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iamtxt小说网m.iamtxt.com
捐赠我们
《地产狂人任志强》 ,第2页
下载地产狂人任志强
上一页 下一页


华远地产的成功上市,也使为华远奉献十余载的任志强赢得了回报,这种回报既包括精神上的慰藉,也包括实际利益。

根据SST幸福的股改方案,华远集团已经成为SST幸福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达到了46.58%,而SST幸福的第二大股东是一家名为华远浩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持股比例为10.06%。

公开的资料显示,华远浩利的主要股东为华远集团职工,包括179名自然人和两家公司,其中持股比例最高的为任志强,其股本占总股本的21%。

如此不难算出,任志强所持华远浩利的股份可对应SST幸福2.1%左右的股份,任志强的身家已经过亿元。

怀揣借壳之后换得的大笔现金,任志强开始迅速“远征”。任志强称,借助中城联盟这个组织,要想异地扩张易如反掌。

2008年年初,任志强在长沙黄金商业地段拿下了一块规划建筑面积超过80万平方米的综合项目开发用地,地价款不超过20亿元;在西安,任志强已拥有两个综合体项目,分别为1001工厂项目和大明宫项目,合计规划建筑面积近100万平方米。

战鼓声响,任志强领导华远走上了异地扩张的道路……

征途几多磨砺,又经数度沉浮,如今风景已达,何其绚丽,但任志强却说: 我仍在路上!

霹雳金刚“任大炮”(1)

王石、潘石屹、冯仑、任志强是当今中国房地产界公认的四大“侃爷”。

征服过世界最高山峰的万科董事长王石很不安分,正如他在《道路与梦想》一书中说的那样:“极富野性精神”。他从不放过任何表达自己的机会,但同时也具备“不说错话的能力”。因此,除了近来的“捐款门”事件,他基本没有什么负面新闻。

SOHO的当家人潘石屹是一个地道的娱乐化房地产商人,他嘴巴不停,却很少得罪人。“只要可能,我会尽量满足媒体的采访要求,像祥林嫂一样,一遍又一遍讲述自己的童年往事、创业史、人生观、世界观、财富观、地产观、艺术观……”这是他的一个经典写照。因此,汶川地震发生后,潘石屹和王石都捐了200万元,王石为此被全国人民声讨,“被迫”追加1亿元的灾后重建资金,潘石屹却平安无事。

“掌舵”万通集团的冯仑是一个理想的现实主义者,同时被称为“地产思想家”。当过教师的他能说会道,并且喜欢打比方,同时,身为思想家的他把话说得很深刻,作为理想主义者他又让说出的话显得很尖酸刻薄。比如,他在论述一个公司的价值由时间长短来决定时,打了一个这样的比方:“有人去夜总会找小姐,当时给钱是嫖,一星期后给是礼品,一个月后给是友谊,一年后还给是爱情,一辈子都给那叫婚姻。”因此,他得出了结论: 时间不同,不仅算账的方式不同,连评判的标准都不同。他的比喻很形象,他想讲的道理也很明白,但却常叫人难以接受,只能称之为“个性”使然。个性的冯仑见解独到,妙语连珠,却极少正面攻击政府或者媒体,只是深刻地思索着,刻薄尖酸地表达着,显出圆滑的一面。

任志强与前面三位侃爷截然不同。首先,任志强没有他们统一亮堂的脑门,凌乱的头发加上刻满竖条纹的额头把脑门遮挡得严严实实。其次,任志强太不和蔼可亲了,相比登山者的克制、小潘的娱乐、万通当家的圆滑,任大叔显得太“嚣张跋扈”,无论是对政府、对媒体,还是对老百姓,其话语中都充满着火药味。

任志强有他一贯的语言表达方式。如果我们遇到身患残疾的人,大家一般都会委婉地把这些人说成“视力有障碍的人”、“行动不方便的人”,等等。可任志强一定会说:“你这个瞎子”,“你这个瘸子”……见别人不高兴了,任志强可能还会接着说一句:“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与王石同年的任志强自称不喜欢别人赞同他的观点,也不喜欢发表与他人相同的观点。不知道是否基于这个原因,任志强喜欢放“炮”,人送绰号“任大炮”。

当你与任志强面对面谈话时,他通常紧锁着眉头,目光穿过厚厚的镜片向你直射而来,微翘的嘴唇表明“炮”已装上,随时待“发”。

抗衡政府

任志强被称为房地产界的“经济学家”,这是对他在房地产经济方面还比较专业的一种赞誉。可任志强似乎有点高估了自己的专业水准,屡屡免费“指导”政府部门工作。

任志强的“不服管”是出了名的,自房地产新政实施以来,任志强抗衡政府的声音不绝于耳。

1998年,政府全面取消福利分房,转向货币分配制度。任志强对此相当不满意,写了一篇文章对此进行全面的批判。在文中,任志强“训斥”建设部,认为将实物分房变成货币分配简直就是“换汤不换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霹雳金刚“任大炮”(2)

2000年,任志强在百忙之中,学习潘石屹,在新浪上开通了个人博客,以让更多的人听到他的声音,与他交流。当然,“任大炮”属于这一举动给他带来的额外奖品。

据可查的资料,任志强的第一篇博文《中国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思路》。文章写得相当专业,有抢专家饭碗的实力。不过角色似乎错位了,按理应该是政府出政策指挥身为房地产商的任志强才对。而他却指挥起政府领导来,好像有点“不成体统”了。

2001年,房价上涨,政府开始限制土地供给,任志强又跳出来大喊“限制土地供给只会加快房价上涨!”而且还把经济学上的经典原理——供求关系摆出来,好好秀了秀他的专业知识水平。

“如果政府官员认为房价的增高不是市场的供求关系所造成的,而只是开发商恶意的炒作形成的不合理的虚高,这并不是对开发商的批评,而是对政府自身的讽刺和对消费者的侮辱。”

在任志强的眼里,政府的宏观调控简直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当有市场需求时,不管政府在喊什么,供应商一定会在能保证销售进度的同时尽可能地提高‘价格弹性’的最大作用。而当市场供给加大、市场竞争加剧时,供应商一定会灵活地调整价格来维护自己的市场占有率和销售的进度,也同样不会理睬政府在说什么,当利率、汇率、税收等宏观总量调控政策使投资无利可图时,供应商一定会调整自己的投资而不是仅仅调整价格了。”

面对房价的上涨,任志强认为责任全在政府:“政府的宏观政策的变化是推动市场供求关系变化的主要原因。”

“而在这一系列政策变化中,最没有准备好的恰恰是政府。”任志强如是说。他认为首先是政府错误地估计了形势的发展,然后政府又想从“土地出让金”中大捞一笔,从而导致了房价的上涨。

2003年,房价不仅没有下降的趋势,而且涨幅似乎有加大的迹象。“房价泡沫论”愈演愈烈,炒房投机风开始盛行,政府进一步加大了宏观调控的力度,各种针对房价的政策轮番出台,一副不把房价降下去不罢休的姿态。

近几年,一直“指导”政府应该加大土地供给、平抑房价的任志强又发话了。

“平抑房价的目的是防止房价增长过快,造成‘泡沫’,但绝不是让房价在现有的并不能保证投资商能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的情况下,用政府的强制性行为降下来。”

“政府的工作任务是给更多的年轻人在未来从大家庭中独立出去时能自行解决住房提供希望,而不仅仅是从解决和改善城镇居民居住条件的角度出发来理解市场。”

霹雳金刚“任大炮”(3)

2003年1月,任志强在北京“两会”期间遭到众多委员的围攻,他们一致抱怨北京市房价过高。政协委员任志强听后毫不示弱,立即开始“反攻”,强调北京房价高得有理,并再一次坚持“住房供应一定要先满足富人”的原则。

面对央行5个月内两次调高房贷利率,任志强振臂疾呼房贷加息对中低收入者压力最大,更难抑房价,加息是控制不了房价的。

2004年,中央连发“六条”和“新八条”,如急风暴雨,令绝大多数开发商噤若寒蝉,切身地感受到宏观调控的严峻。在这种形势下,任志强发话弹劾新政,认为招拍挂政策(《土地法》及国土资源部相关的部门规章规定,对于经营性用地必须通过招标、拍卖或挂牌等方式向社会公开出让国有土地,其含义是指经营性用地必须通过上述方式出让土地,统称为招拍挂制度)出台之后,切断了土地供给的其他来源,并且其供给量被政府垄断和限制,土地形成了供量短缺和来源单一的非竞争规则,所以这一轮房价上涨的根本原因在于土地价格的上涨。这就是著名的“地荒论”。

“地荒论”引来一片哗然,国土资源部门为此数度阻击,连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鹿心社也现身说法,在接受中央电视台《决策者说》栏目访问时怒斥“地荒论”是“别有用心”。

鹿心社公布了一个数字: 开发商手里逾期两年以上未开发的土地就达40万亩!鹿心社以此驳斥“地荒论”,并认为宣扬“地荒论”对房价上涨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假如那些没有开发的土地上都能按预期建起房子,投入市场,就会大大增加商品房的供应量,缓解供需紧张矛盾,平抑房价。”

2006年,房价已经疯涨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其上涨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居民的收入增长。“白天30万元买的房,晚上就能以50万元卖出去”,虽然这只是个笑话,却离现实并不遥远。

国家的宏观调控进一步加强,可房价就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呈现出任志强认为的“越宏观调控越涨”的势头。

2007年,全国人民都疯了,有点余钱的全进入了房市,以温州炒房团为首的全中国的富人们开始全体炒房了。

资本是追求利润的,哪有钱赚,它就往哪钻。这一点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一样,所以炒房本无罪。这也许只是一个冷静下来就能够理解、能够面对的问题。可任志强却将它激化了,他公开表扬了温商的炒房行为,且坚定不移地认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房价还会涨。

在“拐点论”应声而出时,任志强照例开展了对政府政策的探讨。

“仅仅靠限制第二套住房的购买并不能让销竣比平衡,反而可能限制了租赁市场的扩大和打击了更新换代的梯次消费方式,迫使一部分人放弃梯次消费而进入了一次性到位的购买性市场。”

霹雳金刚“任大炮”(4)

“银行提高住房信贷的首付通常是从防范金融风险的角度出发的。但实际上能购买第二套住房的居民其信贷风险明显低于第一套住房的购买者。”

“央行给出的定义既不是统计标准的第二套住房,也不是风险防范的根源……”

任志强无疑又认为政府错了:“当多重社会矛盾并存时,用单一政策很难达到预定目标。常常会在双刃剑的作用之下,为治心脏病而引发了高血压病,因治肺病而伤了肝和胃进而产生并发症。当医生给病人打青霉素之前首先要做的是药用反应试验,否则可能未治病而先要命。”

2008年,政府宏观调控的预期目标终于开始显现,以深圳为首的各地房价开始大幅下降。此时,经济学专家们又开始担忧房价暴跌会伤害中国的经济,于是开始集中探讨“救市”问题了。

而任志强却以《不是救市,而是纠错》为题写了一篇博文,告诉政府: 房价不是你的事,你管不上。况且你又不是医生,没有能力治病。

此人何其嚣张,丝毫不懂谦虚为何物!但是,任志强不仅逻辑合理,其推论的结果大部分被验证了。

难道政府的专家、院士们还不如一个任志强?对于官员们的指斥,任志强一律以“鬼话连篇”奉还。是地价抬升了房价,还是房价带起了地价?这或许就像是先有鸡生蛋,还是先有蛋变鸡的问题,难有求解之道。但任志强敢斥政府官员的话为“鬼话连篇”,其胆识由此可见一斑。

炮轰媒体

“任大炮”火力十足,轰完政府觉得不过瘾,于是就掉转炮口对准媒体,以“报媒体断章取义之仇”。

在给“小潘”的第二封信中,任志强毫不掩饰自己对媒体的态度:“不管我是在开会还是在工作,记者们都以为自己是老大,媒体的事儿最重要。好像我没有其他的工作,只是为了媒体在活着。”

2005年10月,在全国工商联住宅产业商会年会的一次圆桌会议上,有记者和任志强谈起“炒房团好不好”的话题,一向坚持认为“炒房有理,炒房无罪”的任志强放出狠话:“我认为市场就是买卖,只要买卖关系是合法的、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好的,怎么说成是炒呢,如果媒体用炒来定义的话我觉得就应该把媒体杀了。”
上一页 下一页