,为的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吗?这便是自己和人类的不同之处吗?

老爵爷生产于生化飞船刚刚兴起的那段岁月,曾经的男爵号,也就是现在的黑胡子,是一种实验性的机械与生化相结合的飞船,作为男爵号的主控系统,老爵爷曾经也有完整的人格,不过因为肩负整个飞船的操纵,它被设定为只能够循规蹈矩,精确执行命令,绝对不会为了任何的因素而冒进。在男爵号被毁掉之后,老爵爷残存的一部分组织体自我封闭,记录下必须记录的讯息,以最节省能量的方式生存下来,已经过了几千年。

简单说,现在的老爵爷,其实是男爵号的黑匣子系统,其中大部分的数据都是男爵号坠毁时的具体参数。理论上来说,这部分是被保护的最好的,等待着厂商回收分析。它的序列中,最高级序列就是在保持自身数据完整的情况下生存尽可能长的时间,但是老爵爷自己也知道,几千年之后的现在,再也没有人关注一艘被星盗劫掠的飞船是如何坠毁的,这种黑匣子系统也完全卖不出去,即便是带回去当食物吃掉,都要担心被基因入侵。而它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在这里提醒越界的小家伙们,当时的格兰镇还很繁华,有着众多的落魄佣兵。

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小孩子越过这条界限,前往上方。他们大部分都活着回来了,毕竟那些无意识的组织体并不特别危险。但是并没有什么人带来他想要的东西,因为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和其他人交换。

此时的古峰和古帆,正行走在渐渐变得滑湿的道路上,这些奇怪的粘液,是那些组织体蠕动过后残留下的,尽管古峰和古帆都戴着手套,却依然很不舒服。

“那就是组织体了吧。”在金属的骨架上,有很多东西蠕动着,它们颜色各异,有的呈现粘液状,有的像是一团肉,有的长着触须,还可以发出奇怪的声音,更有一些,还在蠕动着前行。细小的金属被卷入了它们体内,一小部分被消化掉了,另外一些,却残留在它们前进的路上。偶尔有一两个组织体狭路相逢,彼此接触,就会翻卷上去,互相吞噬着,如同沸腾的开水,发出尖叫一般的声音。

“好恶心……老爸带回来给我们吃的东西,不会是这些吧。”古帆缩了缩脖子,有点后悔上来了。

“怎么会,老爸带来的都是些野物……”古峰说着,突然面色变了,指向了上方一处突出的金属板上:“你看!”

一只有着漆黑毛发,身高足有1.5米的犬型生物正蹲坐在金属板上,撕咬着一块蠕动着奇特触须的组织体,它也发现了侵入了他的地盘的兄弟两人,丢开了嘴边的组织体,伏低了身子,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吱嘎”一声,古峰扭断了一根支愣在身边的金属棒,擒在手中,发出了威胁的吼声。

“那是黑狼吗?”古帆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磨得很锋利的轮叶片,这是很久之前他从一艘飞船残破的排风装置上拆下来的,扭曲的轮叶片看起来就像是一把造型怪异的弯刀,这排风扇估计是装在动力室的,米列合金的扇叶不但耐高温、耐腐蚀,而且非常坚韧。

古帆也帮古峰准备了一把,不过这东西对铜族人来说,只能算是一把水果刀。

“和老爸带回来的一模一样!”古峰咧开嘴巴,露出了带点狰狞的笑容,古峰只害怕虚无缥缈的怪兽,却从不会害怕这些真实存在的东西,铜族人是天生的战士,从不会在战斗中退缩,他口中发出了一声怒吼,挥舞着手中的铁棍冲了上去。

“吼!”黑狼猛然扑下,尖锐的牙齿如同弯折的电光,它认识这种生物,若是往日看到这些生物,它会躲得远远的,但是现在这两个,很显然是幼年体,正是最美味的时候。

“嗷!”黑狼被一棍子抽中了头部,打了一个滚,在金属板上一蹬,又跳了回来,古峰的一棒子似乎只是给它挠痒一般。

“刷!”闪电一般的刀光从他的侧身劈下,黑狼又是一个翻滚,却感觉到腰间的剧痛,古帆已经逼了上来,手中的米列合金刀在它的身上划出了细长的刀口,鲜血一滴滴滴在地上的粘液中,粘液中蠕动着细小的组织体,吸收着鲜血,迅速成长着,如同雨后的真菌。

发现自己并不是对手,一番试探之后竟然就受了伤,黑狼并不恋战,转身爬上了一根纤细的飞船骨架,就要逃跑。

“哪里跑!”古峰一抬手,手中的金属棍电射而出,噗嗤一声插在了黑狼的背部,黑狼哀嚎一声,跌落下来,落到了远方。

“哈,死了,快追!”兄弟两人对望一眼,连忙追了上去。

“阿峰,拿着这个。”古帆从一旁捡起了一块还覆盖有防腐蚀涂层的飞船船板,丢给了古峰,然后自己也挥舞着一块,跑进了很多组织体的区域。

“滚开!”挥舞着手中的船板,古峰推开了一只长了很多肉芽的组织体,四周很多组织体感应到了脚步的震动,纷纷围拢上来,两兄弟连忙加快了脚步。

“在那里!”那只被杀掉的黑狼身上穿着粗大的金属棍,正躺在前方不远处,鲜血从它的伤口和面孔上流出来,粘液中残留的组织体得到了滋养,正如同杂草一般生长起来,而正有一块五六米高的肉球状组织体伸出了触须,打算吞噬掉它。

“混蛋,那是我的,不准抢!”古峰大吼。

“阿峰,那东西才五十吨,弹性形变22%,打飞它!”古帆抬眼看去,现代人发达的智力,让他一眼看去,就能测量出这东西的大致体积与重量,然后根据重量与身下接触地面的形变量,计算出弹性形变的系数,这种移动缓慢的东西,对他和古峰来说,只是一种活靶子而已。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